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最新 > 正文TOM新闻news.tom.com

南向通道连接一带一路

来源:
  
时间:2017-09-11 20:11

今年5月,重庆铁路口岸至广西北部湾港的内外贸同车试运行班列,顺利完成了重庆报关转关至北部湾港通关放行,以及海船配仓等操作,这标志着中新南向通道已如人们所愿,实现了双向贯通。8月31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省市区签署了《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近日也表示,新加坡全力支持中新南向通道建设。

南向通道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向北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中南半岛的经济走廊。南向通道的建设,将让“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形成完整的环线。

广西作为南向通道的重要节点,正借助自身“三大定位”以及东博会永久举办地等金字招牌,努力将南向通道打造成为东盟商品进入中国、中国内陆商品走向世界的最便捷通道。

衔接区域合作发展之道

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元年。

当时的人们或许很难想象,榴莲、火龙果、红毛丹等东盟特产水果,7年之后会便宜得像本地水果一样。越南火龙果的价格从曾经的每公斤30元人民币,降至今天的几元钱,奢侈水果就这样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便利的贸易环境,意味着人们可在本地市场上购买到质优价廉的进口商品。而与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一样,南向通道给中国与“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家带来的好处,不仅有助于提高生活水平,更将有利于推动地区发展,乃至推动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层面,南向通道与东盟国家海陆相连,进一步可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往北,南向通道在亚洲内陆接通中欧班列,进而让中国与中西亚地区甚至欧洲紧密相连。

这样一个贸易通道的成形,将有力推动“一带一路”的有机衔接,促成中国西北与西南等地区的连通、中西亚与东南亚地区的连接。“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家将借由这条大动脉,实现产能、市场等要素共享,共同打造一条极具生命力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东盟经贸关系是低迷的全球贸易中的亮点,双方贸易额在2016年达到了4522亿美元。由南向通道带动互联互通的完善,区域内部的经贸往来将更上一层楼,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也会因此加快建设步伐。

过去,中国的西部地区绝大多数贸易通道为东西走向,连接的是中国东部沿海“先富起来”的地区。而南向通道由甘肃兰州和陕西西安等西北地区,途经重庆、贵州等省份,向南由广西南宁到达新加坡,将形成中国西部地区首条南北向大动脉,让西北地区多出一条向南出海大通道,这将有利于西部地区相互协作、共谋发展。

在南向通道为中国西部地区产能“走出去”提供便利的背景下,资本的血液有了更多的理由流入中国西部地区,将为这些地区的开放开发提质加速,让该区域经济变得更活跃,让自身成为西部地区的富裕通道。

突出经济效益掘金之道

“经广西出海的这条南向通道,将重塑沿长江至上海绕行大半个中国海岸线到东盟的传统路线。”2017年8月,在中新南向通道建设磋商会上,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这样说。

近年来,中国内陆地区与东盟国家彼此商品需求量逐年攀升,商业往来日益频繁。据统计,仅2015年,重庆对东盟进出口贸易额就累计约900亿元人民币。

这条通道与过去长江航运的江海联运通道相比,运距缩短了2150公里,时间成本节约了20天以上,对企业有着难以抵挡的魅力。中国力帆集团董事长陈卫就表示,未来力帆的摩托车产品可通过南向通道,以性价比更高的运输方式,直达东南亚摩托车消费市场。

铁路运输的成本优势,也是南向通道商业潜力的另一种体现。从重庆沿铁路南下至广西北部湾港,与空运相比可降低80%—85%的运输成本;与公路运输相比,虽然时间成本基本相当,但运输费用可以降低约一半。

因此,对具有一定保质期的农副产品,或附加值较高的工业产品等大宗商品而言,南向通道是一条可以兼顾运费和效率的便捷贸易通道。

东博会提供互通交流之道

2017年7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蓝天立受邀访问新加坡,并建议双方以东博会为平台,共建南向通道;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也曾表示,中国要更好发挥东博会平台作用,建设“一带一路”。

作为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办的国际性经贸盛会,成功举办了13年的东博会,恰好是多方合作共建南向通道的极佳合作交流平台,在南向通道成长为贸易通道的过程中,能发挥必要的支持作用。

南向通道是扩大中国内陆与东盟国家乃至区域外国家的经贸往来、推动区域开放发展的重要渠道。东博会平台则通过扩大合作区域,推动双边、多边合作项目落地,有效带动中国—东盟经贸等多领域合作,促进了大批中国企业“走出去”。多年来的优质服务,已经让东博会获得了众多来自河南、四川、甘肃等南向通道沿线省份的老朋友。

在关系到“一带一路”建设社会基础的领域,频繁的人员往来也带来了东博会在教育、艺术等人文领域的丰富成果。南向通道也有望在这一成果丰硕的合作平台上,凸显自身带动人员往来、促进民心相通的重要作用。

体量庞大的南向通道,在推进过程中也难免遭遇诸如海关、进出口检验检疫、司法、语言、贸易壁垒等方面的具体问题,急需一个对“疑难杂症”进行会诊的平台。

面对这些难题,已形成完善工作机制和成熟合作渠道的东博会,已经做好了准备。

历届东博会的成功举办,搭建起了一条经南宁牵线、促进中国与东盟在各领域发展的稳定沟通渠道,即“南宁渠道”。经由“南宁渠道”的研究探讨,必要的双边和多边的合作将在这一平台上得到有力推动;在南向通道推进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将得到有效的协商解决。

据统计,13届东博会共举办了177个会议论坛,涵盖40多个领域,实现了部长级磋商以及专家学者、政商等各界知名人士之间的对话沟通,建立起了多领域的合作机制。

2017年,哈萨克斯坦出任东博会特邀合作伙伴,更标志着东博会将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伙伴们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对接起来。“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家的顶层设计者将在东博会期间齐聚一堂,共商南向通道——这一旨在实现“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贸易通道的建设。

责任编辑:郭培根 TN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