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最新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公安部连续摧毁多个赌球犯罪团伙

来源:
  
时间:2016-07-08 21:34

原标题:公安部连续摧毁多个赌球犯罪团伙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近日,公安部连续摧毁多个利用境外赌博网站组织赌球的犯罪团伙,抓获各级代理、庄家等涉案人员236名,查缴、冻结赌资2800万余元。网络跨境赌球就像“抽水机”一样,每年将超万亿元的资金从中国内地抽走,亟待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投注的钱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7月4日凌晨,在电视机前等待球赛的阿周(化名),又开始嘀咕起来。

一天前,他将20万元的投注都投给了意大利队,结果又打了水漂。世界杯才开始十天,他已经输了50多万元。

而在欧洲杯的最初几天,阿周在朋友圈是这样写的——“一夜40万,这钱好赚。”

“太难玩了。怎么玩?真的不懂。你懂吗?”这个参与地下赌球超过5年的不惑男人,反过来问记者。

阿周看不懂的,远不止比赛本身。近年来,像阿周那样的地下赌球者,发现他们最信赖的投注渠道,一些国际博彩公司的网络投注,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麻烦”,譬如投不了注,或者账户无法注资,甚至提不出钱。

即使面临执法部门的层层围捕,赌徒们仍乐此不疲,用阿周的话说,“欧洲杯期间赌球的人和平台都太多了,我觉得很难全部发现”。

不过,这句话可能说得太早了。

根据最新消息,公安部于近日连续摧毁多个利用境外赌博网站组织赌球的犯罪团伙,抓获各级代理、庄家等涉案人员236名,查缴、冻结赌资2800余万元。

发稿前,记者和阿周共同的朋友发来一条信息:阿周联系的国内投注庄家被查,阿周回老家避风头去了。

“魔性”与抽水

还有两场比赛,欧洲杯就要落下帷幕。在整个欧洲杯期间,有人熬夜看球,有人下注赌球;有人赚得盆满钵满,有人输得跳楼自杀。

按照阿周此前的描述,2002年,中国队打进世界杯,让世界各大博彩公司瞄上中国这片尚未开发的市场。次年的2003年可以说是分水岭,“人心不古,金钱挺进,真正看球的人少了,下注赌球的人多了”。

13年后,2015年,这组数字让人们意识到网络赌球的“魔性”。

4月,广东省破获建国以来最大网络赌博案,月投注金额竟高达4000亿元,相当于2014年广州GDP总额的1/4;

同年8月,黑龙江省破特大跨国网络赌博案,涉案资金流达万亿元;

11月,湖南5千亿元网络赌博大案告破,参赌人员近百万人。

阿周告诉记者,很多人都是通过身边的朋友介绍,慢慢加入国外网站的赌球行列。近年来,也有不少国外大的博彩公司,通过逐级寻找代理,国内地下赌庄的传销模式,渗透进入中国。

“大部分赌球网站的推广方式,我把它称之为圈子的一种方式。也就是说,都是一个朋友圈,可能某一个人玩儿这个私彩,他可能去介绍他的朋友来参与,而这种方式就会大大降低彩民对于它的非法性的认识。因为觉得都是朋友在玩,而且也没有出事,所以很多人会加入其中。”阿周说。

根据公安部通报,上述广东破获的建国以来国内已侦破的最大网络彩票赌博案件,参与人数、参赌资金均为全国之最。

公安机关最终查实,该网络赌博团伙开设赌博平台共199个,其中“时时彩”125个、“六合彩”74个。每月以每个网站7万元至10万人民币的价格出租给下层公司,并收取月租金约1800万人民币。

下层“时时彩”赌博公司125个,会员40万、月平均投注笔数约为10亿笔、月总投注额超4000亿元人民币,仅2014年12月参赌会员输掉90亿元人民币;下层“六合彩”赌博公司74个,会员15万,月平均投注笔数5000万笔、月总投注额超90亿元,2014年12月参赌会员输掉60亿元。

“不少赌徒天真地以为,赌球是公开透明的。殊不知,境外赌球集团可通过调整盘口控制赔率,甚至操纵比赛结果,做到稳赚不赔,即便除去‘返利’,赌徒们最起码承担了‘抽水’的部分,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中介费用’。”参与办案的检察官说。

天津市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发现,跨境网络赌球涉案金额往往十分巨大,一家非法赌球网站的区域总代理每月就有十来个亿的“流水”,一般来说,一家网站类似的总代理会有几十个甚至更多,造成大量资金流到境外。记者盘点近年来公安机关破获的网络赌球案件发现,涉案金额达数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的案件并不少见。

