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时政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爱”上智利葡萄酒的N个理由

来源:
  
时间:2017-08-19 13:21

人民网智利8月18日电(记者 陈效卫)智利就是由“波浪、葡萄酒和白雪所组成的长长的花瓣······”。

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堪称“智利诗仙”的聂鲁达吟诵的众多“酒诗”之一。智利人酷爱葡萄酒,赋予其力量和灵魂,甚至称其为“生命之水”,可以说葡萄酒已融入了智利这个民族的血液之中。

远在地球的另一“面”,与智利同处在地球对跖点的中国,“爱”上智利葡萄酒的人也越来越多。

近日,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展览会及国际葡萄酒与烈酒研究所发布的联合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葡萄酒进口量同比增长13.9%,其中从智利进口的葡萄酒增幅最大。仅5月份,智利出口中国的葡萄酒总量同比即增长了49%,达2400万美元,数额是第二大目的地美国的1.5倍。智利葡萄酒协会主席阿隆索表示,目前智利300家葡萄酒庄中有200多家对华出口,而且数额还在不断上升。

中国人为何“爱”上智利葡萄酒?借用聂鲁达情诗中的主题词和能愿动词,可概括为三大原因:想爱、敢爱、能爱。

想爱:因其“天生丽质”

葡萄酒素有“三分工艺,七分原料”之说,与上世纪80年代末那首闽南语流行曲的主题恰恰相反,是“三分靠打拼,七分天注定”。葡萄酒这种“富二代”特质,充分说明“好酒是种出来的”。而素有“酿酒师的天堂”美誉的智利,拥有造物主赋予的一切“天资”。与之相比,法国、意大利等酿酒历史悠久的“旧世界”国家可以说是弱爆了。

智利位于南美洲西南部,面积虽然不足中国的1/13,但作为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纬度跨却越了南纬18°至57°,南北长达4300千米,大约是北京到广州距离的2倍。作为南美的“裙边”,它北临阿塔卡马沙漠,西枕太平洋,南接巴塔哥尼亚冰原,东倚安第斯山脉。对于葡萄生长而言,这样的地利优势在人类居住的星球上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纬度不高不低。酿酒葡萄种植对纬度特别挑剔,是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纬度偏高,会导致葡萄在低温下无法完全成熟,酸度偏高,生青味重;纬度偏低,葡萄在高温下容易早熟,糖分偏高,风味物质大减。纬度太高或太低,还会导致葡萄冻死或热死,根本无法生存。公认的最佳纬度是南北纬30°至50°,这个范围智利可以说是立体全覆盖。

位置接近南极。智利是最接近南极洲的两个国家之一。南极上空臭氧层中臭氧的减少,照射到地面的太阳光紫外线增强,这对生物圈中的生态系统和包括人类在内的各种生物,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但离臭氧层空洞尚有一定距离的智利葡萄庄园,更多紫外线直射却有利于酚类物质的生成,为葡萄酒口感、口味和颜色增分。

昼夜温差巨大。智利的这个纬度段存在着巨大昼夜温差,令世界其他地区望尘莫及。以产葡萄最为集中的中部地区为例,来自太平洋的洪堡寒流与来自安第斯山脉的冷空气在其上空交汇,造就了这个产区独特的小气候:早晨有轻雾,白天温度高,晚上极为凉爽,昼夜温差巨大,从而使葡萄享有较长的成熟期,能够保持糖分和酸度的平衡,并可发展出更复杂精细的风味。这一温差也有效抑制了细菌和害虫的侵入与繁殖。法国波尔多曾红极一时的红葡萄品种佳美娜,就因区区1毫米长的根瘤蚜虫(phylloxera)作祟而于1870年“灭绝”。所幸1994年在智利得以重现,成就了葡萄酒界一段“还珠”的佳话。目前,佳美娜业已成为智利的代表性红葡萄品种。

雪水多雨水少。葡萄是水果中的“公主”,非常娇气。在采收季节,降雨过多会引发葡萄腐烂,而加快采收又会导致葡萄营养不良。而在智利绝大部分地区,葡萄成熟前的一段时间通常都不会下雨。平时由绵延的安第斯山脉提供的雪水,无论是季节性还是纯净度,都比雨水靠谱放心的多,而且智利葡萄园土壤砂质成分比例较高,堪称自带排水系统。这样的安排,真是“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

全部有机种植。智利天生不受害虫袭扰,因而从来没有“愤怒的葡萄”。葡萄树无需嫁接在抗病的砧木上,更无需打除草剂和杀虫剂。果农一般都用动物粪便和植物绿肥作肥料,这也是智利人收获葡萄后在庄园里养羊驼的原因。这种可持续的健康的农耕方式,确保了酿造好酒与保护环境二者兼顾,可以说是完胜“旧世界”。

智利不仅产区条件得天独厚,智利的酿造工艺也多有传承创新。智利虽属新世界国家,但其葡萄种植史可上溯到1518年西班牙殖民地时期。1830年智利成立国家农业研究站,大量引进法国和意大利的葡萄品种,而且智利酒业部门人员大多毕业于智利名牌大学,技术水平高,酿制的葡萄酒品兼具新旧世界之长:果香幽雅浓郁,酒香醇厚芬芳,口感丰满柔顺,酒体完整细腻,非常适合中国消费者的口味。

