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公益频道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母乳库成立2年多 捐献者少投入大成最大障碍

来源: 人民网   
时间:2015-05-21 15:49

今天是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舒小姐像往常一样,下班前走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母乳库。她和这里的护士长肖妮蓉已经是老熟人,洗净双手、清洁乳头后,在电动吸奶机的辅助下,她的乳汁迸射到储奶瓶里,缓慢汇集,整个过程近20分钟。她是内地首个母乳库编号为335的捐献者。

母乳对早产儿、病患婴儿而言不仅仅是一种食物,更像是一种治疗的药物。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母乳库是内地首家,成立至今已过去两年多时间,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紧随其后,它们,还好吗?

谁在捐,谁在用,谁是“主力军”?

舒小姐是一位年轻妈妈,27岁的她孩子快到10个月,因母乳库仅收集10个月内的母乳,这也是她捐献的尾声了。

挤完乳汁后,护士长肖妮蓉将其基本信息写在奶瓶上,将舒小姐的母乳置于-4℃的冰箱中冷藏,在巴氏恒温循环水浴箱中再消毒半个小时,母乳又被存放在温度为-20℃的冰箱里。

她算是捐献者里的绝对“生力军”,经常上午下午都来,起码已有上百次捐献经历,她的想法很简单,“我的孩子喝不完,医院的孩子又很有需要,我就过来捐了。”

一下午,中心共来了三个捐献者。

母乳所连接到的另一端,是广州市儿童医院的5个早产儿。他们的母亲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提供母乳,来自母乳库的奶就成了他们的“粮食”。

首个奶库两年总计受捐2620人次

2013年3月,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临床营养专科主任刘喜红的推动、中心领导的支持下,医疗中心成立了内地首家母乳库,基本准则、流程均参考国外的做法,只不过,“比国外的标准更严格。”

和其他妈妈一样,舒小姐并非一来就能捐奶,最初都要经过两轮“筛查”。首先是问卷调查,捐献者要有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如无长期用药史、不抽烟喝酒。其次是各项检查,保证妈妈们没有艾滋病、乙肝、丙肝、梅毒等疾病。即便是已经挤出的奶,也有20%在经过检测后被弃用了。

母乳库刚设立时,刘喜红曾试图游说七八个妈妈来捐母乳,都没有成功,还被人家赶出病房,“我差点就流着眼泪出来了”。两年过去,登记本上显示,捐献者的最大编号是475,这意味着,有接近500位妈妈成了其他孩子的“奶妈”。

最给力的“奶妈”是该医院口腔科的一位医生,10个月内捐奶336次,平均一天都不止一次,共捐了超过13万毫升。

但这位医生和舒小姐都只能算是捐奶中的“极少数派”。让刘喜红最头疼的是,母乳库成立的两年中,每天新增不到一个捐献者,这个几十平方米的地方依旧少人问津。部分捐献者在第一次尝试后,就再也没有现身母乳库。数据显示,总体捐献次数2620次,平均每人捐献不超6次。

母乳库用来存放母乳的共有3个冰箱,但除了其中一个冰箱有母乳外,其他两个冰箱均是长期的“备胎”。

无独有偶。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番禺院区的母乳库用来存放母乳的二号冰箱已经空了多日,这家早产儿年出生量达到3000人的大型医院,正在遭遇无人捐献的尴尬。

省妇幼保健院自2014年5月成立广州第二家母乳库以来,已走过了一年时间,从成立至今,该院区登记的捐献母乳的妈妈还不到100个,母乳捐赠量也只有150袋,约4500毫升。

医院里需要母乳的孩子仅5%能用上

据统计,广州首家母乳库捐献总量已达56万毫升,刨开两成弃用的,也有近45万毫升。算下来也有900来斤,是多个成人的体重。几十万毫升,这似乎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使用起来却是杯水车薪。

母乳库的母乳使用范围是极其有限的,一般的新生儿并不在列,只有早产儿、严重感染性疾病患儿等六类孩子才属于捐赠对象。

但有限的人群也难以满足。刘喜红算了一下,当次捐奶量平均120毫升。截至记者采访时,母乳库已帮助了本院121个孩子,平均每人要用3700毫升奶。就是说,一个“奶妈”至少要连续捐奶一个月才够救助一个患儿。单是为了救助一个严重营养不良的弃婴,就花了一万毫升母乳。

