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民生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讲述西藏》总策划:西藏的故事可以讲一千零一夜

时间:2014-03-14 10:55

2013年4月,有一部涉藏题材电视系列短片在央视网纪录片频道上线后,持续一周位列CNTV点击日排行榜前三名。这部影片就是《讲述西藏》。近日,在广西南宁举行的第十九届中国电视纪录片颁奖典礼上,《讲述西藏》荣获最佳单项奖之一的“年度收藏作品”奖,并由中央档案馆颁发收藏证书。该片是国内第一部反映西藏历史与现实的大型系列纪录片,是第一部“一片一个主题”回答国际社会有关西藏话题的电视专题短片,也是第一家由中国网络媒体创意制作并摘取大奖的电视纪录片。3月10日,《讲述西藏》总策划、中央统战部信息中心主任王丕君讲述了纪录片背后的故事。

西方社会对“西藏问题”有着执著的偏见

曾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任职的王丕君,每次和涉藏代表团出访开展国际交流活动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让他看到一些西方人士在“西藏问题”上根深蒂固的偏见。一些华侨碰到外国人在涉藏问题上的偏执感到十分可笑甚至有时十分生气,也会给国内提出加大涉藏外宣的建议。这样的经历让他深感向国外介绍西藏真实情况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西藏本没有问题,如果有,也是和中国内地其他任何一个地区类似的问题,比如就业、教育、环境保护和基层执政能力等等,而多年来充斥在西方舆论中的西藏是完全被人为地问题化、虚拟化的。西方社会对‘西藏问题’有着执著的偏见。其原因主要是意识形态乃至制度的偏见,以及达赖集团和西方反华势力的长期歪曲性宣传” 。

凭借多年涉藏外宣和外事活动的经验,王丕君总结出外国人普遍关注的西藏话题约200多个,其中不乏诸多幼稚的问题,而各界经常关注的话题普遍集中在西藏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教育、民生、宗教等约30个。于是,根据这些调研结果,依照“一个问题一个主题一部片子”的原则,他策划了100集《讲述西藏》大型系列纪录片的拍摄方案。从2011年到2013年,《讲述西藏》历时3年拍摄了43集。

2012年和2013年,中国西藏网联合中国侨联、上海侨联以及驻外使领馆分别在德国和澳大利亚举办了“和美西藏”系列外宣活动,期间展播《讲述西藏》纪录片,受到国外嘉宾和观众的好评。德国观众瑟胡斯在留言册上写道:“电视片中西藏的文化和美丽的景色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我对这个地方的兴趣被深深地激发了。”澳中国工商委员会新州分会主席吉姆·贺乐为在观看纪录片后说,从中看到了西藏的现代化进程,看到了中国政府在西藏发展的大力投入,影片让我更加全面地了解了西藏。

《讲述西藏》总策划:西藏的故事可以讲一千零一夜

王丕君,《讲述西藏》总策划、中央统战部信息中心主任

拍短片是适应互联网时代有效传播的需要

《讲述西藏》系列短片平均每个时长约十分钟。王丕君表示,选择这种短片形式是基于已经面临的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适应外国受众观看的需要。“像西藏这样重大的主题,一两个影视大片难以回答所有被外界关注的问题,大片在互联网时代也不宜在网上传播,只有短片更加适合快餐式、碎片化、便捷性的新媒体传播,这也是该片受到评委和观众好评的重要原因。创作者将该片的效果评估前置于策划,是该片取得成功的一个体会,也正因此才能提高影视片拍摄的综合效益。”

王丕君认为,互联网早已改变了中国各方面、各阶层人群的工作和生活方式。重视并运用互联网已经成为每个国家、机构、个人难以避免的现实。他说这次全国政协会议上有著名电影人提出电影要适应互联网时代的特点、拍摄易于传播的影视片,就是顺势而为的实践感触和经验总结。在过去三年,中国西藏网不仅拍摄了《讲述西藏》系列纪录片,还拍摄了8部各约13分钟的涉藏微电影,同样在国内获得了奖项,这说明中国西藏网在顺应互联网时代发展方面做出了积极的探索。