明晰了智利葡萄酒的“颜值”与“才华”,人们自然会对其“一见钟情”。

敢爱:因其“放下身段”

智利葡萄酒如此“才貌双全”,不仅在海外市场广受欢迎,而且也赢得同行和专家的点赞。以笔者采访的与张裕有着合作关系的贝斯公司为例,其下属的魔狮酒庄近年斩获的大奖就有: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金奖、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金奖、圣地亚哥葡萄酒大赛金奖、世界十大“杰出葡萄酒之都”等国际权威大奖。世界三大酒评家之一的詹姆斯?萨克林曾给该酒庄的葡萄酒打出了91分的高分。

想爱而不敢爱,是人类爱情史上如影随形的缺憾。智利葡萄酒有“才貌名三全”,自然是待价而沽、身价不菲了!事实并非如此。

智利毕竟还是发展中国家,加之政府给予农民很大补贴,土地成本和耕作成本都远远低于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葡萄酒生产成本更低,形成了竞争优势,所以体现的性价比也更高。一瓶普通的葡萄酒,与一个汉堡的价钱差不多。

但问题又来了:智利是世界上与中国相距最远的几个国家(其他是阿根廷、乌拉圭等)之一,之间有着近2万千米的路程。如此飘洋过海出口到中国,费用岂能不“一路”飚升?

中智两国所签自贸协定起到了作用。如2014年,法国、美国和阿根廷的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的关税是14%,但智利葡萄酒进入中国的关税只有1.6%。2015年,智利葡萄酒开始在中国市场享受零关税优惠。2016年,智利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总额达1.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4亿元)。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智利葡萄酒出口的最大市场,较2015年进口额增长18%,而美国的智利葡萄酒进口总额下降了8%。本文开篇提到的2017年5月,智利出口中国的葡萄酒总量同比即增长了49%。这些葡萄酒大都是每箱40美元甚至每箱20美元以下,只有少数超过了每箱60美元。如此价廉物美,自然受到中国大众消费者的喜爱。

智利葡萄酒大家族中,从北到南的4个大葡萄酒产区、15个子产区共计8000多家葡萄园出品的葡萄酒中,既有“小家碧玉”,也不乏“大家闺秀”甚至“上流名媛”。不过,与欧美相比,智利的“大家闺秀”并非高不可攀,仍在小众、中众“敢爱”的范围。以2016年价格为例,顶级的美国加州长相思白葡萄酒(Sauvignon Blanc)国际市场每瓶均价3,500美元,法国高端的勃艮第红葡萄酒(Bourgogne)则高达15,000美元;相比之下,缔造了2004年“柏林盲品会”智利葡萄酒神话的查威克干红葡萄酒,每瓶均价仅200美元,智利排名第十的贵族酒庄女公爵特级A等赤霞珠干红葡萄酒,只有91美元。总之,智利葡萄酒体上价格偏低,且价格相差幅度不是很大。

能爱:因其“近在眼前”

中智两国葡萄酒界的“联姻”,大大拓展了智利葡萄酒在中国的销售渠道,让“远在天边”的智利葡萄酒走到了眼前,中国普通民众得以与其有缘“相识”。

今年5月底,烟台张裕葡萄酿酒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布与智利蓝姆博公司成立合资公司——魔狮葡萄酒公司,以4800万美元现金共同收购智利贝斯酒庄的全部葡萄酒生产和销售业务。7月中旬,张裕公司总经理周洪江在接受智利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海外收购企业与张裕在产品体系和全球营销网络上均有较强的互补性,资源共享,可产生较好的协同效应和双赢效果。“张裕每向国内市场引进一个品牌,都会努力将这些产品打造成为中国市场的进口酒大单品。”智利魔狮公司总经理尼尔森兴奋地告诉记者,张裕的销售体系包括国内35家省级分公司、321家城市公司、近万名销售人员和促销员、5300个经销商和29个仓储物流中心,智利完全可“借船出海”“借风扬帆”,充分借助中国最大的葡萄酒营销体系和无与伦比的渠道优势,增加对中国的出口量,为中国百姓餐桌提供了品种齐全的美酒。

其他因素也促成了中国人对智利葡萄酒的爱。如中国人对葡萄酒的认识在加深,消费观念也在发生变化。葡萄酒拥有各种有机、无机物质和鲜美的风味,因而它不仅是一种营养丰富的饮料,而且在适量钦用的条件下,还能防治各种疾病,增强人体健康。这对于重视“健身”“颐养”的中国人而言,可谓机会难得。随着葡萄酒不断国际化,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开始接触红酒,如家人欢聚、朋友约会、节假日庆典等。中国人也越来越重视口感,而不再一味迷信“经典”产地和品牌。而智利全国从北到南的4个大葡萄酒产区、15个子产区共计8000多家葡萄园、300多家酒庄出品的葡萄酒风格迴异,各有特色,完全可以满足中国各地、各种年龄段消费者的口味。客观上,中国推进反腐运动,各种奢侈品消费急剧减少,也使得消费者从昂贵的法国品牌转向智利中底价位的“新世界”品牌。

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展览会及国际葡萄酒与烈酒研究所预测,到2020年,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第二大最具价值葡萄酒市场,葡萄酒消耗量将达到9,400万箱。在进口葡萄酒中,“颜值”出众、身价不高、近在眼前的智利葡萄酒,无疑会越来越成为中国民众的“最爱”。

责任编辑:杨思思 TS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