可121个孩子,只是医院需求量中的5%,也就是说,还有95%符合条件的孩子无缘母乳库的母乳。

捐献量为何这么少?刘喜红对此的第一反应是“不能怪妈妈,主要还是我们不能给她们提供一个更快捷方便的途径”。她说,母亲母乳库捐奶质量控制严格,“宁缺毋滥”,必须由母乳库的工作人员亲自帮妈妈挤出来的奶才要,妈妈在家或办公室挤出来的奶,母乳库不接受。

统计显示,57%的妈妈捐奶是特意过来的,而不是顺道经过或在附近上班,“你想想老远从越秀区或海珠区过来捐个奶,她来回一路,半天过去了什么事都不用干了。”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主任杨杰也说,捐献者要自己坐车来番禺也不现实。

母乳库也试图上门收集母乳。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母乳库流动车在星期二出动,“但也只能走访四五家,成本挺高,车子要运行大半天,还有两个工作人员,一个司机,一个挤奶的。”

公益项目也发现了这一问题。近日,一班爱心妈妈们打造的公益项目“母乳爱”也将在本月召集1000名母乳富余的妈妈们加入志愿捐献团队,每月的20日免费为捐乳妈妈提供专车接送服务。这一公益项目长期为首家母乳库解决耗材购买的问题。

无偿使用 开支猛增 奶库能维持否?

“无偿捐献、无偿使用”模式下,医院的投入也在大幅度增长。前期投入时,两台电动吸奶器、母乳成分分析仪、恒温水域箱、冰箱等,总体加起来已超50万。

母乳库运营过程中,细菌学检测一次100多元,体检几百块,每一个捐奶者的奶瓶等耗材就要100多元,而且耗材是一次性的,并不能重复试用。再加上办公室、母乳库及流动车的司机和工作人员、水电煤气等,均是“看不见”的支出。

这当中除了耗材有公益基金资助外,其他均由医院承担,“两年多来,单算体检费、细菌学检测的投入就快40万了。”

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正比,如何维持下去?“这个问题可能要我们院长来回答了,”刘喜红说,如果没有医院的支持,这个“烧钱”的公益行为根本无以为继。

刘喜红在创立母乳库前,曾前往美国考察,她发现美国的母乳库跟血库一样,是“无偿捐献、有偿使用”,折合成人民币达1块钱1毫升,“但这个价格不会由家长承担,而是保险公司。”刨去支出,医院还有微量的收益,足以支撑母乳库的运营。为此,她也在期待物价局对母乳库的母乳定价,也期待政府部门的支持。

母乳库捐奶质量控制严格,必须由母乳库的工作人员亲自帮妈妈挤出来,妈妈在家或办公室挤出来的奶,母乳库不接受。

统计显示,57%的妈妈捐奶是特意过来的,而不是顺道经过或在附近上班,你想想老远从越秀区或海珠区过来捐个奶,她来回一路,半天过去了什么事都不用干了。所以,捐献量少,不能怪妈妈。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临床营养专科主任刘喜红

调查

母乳虽好

“别人家”的母乳却不受待见

创建母乳库前,刘喜红对300多个产妇做过调查,得到令人沮丧的数据:只有8.1%的人愿意接受捐赠。而在记者采访过程中,随机调查的12个市民只有1个完全愿意接受她人的母乳。

在有母乳的情况下,妈妈均表示,一般会选择给孩子喂自己的母乳。特殊情况下是否接受别人的母乳?大多数家长第一时间给出否定回答,“安全性”是他们最大的顾虑。“别人母乳的话担心有一些通过母体传染的疾病。”广州梁女士已是一岁孩子的妈妈,她一直以来都是用的配方奶粉。

即便被告知所用母乳是来自母乳库的安全奶,很多家长还是表示,“可以考虑但不一定会接受。”观念上的顾虑是导致家长拒绝他人母乳的另一大障碍,“就算用奶粉我也不会用别人的,心理上有点过意不去,感觉自己的孩子就要吃自己的奶。”

唯一的支持者是年过六旬的叶阿姨,“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别人的母乳,母乳对小孩比奶粉好。”

(责任编辑:贾沛淞 TN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