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最新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野猪下山扰民被毙 野猪数量泛滥 捕杀缺乏科学依据

来源:
  
时间:2017-01-03 20:14

近日,一野猪下山扰民被毙,据悉,下午,江津区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称,永兴镇毗罗村附近发现一头野猪,在偷食破坏村民的庄稼时被兽夹夹伤了一条腿,现困在路边一片树林里,随时可能对围堵群众发起攻击,情况十分紧急。

野猪下山扰民被毙 野猪数量泛滥 捕杀缺乏科学依据

2016年下午,一头200多斤重的野猪蹿进江津区永兴镇毗罗村偷食,被兽夹夹伤腿后咆哮乱闯,闻讯赶来的江津区特警队员开枪将其击毙,消除了当地居民的恐慌。

当日下午2时,江津区公安局指挥中心立即指令区特警队员赶赴现场处置。特警到达现场后发现,受伤的野猪重达200多斤,正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注视着围观的人群,不时咆哮乱蹿乱拱,样子十分吓人。民警见状,一边疏散围观村民,设置警戒带;一边观察地形,寻找最佳射击点。经过20多分钟的围堵,这头狂躁的野猪终于喘着粗气稍稍停了下来,担任射击手的特警队员立即果断开枪,一枪将野猪击毙。

据悉,江津永兴镇毗罗村紧邻大园洞国家级森林公园,由于山高林密,植被繁茂,常有野猪出没。但蹿入村庄附近偷食村民庄稼的野猪还是第一次被发现。

野猪数量泛滥

“1994年,中国正式禁止对野猪的一切狩猎活动。”中国科学院动物生态与保护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教授贾志刚说。

但他发现,野猪受到保护后并不安于在自己的保护区内享福,反倒开始向人类居住地进行反扑。

首先是在河南,栾川县一年被野生动物损坏的土地面积就达6700亩,其中重灾面积2700亩,少收粮食50万公斤。接着是浙江,陕西,甚至甘肃和黑龙江。根据统计,全国范围内,遭到野猪侵袭的省份已达16个,占了全国总面积的43%。

安徽省今年发生了30多次野猪伤人事件,近千次袭击家畜。安徽省林业局办公室周并成说,在他看来,野猪好象在故意糟蹋东西而不是为了填饱肚子。

“野猪完全可以在我们留给它们的地方生存。”周并成告诉记者,安徽省目前已有30多个保护区,“我们计算,如果按照全省保持野猪10万只的数量计算,这些保护区已经给野猪留下了足够的地方生存繁衍,但即使到了明年,野猪数量也不会超过8万头,可是他们放着好好的保护区不呆,非到人类的地方来争抢。”

相关阅读

近年来,关于野猪的见闻,在西湖边上密集传播。最富戏剧性的场景是,月明时分,一只满身水迹的野猪爬上苏堤,在几位女士的尖叫声过后,旋即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官员麻剑辉坚信,“这绝对是极小概率的事件”,他觉得,野猪必须不畏人烟,勇敢地穿越山脚下的村落,方能抵临西湖水域,这相当不容易。

不是每只野猪,都能惧于人声而全身逃遁。2008年的一个清晨,在玉皇山侧的中国丝绸博物馆逗留了数小时之后,一只野猪在众人追赶之下,仓惶逃到正门外的公路之上,为公交车所撞。几番挣扎后,负伤的野猪又不慎跌落沟渠,在围观民工石块猛砸下,惶惶然游了百米,终于毙命,留下“西湖畔最惨野猪”的段子。

野猪不时犯境,迫使西湖风景区的管理者们频发警示,希望游客结伴而行,不要与野猪对峙;甚至不要穿着过于浓艳的衣服,尤其是红色。

野猪,又称山猪。它们广为分布在世界各地,数量已急剧减少,并已经被许多国家列为濒危物种,在中国已被列入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

野猪是杂食动物,只要能吃的东西都吃。现今人类肉品食物主要来源之一的家猪,也是于8000年前由野猪所驯化而成。野猪喜好栖息于山地、丘陵、荒漠、森林、草地和林丛间。

其生存能力强大,天敌有虎、狼、熊、豹、猞猁、猛禽等野生动物,部分地区为农业害兽。野猪有时也攻击人,但它们却严格遵守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准则,野猪是“一夫多妻”制。

“不合法规”的捕杀?

“没有一个捕杀野猪的单位在国家林业局备案。”

十年前,2000年的《浙江省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报告》尚显示,该省的野猪数量为29000只,而今天,来自浙江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站的结论则令人惊惶:

据估计,10年间,浙江省野猪数量增了4倍,达到15万只左右,除地处平原的嘉兴相对较少,其余山区县(市)有80%“猪满为患”。

还不仅是浙江,全国近20个省市都曾经或正在演绎着“人猪大战”。

常年进行野生动物资源调查的浙江省自然博物馆副馆长陈水华解释,数年之间,因为退耕还林等政策的实施,生态在逐渐恢复,“但是这种恢复却是失衡的”,除去几乎绝迹的老虎,偶然出现的云豹、野猪已经缺少足够的天敌,如无必要的人工干预,只能走向疯狂。

早在2006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蒋志刚教授便呼吁,“全国野猪应该以百万的数量级来计算”,“狩猎是控制野猪数量的重要途径”,但受制于“国家保护”的限制,地方政府仍只能“慎杀”。

这保护的外衣,源于十年前,野猪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有重要经济、科研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而更早的1994年,国家统一收缴农村自制土枪,民间狩猎被断然叫停。十数年休养生息后,野猪遂蔚为壮观,且为祸日广。

2004年年末,河南省多个县市难堪所扰,申请捕杀野猪,最终仅栾川县获批,而获批的猎杀数量也缩减为十分之一,只有100只。同年,湖北宜昌、浙江宁波等地也渐开捕杀令。

最终,国家林业局不得不出面表态,定性为“不合乎法规”,时任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的王伟强调,“没有一个捕杀野猪的单位在国家林业局备案。因为要备案,就必须确定年度猎捕量限额,要确定捕杀限额就必须进行资源调查。实际上目前相关省的捕杀限额仅是根据群众反映和小范围调查来制定的,缺乏科学依据。”

(责任编辑:王智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