有专业团队才有专业品质

王丕君介绍说:“国内外很多人对西藏很向往,却未必很了解;对于西藏有一定了解的,却未必能全面准确地介绍;即使对西藏某一个话题感兴趣,其了解又不一定专业深入。”他还特别强调对于国际社会持续关注的敏感问题,如果没有权威的资讯、深入的调查研究、全面立体地介绍讲解,一般人就很难掌握事实真相,这也是国际上出现“真实的西藏”和“虚拟的西藏”的原因。

中国西藏杂志社原总社长总编辑张晓明在看了《讲述西藏》后激动地说:“真是太好了,对于我们这些了解西藏情况的人来讲,这些纪录片仍给人以新鲜感,很多选题选材眼光独到,用一些生动的小故事道出了大道理,由此显出这些小故事份量足、份量重,确实拍得不错,获奖是实至名归。”

该纪录片创意之初,中国西藏网就决定要用专业的团队来摄制。最后通过公开招投标选择了具有拍摄西藏题材经验的五洲传播中心来承担。摄制组的拍摄定位就是“让镜头说话,用鲜活的画面、典型的人物、实实在在的生活场景讲述发生在西藏的众多故事。”

《讲述西藏》前二十几部片子主题集中在教育、环保、经济社会发展、民生、文化保护和宗教信仰等方面。创作团队在每一个选题、每一个内容上都请涉藏专家进行指导,部分主题还请专家亲自撰稿;在形成拍摄大纲后,为让拍摄工作有的放矢,又专门请有关方面专家参与策划讨论,以确保主题鲜明、视角独到、素材充分;在拍摄过程中也是不断找西藏当地有关人士出谋划策,后期还邀请专家学者集思广益,确保画面具有典型性、内容具有经典性、效果具有感染性。正是这种精益求精的影视制作专业精神和克服泥石流等艰苦条件下不辞辛苦的敬业精神,才保证了该片的专业品质。

“在这部系列电视纪录片中,每个主题、每个人物、每一个事件,都具有代表性。有代表性就具有说服力,有说服力就有传播力,有传播力才有影响力。比如介绍西藏的教育和藏语言保护这两个主题,摄制组找到了西藏大学的新老校长、藏族学生和藏语书法家嘎玛赤列,由他们讲述关于发展的、变迁的物质外相和关于当事人、见证人的心路历程,无疑具有较强的公信力,这是讲中国故事包括西藏故事的重要艺术原则。”王丕君说。

以《讲述西藏-走进帕拉庄园》为例。虽然帕拉庄园是封建农奴制的“活化石”,但影片以“班久伦布(藏语里‘奴隶‘的意思)村”、农奴出身的米玛顿珠、年青人达罗为线索发展。那些年老的农奴年纪大都已经八九十岁了,拍摄纪录已经存在很多困难,但他们的口述实录具有很强的史料价值,如果不抓紧抢救,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经过摄制组和当地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所采访的农奴用自己的亲身体会、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既讲述了帕拉庄园这个有代表性的封建贵族庄园历史变迁的悲欢离合,又控诉了旧西藏封建农奴制的黑暗残酷。

西藏的故事可以讲一千零一夜

在第十九届中国电视纪录片颁奖礼上,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赵化勇表示,改革开放为中国纪录片的产生、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加之相关主管部门的关注和支持,要让纪录片回归其本质:人文关怀。

中央档案馆有关负责同志表示,之所以收藏《讲述西藏》,就是因为该片贯彻了这种理念。颁奖辞指出,该系列影像“遵循了大主题小故事的创作理念,兼具历史感和时代感,既是浓缩的故事,又是今天西藏的真实面貌”。专家们认为该片年代跨度大、内容详实鲜活、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表层是一个个真实、生动的故事,而深层是展现西藏和平解放前至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的各个领域的发展与进步。”

王丕君还表示,100集在涉藏影视片中是前所未有的,“但西藏的故事可以讲一千零一夜。只要西藏在不断地发展,就需要把西藏的变化发展及时地告知世界;只要达赖集团反复地妖魔化西藏,就需要反复地通过形象生动的影视信息予以澄清。让‘真实的西藏’信息传递给关心、关注西藏的人,让妖魔化和‘虚拟化的西藏’印象彻底泯灭。这将是一个长期的事情。”

对此,他信心十足。

来源:中国西藏网 http://www.tibet.cn/news/index/xzyw/201403/t20140313_1980130.htm

(责任编辑:TN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