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时政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德国医保行业曝出欺诈丑闻

来源:
  
时间:2016-11-14 10:19

德国大型公立医疗保险公司“普通地方医疗保险公司”近日宣布,向德国联邦保险局支付700万欧元罚款,以换取北威州法院停止审理该公司串通医生夸大患者病情的案件。德国医保行业长期掩盖的欺诈丑闻由此被撕开一道口子。

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公立医疗保险公司往往会贿赂医生夸大患者的病情,如将轻微高血压描述为严重高血压,将心情沮丧诊断为抑郁症,以骗取德国国家健康基金更多的拨款。德国实行全民医保,大多数民众参加公立医疗保险。但是他们缴纳的保费并不由保险公司管理,而是汇总到国家健康基金。国家健康基金归德国联邦保险局管理,同时吸收政府财政补贴和养老、失业保险基金等,形成一个每年2500亿欧元左右的大资金池。根据各医疗保险公司上报的客户年龄、性别构成及病情严重程度,国家健康基金再对医保公司分别拨款。

理论上,患者病情越严重,医保公司需为其支付的治疗费用就越高,基金拨款也越多。如针对糖尿病患者的拨款是每人每月67欧元,但如果患者既有糖尿病又患肾病,拨款就涨到了300欧元。医保公司的猫腻就产生在这一环节上。据报道,“技术人员医疗保险”等医保公司通过贿赂医生,故意夸大病人病情,从中作梗。国家健康基金在拨款时只看病情编码,不审查病人病例,因此对医保公司的欺诈行为毫不知情。拨款下发后,医保公司将多余部分中饱私囊。有的医保公司仅靠心血管疾病每年就可多得超7200万欧元的拨款,而依靠精神疾病的不当得利可达1.1亿欧元。

参与作假的医生也有“油水”可捞。据德国《西南新闻》报道,拥有2100万保户的“技术人员医疗保险”公司与15家医生协会签订协议,若医生进行了“正确”的诊断,保险公司将会向他们支付4欧元到45欧元不等的报酬。报道坦言,每个人都知道这些诊断意味着什么,医保公司和医生协会已经偏离了它们的职责。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延斯·巴斯接受《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承认,过去的4年中公司承保的抑郁症病例增长了4倍。原因显然不是人们的心理变得越来越不健康,也不是以前人们不愿公开谈论抑郁症。据报道,2014年以来一些不良医生的灰色报酬超过了10亿欧元,医保公司的欺诈金额更是难以估算。

德国患者保护基金会近日也向汉堡检察院起诉了多家大型医保公司。虽然案件还在审理之中,民众对“德国制造”医保体系的信任已经产生了动摇。德国媒体指出:“我们的医保体系到底病得多严重?医生在诊断时夸大患者的病情会带来何种风险不言而喻,无论如何,最后承担后果的总是患者。”卫生经济学家格尔德·格莱斯克直指这是医疗体制的缺陷。巴伐利亚保险协会主管西格丽德·柯尼希评价称,“我们的医疗制度是一个存在着许多错误操纵的市场,而被确诊的疾病就是市场上的货币。”

(责任编辑:郭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