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盛德紫阙,致敬那些内心深处的老灵魂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盛德紫阙,致敬那些内心深处的老灵魂
2018-03-07 11:30 TOM   

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蒋勋

正月未满,春节的余温尚在。在春节这个一年之中聚会最为集中的时段中,你是否带着淡淡厌倦疲劳的强撑;你是否在一群人的狂欢之余,感觉到些许的格格不入;你是否开始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置身其中,我要跟他们聊什么?我为什么不想说话?

周国平在《内在的从容》中曾经写过一段话:“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或许这就是答案,并且这个答案看起来有些骄傲,但也并不是没道理。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喜欢去寻找自己的社群归属。主要是因为我们内心对于外界的安全感没有完全形成。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当人们衣食无忧的时候,我们的诉求主要集中在情感和归属。人们都希望能够从彼此的关系中获得安全感,当这一点也被满足时,人们则更期待得到来自社会的尊重,这种尊重有助于我们确定自我的价值。

伴随着社会阅历的增加,人们内心的自我认同逐渐形成,我们对外界这种安全感的渴求自然就渐渐变少了。所以,更不需要勉强彼此“有趣”。于是,也就渐渐开始拒绝不必要的社交。

所以,你可能会发现,一些台面上非常健谈的人,私底下并没有很话痨。对他们来说,他们往往年轻时候就非常善于交朋友,他们并不认为跟人相处是一件难事。但很多时候,擅长社交的人,不一定是热爱社交的人。他们可以很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掌握同他人沟通的技巧。他们拥有独立人格,可以独立思考。对于这些人来说,“社交”是一种本能,相比于“被人簇拥”,他们更需要的是“自由”。

菲利普·津多巴在《害羞与社交焦虑症》一书的序中写道:“社交孤立和社会冷漠频繁出现,建立牢固的社会关系已变得十分困难。……人口学调查显示,我们与他人的共同活动越来越少,人们体验到的焦虑情绪呈现出逐年增长的趋势。”

少年人的振臂高呼固然是好,但事务缠身的人们更期望的是有一些自己的时间,不被任何的外力所撕扯。所以,我们开始回避不必要的社交,也或许到了一定年纪,慢慢有了拒绝部分社交的资本,并且这种排斥的情绪显得格外突出。

但我们始终要面对一个事实,某一天我们不想要去了解新鲜事物,某一天我们懒得去凑热闹……这些其实都还好,都是长久岁月积累之后的一种结果。虽然这不是必然,我们也只想告诉你,即使发生,它也并不可怕。因为在这些时光里,我们终将与内心握手言和,重新拥有面对孤独的勇气。虽然这份内心的坦然接受,并不是谁都能懂,包括我们自己,但等到某一天,我们终将致敬内心深处的老灵魂。

这些老灵魂,也一直被一个梦高举着,身享受,心自由。这个梦就是盛德紫阙。

盛德紫阙,虽为一物居所,但作为城市中央的豪宅孤品,如同那些老灵魂,也是狂欢中的孤独者,等待与它性情相近的主人。

盛德紫阙,位于安定门处,与紫禁城相隔4公里,紧邻地坛、国子监、孔庙、雍和宫等历史文化遗址,是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保护区。尽管盛德紫阙外极致繁华,却一点不影响小区的宁静安逸。盛德采用板式高层围合式独特的U字形设计,即强调居住私密性又保证了景观视觉的通畅;再加上高比率的绿化面积,有效地隔绝了项目外的喧嚣吵闹。以都市狂欢与居处宁静的统一,身体舒适与情趣雅致的统一为开发思想,盛德紫阙孤傲占据老北京的中央。

盛德紫阙以故宫旁独有的建筑形态,以“放空全裸,欲遮还露”的大胆设计理念,充分利用建筑、水与光、林与石等自然要素,以艺术的气息延伸设计。

正如在盛德紫阙从来不缺少阳光,光线透过窗格营造出江南的婉约情调,彰显出迷人的视觉魅力。勃勃生机的绿意,给居所注入了温度与生命力,让整个空间呈现出一幅充满古韵的画卷,让人的心缓缓平伏下来,这是一种视觉的呼吸感,值得让那些老灵魂细细品味。

 

除此,中式元素与现代材质的混搭,去除了盛德紫阙传承中式传统的厚重与沉闷,简约而不简单,自然而不浮躁。安静了岁月,倾泻了一季春光。这种自然元素晕染散发出间接美感,刺激着人的五感,并同时提升居住者美学意识。它以建筑艺术的态度,守护着中国历史文化,创新传承中国故事。

我们并不是天生的“孤独患者”,但我们认真享受闹市中的孤独感。假若孤独是人生的终极形式。那闹市中的一席孤品,也将成为我们的终极享受。目前,266—447平米人文涵养大宅,致敬我们内心深处的老灵魂。另外,1.6万平米底商全球招商中。

责任编辑: 那春月 TK001-BD
责任编辑: 那春月 TK001-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