TOM首页 > 新闻 > 国际 > 环球人物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安倍这一年:“春天”过去又是“冬天”

时间:2013-12-17 08:47

原标题;安倍这一年:“春天”过去又是“冬天”

一年前的2012年12月16日,曾在2006—2007年任日本首相的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拖着病体,顽强地再次站在选举宣传车上。海岸边寒风凛冽,但58岁的安倍依然坚挺着身板,脸上泛出红云,坚定地举起右臂,发誓要为日本经济的振兴,为政治局面的稳定做出自己的贡献。

一直以来,日本民众都希望有一位能长期执政的政党和首相出现,尽管他们知道安倍身体依然不佳,但由于民主党政权实在太差,选民相信即便是安倍有何闪失,自民党内也会有其他政治家力挽狂澜,于是将选票投给了自民党和安倍晋三。

对此,安倍政权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内阁超乎寻常地设置了副首相一职,并让麻生太郎这位老资格的政治家出任,以备在安倍再度身体不佳时,能够及时接任。

时光飞逝,一年过去,当时对安倍身体和能力的所有“不看好”,似乎也随着时间逝去了。2013年的12月,安倍首相在参加各种集会时,依然是由两位警卫先导,一位秘书紧随其后,安倍居中,后面则是警卫和相关人员。尽管国际社会众说纷纭,但因为“安倍经济学”及强硬的对华外交策略,安倍晋三没有像2007年那样因改革受阻导致其上任不足一年便挥泪下台,安倍内阁也得到了民众的大力支持。

日本民众相信,这位即将进入花甲之年的“年轻”政治家能改变日本。

股市复苏,安倍不敢高兴太早

振兴经济是安倍接任首相后做的第一件事。

选举时,安倍明确了三个目标:给金融松绑、依靠国家财政振兴经济、推行经济增长战略。这就是“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

安倍搬进首相办公室后,特意在办公室里加装了一块能够实时反映日经平均指数的显示器。他要通过股市变动来了解经济发展状况。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日经指数一直未能突破15000点大关,经济复苏未见起色。此前,民主党经过3年惨淡经营,让日经股指在2012年12月16日走到了10230点,有了很好的提升基础。安倍上任不久,便推出金融和财政两项政策,日经股指一度异常坚挺。但此后,15000点大关却始终难以突破。

过去的一年,看着眼前的指数,安倍多次表示了不满和不信。特别是在安倍发表了促进经济增长的战略后,市场反应十分平淡,股价不升反降。“还过不了15000点大关吗?”2013年11月上旬,安倍开始反复询问负责经济的秘书,常常是“一脸的不高兴”。

11月15日,日经指数终于越过15000点。安倍异常欣喜,当天,安倍特意让大厨做了一顿自己家乡的饭菜:河豚鱼生鱼片,和副首相麻生共进晚餐。

2013年12月10日,日经股指已经上升到了15621点,提升了53%。任一股市短短一年提升50%,都存在泡沫化的可能,但日本似乎未有穷期。“今后依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不少证券评论家一口否定泡沫说,认为这只不过是过去太低,现在正回归正常。

股市的回归确实让安倍兴奋了好一阵子,也让其政权得以稳固,但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重要的是产业,日本的制造业能振兴的话,经济才有真正的活力。”饭桌上,麻生的一句提醒大概让安倍忽然觉得自己嘴里的河豚变得十分辣口。

此外,国内的消费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增长;人口的老龄化,带来了市场的萎缩,企业不肯在日本国内投资;日元贬值后,能出口的东西并不多,尚未实现日本出口的增加。

安倍需要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

押宝核电出口,引来师徒反目

安倍晋三首先想到的突破口是核电出口。

“能够出口一个核反应堆,便是上千亿日元的收入,更重要的是,今后几十年的维修、保养、运营业务也都有了保障。”一位日本核电企业的专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目前,日本已经基本和土耳其、越南、立陶宛、英国、美国谈好了核电站建设、维修等方面的项目。安倍为此两次访问土耳其,反复强调与土耳其的价值观相同,尽管实际上,土耳其是个受伊斯兰教影响非常大的国家,日本的伊斯兰教却并不盛行。

安倍也在努力让波兰、匈牙利、捷克、芬兰、沙特阿拉伯成为日本的核电出口对象。如果一切顺利,核电将取代电子、汽车等出口产品,成为日本赚取外汇的最大最可持续的出口项目。

对于2011年3月发生的福岛核电事故,安倍不愿多谈。福岛核电站4号反应堆已经在今年11月决定拆除。拆反应堆的时间大概需要30~40年时间,费用将超过1万亿日元。东京电力公司未准备资金,国家能提供的也有限。更重要的是,拆除的核废料去什么地方处理,也是未知之数。

对国内核反应堆未能给出具体解决方案,便急于出国推荐核电技术的安倍,必然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

此时,最先在安倍背后捅刀子的,不是日本的在野党,也不是日本的媒体,而是安倍的师傅、自民党前党首小泉纯一郎。小泉早就开始主张“零核电”,要求废除日本的核电站,改用可持续能源。今年10月,小泉更是开始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章,与安倍大唱反调。

“我们不能建设那些没有厕所的高楼大厦。”小泉用这个比喻批评日本核电政策。而在小泉的影响下,日本国内的反核声浪也越来越盛。

对此,自民党内专门负责党务的石破茂干事长立即命令政调会长高市早苗调查小泉的发言,高市将小泉的演讲记录、自民党对核电问题的见解、回击小泉论点的资料,整理成厚厚的一册提交给了石破。但让石破沮丧的是,最终,他对这位政坛老手束手无策。

春天已逝,寒风又来侵袭

安倍内阁在经济上很难真的有所建树,便选择在外交、内政方面做出成绩。12月,安倍促成日本众议院通过《保密法》,并在内阁组建安全保障委员会,一系列动作似乎说明,安倍的政治基础打得更加坚固了。

但日本保守舆论的代表《读卖新闻》12月9日的调查结果显示,对《保密法》持反对意见的人占50%,支持者只有39%。如果是自由派报纸做同样的调查的话,估计持反对意见的人会达到七八成。

与此同时,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在迅速下滑,从11月的64%,已经降到12月的55%。

目前,日本几乎没有人指望日经指数在今后一年里再涨60%,对日本实体经济复苏的期待也下跌了不少。2013年短暂的春天之后,安倍再次感受到那个选举日的寒风来袭,日子似乎又变得艰难起来。而此时,对于安倍是否会引出日本有一个“失落的十年”的担忧,早已甚嚣尘上。

(责任编辑:TN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