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最新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留学生被老乡绑架 对判决表示强烈不满和失望

来源:
  
时间:2017-02-23 18:42

在加拿大留学的第七个年头,北京男孩孙鹏被中国同胞张天一绑架,失去生命。

留学生被老乡绑架 对判决表示强烈不满和失望

“你只有二十秒时间。”

“什么?你,我,你让孙鹏把我生日说上来。咱俩守信誉吧,啊?”

这不是孙苍接到的第一个绑架者电话。但他对“20秒”倒计时仍然猝不及防,这位父亲有些语无伦次,不停重复着“什么?”

电话那端在读秒。

“十秒钟……八秒钟”对方没有再多说任何话,声音低沉、冷漠。孙苍抵挡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

“3,2,1。”电话挂断。

孙苍意识到,儿子可能被撕票了。

加拿大时间2015年9月28日23点25分。

留学生被老乡绑架 对判决表示强烈不满和失望

那一刻,孙苍已经无法换算加拿大和北京的时差,他只记得9月29日加拿大方面传来嫌疑人被警方控制的消息,一起被发现的,还有孙鹏的尸体。

加拿大时间2017年2月21日,法官对这起绑架案做出了宣判。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道,加拿大华裔青年孙鹏2015年在温哥华遭绑架及杀害案,早前承认误杀、非法禁锢及勒索等罪名的被告张天一(Tian Yi Zhang),当地时间21日被判监14年,扣除已羁留时间,他仍需服刑11年11个月,刑满后将被遣返中国。

22岁男孩孙鹏生命的最后轨迹全部被包裹在异国法庭3000多字的结案陈词里,在中国话语体系中看似天经地义的“偿命”,不适用于7723公里之外的一个没有死刑的国度。

孙苍当年送孩子到加拿大,是觉得那里风景优美,治安又好。可是孙鹏在异国居住的第7年,22岁的儿子被另一群年轻人盯上了。

孙苍记不清他和绑架者之间通了多少次话,但他把其中6次录了音。

留学生孙鹏加拿大被绑架撕票 绑匪勒索电话录音曝光

笑容永远定格在22岁留学生孙鹏的脸上

案情提到名叫Jay主脑

判刑前,检控官赫曼森(Jeremy Hermanson)重述案情,指2015年9月本案另一被告希斯科(Casey Hiscoe)带张天一引见一名叫Jay的男子,Jay正在物色绑架人选,以勒索钱财。他们选定来自中国富裕家庭的孙鹏作为绑架目标,由于张天一2012年已认识孙鹏,决定由张负责引孙鹏入瓮。

张天一选定由他叔叔拥有的一栋北温哥华空置房屋作为禁锢地点。2015年9月27日,张天一以派对为名,向孙鹏发出邀请。当天下午6时,孙鹏驾驶白色宾利(Bentley)房车抵达,并且将一份带来的礼物交给在门外迎候的张天一。两人入屋后,埋伏在屋内的多名男子迅速制服孙鹏,并将他禁锢在私人库房。

当晚8时30分至次日凌晨1时,张天一以孙鹏的手机多次致电身在中国的孙鹏父母,索要1,200万人民币(约250万加元)赎金。其中一次孙鹏向父亲说:“我被绑架了,他们用枪指着我。”张天一在电话中告诉对方,如果不按时将钱汇进一个中国的银行账户,他们会将孙鹏的手指一根一根剁下。期间,孙鹏父母先后向绑匪指定的银行账户,总共汇出34万加元。

当夜午夜时分(9月28日零时),张天一从楼上回到铺着塑料的库房,发现孙鹏面朝下躺在地上,遭到一名同伙的泰瑟(Taser)攻击,已经死亡。孙鹏死时,四肢被捆绑,头和脸部几乎全被胶带捆住。验尸报告指,他是窒息死亡。在明知孙鹏已死后,张天一仍多次连续致电对方父母索赎金。孙鹏父母要求与儿子通话,却一直没听到他的声音,预感儿子可能被撕票了。

9月28日凌晨1时30分许,张天一与另两个绑匪将孙鹏的尸体搬到死者的宾利房车的车尾箱。警方在接到报案,并且通过孙鹏的妻子确认勒索电话来自张天一后,于9月28日凌晨2时开始监听张天一的电话,并且监控他位于西温哥华的住宅。

警方于是日上午9是找到属于孙鹏的宾利房车,并在附近监控,直到18个小时后,张天一和希斯科以及另外两名男子到场转移尸体到另一辆汽车时,被警方拘捕。该两男子仅被控对尸体不敬的罪名,后被撤销。

张原本被控以一级谋杀、绑架及对尸体不敬罪名,经控辩双方商讨后,张天一承认罪名较轻的误杀罪,以及获撤销一项对尸体不敬罪。

被告张天一当庭宣读一份道歉声明,向孙鹏家人表达歉意。在判刑结束后退庭时,他面带微笑地与其辩护律师以及法庭传译员握手。

孙鹏父母和亲友,以及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的代表21日均到庭听取判刑。期间孙父一度悲伤痛哭,咬住手指强忍情绪。旁听席上也有人落泪。孙鹏父母对判决表示强烈不满和失望。

他们表示:“我们尊重加拿大法律,但犯罪者只要沉默,就能逃脱罪责,这个判决太轻了,完全不能接受,而且主谋都没抓到。张天一在法庭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宣读的道歉不是发自内心。”

(责任编辑:王智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