操控与赌徒

操控这件事,网络上的各种科普文章已经很多,手法可谓五花八门,但是原理都是一样的。

所有的操控比赛,都是以误导群众为前提的。“比如博彩业发达的英国,全盛时期的曼联全年都很少输球,但是却有可能爆出一次大冷门,主场输给桑德兰这样的鱼腩球队,但就这一场就可能骗翻了无数习惯性下注的人。”作为一名从赌金百万元,到现在洗手不玩的人,天蓝(化名)向记者道出几点玄机:

第一,在任何一个正规网站里,他们所使用的赌博软件,都会有一套智能分析软件,来记录下注者的投式,注码,下注时间等。经营赌球网站的“庄家”都有很强的资讯实力,他们往往雇用境外赌场的精算师,算出最有利于博彩网站的概率,再以此为依据制定盘口;

第二,如果你常赢连赢,那么恭喜你,你将会获得赌博公司的关注,他们将会采取人工审核的方法审你,说你洗码对冲,说你异地登录,说你套利等一系列的指责;

第三,最重要的一点,最好别涉入这个圈子。就算你赢到钱了,你能保证就能拿到钱吗?毕竟对网络赌博公司来讲,下注者是弱势群体,何况还有一大堆土庄。最后说一句,不赌即是赢。

其实,“不会让你赢”这件事,应该人尽皆知。

阿周在朋友圈最初炫耀之时,大多朋友都回复这样的内容“回头是岸”“别给人家送钱”“开始让你赢,后面输大的”,而当时阿周均以“你们不懂”或“嫉妒”来搪塞。

对于下注者,网络赌球其实就是在赌人性,阿周的朋友、赌球老手小松的话更加直白——“毫无技术可言”。

即使如此,为何还有前赴后继的“冒死者”?

最根本的还是利益。2014年,中国体彩发行的竞彩销售额中,13.9%是发行费,返奖比例只有58.9%,而境外的博彩公司返奖比例可以达到85%,有的地下赌庄甚至高达90%,这使得部分彩民,为了获利不惜铤而走险。

诱惑之下,暴富就成为很多网络赌球者的最大寄托。

传销与“小庄”

赌徒的不能自拔,让网络赌球的坐庄者“喜不自胜”,因为在近年来发展迅速的网络赌球的种种模式中——会员是网络赌球赖以生存的“生命线”。

近年来,全国各地警方曾破获多起非法网络赌球案件,不法分子无一例外都是采用“传销模式”迅速发展会员。

以近年浙江警方破获的一起网络赌球案件为例,犯罪嫌疑人阿庆是“皇冠赌球网”在嘉兴地区的最高代理人,在获取这一代理权后,他根据境外股东的指示,从朋友、熟人关系中发展了大量二级、三级代理和数千名会员,以“抽水”、会员输赢分成等“分红”形式获得巨额非法收益。

除了以“传销模式”高效运作,赌球还有很多近年来开发的新玩法。

在上一届巴西世界杯首场比赛开场前,在济南一家出口贸易公司上班的范小乐已被不断闪烁的QQ群、微信群鼓噪得心潮澎湃,只等一掷千金。

有10年赌球经验的范小乐虽深知“十赌九输”的道理,但一直对“输钱”耿耿于怀。南非世界杯时他欠下10万元赌债,之后两年里东拼西凑才还完,在家人面前发誓再不赌球,没想到巴西世界杯未开幕,他就复赌。

让范小乐再次为赌球疯狂的是微信。经朋友介绍他加了五个专门赌球的微信群,每个赌球群里有近百个赌客,每天上千条赛事讨论让他自以为下注有方。

不过,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下注的“便利”让他挥钱自如,只要在群里声明自己要下的注,通过支付宝等软件便可直接将赌资转账给群内“负责人”,也就是“小庄”。

所谓“小庄”,其实就是一群活跃于赌客中间的代理商,他们很多人本身就是资深赌客,因熟悉境外博彩网站运作,被“招安”负责招揽各地赌球人员并为之提供服务,然后根据每天赌资可获得2%至5%不等的提成。

“我们的隐秘性极高,一般电话和网上下注时,金额都有代号。”一名“小庄”说,微信赌球圈查得很严,一般用A、B、C作为计量单位,分别代表万、千、百。

之所以能够坐收渔利,是因为“不可或缺”。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