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这位荔枝主播坐在轮椅上,把一首歌录了30遍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这位荔枝主播坐在轮椅上,把一首歌录了30遍
2018-03-30 14:56 Tom   

 

“我相信霍金先生只是完成了他这一阶段的使命,回到他的M-果壳星,休息充电后,轮候下一个使命,所以我忍住悲伤,用微笑为您送行!”3月14日,飞叔得知霍金去世的消息后,在缅怀的文章中写道,文中他亲切地称霍金为“叔叔”。

飞叔,本名黄志铭,是荔枝APP的一名主播,他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即“渐冻症”。当别人问起这是一种什么病症的时候,他会回答,“你认识霍金吗?他患的也是渐冻症。”

受苦的肉身没有束缚霍金伟大的智慧,他带领人类探索宇宙的奥秘。受苦的肉身也没有剥夺飞叔对生活的热情,他正在用声音创造属于自己的宇宙。

(飞哥(右)正在接受电视节目采访)

他称自己为“潮叔”

“接下来唱一首哥哥张国荣的《有谁共鸣》吧,有段时间我经常唱这首歌,挺低落的,现在我没事了,因为我找到很多跟我共鸣的人。”飞叔的播客头像是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男主里昂,点击头像进到“潮叔飞逸”的直播间,你会听到一个磁性的大叔声音,说着一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跟直播间里的“小耳朵”互动时,偶尔蹦出几个流行的网络词语,确实还挺潮的。飞叔说,这些词语都是在荔枝认识的小年轻教他的,毕竟平台上都是年轻人,不能太老气。

每晚的8点到10点是飞叔的直播时间,两个小时里,他多是唱些经典的粤语歌曲,70后的他笑称自己是粤语老歌点唱机,会唱上千首经典粤语歌曲。直播的时候他会把歌单发出来,但往后“小耳朵”常常不按歌单出牌了。“我学起老歌来很快,今天听,明天唱都可以。但是一些新歌譬如薛之谦的那些,我就真的唱不来了。”他笑着说。

飞叔成为一名语音主播之前,是罕见病宣传工作者。2011年,在他彻底失去了走路能力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为罕见病人做网络教育培训,帮助他们就业。他在2012年创办了广州“众援力罕见病关爱中心”公益组织,提及理由,他说,“我只是身体颓,心不颓。”

飞叔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从小就听着粤剧和香港电台长大,接受粤语文化的熏陶,对粤语文化也情有独钟。2017年,在公益组织项目运营受阻的低谷期,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因各种原因被耽搁的梦想——推广粤语文化,让更多年轻人学会讲粤语。

“在荔枝不用在乎外表,只要声音好,就会被听见。”2017年7月,飞叔对市场上的直播软件“考察”了一翻,最后选择了聚集了大量声控年轻人的荔枝,开始了他的主播之路。

“一首歌录了30遍,累到趴了……”

“我被大家的热情有点吓到了!”刚开始做直播的时候,飞叔发起粤语竞赛的玩法,自己掏腰包给赢得比赛的人发金币当奖励,没想到引起了许多听众的互动。他还尝试过在直播间唱粤语歌,pia戏和讲故事,讲张小娴,鬼吹灯,盗墓笔记……尽量做些年轻人爱听的内容,但直播间听众的人数一直不太稳定。他说,很多“小耳朵”反馈听不懂粤语,便开始思考是否应该换一种方式来做直播。最后飞叔做了个折衷的决定——每周五、周六晚,开设粤语教学公开课,专门讲粤语知识,直播尽量都用普通话跟大家互动交流。从开播至今,飞叔几乎每天都会登陆平台,几乎没有缺席过。

除了直播唱歌,有时候飞叔还会在11点钟之后开个“夜聊”,随意聊些关于广东的吃喝玩乐的轻松话题,直到“小耳朵”都去睡了,他才退出直播间。但由于疾病引起的疼痛,也不能长期依赖止痛药,他经常要到深夜两三点才能真正入睡。

飞叔在直播间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身体状况,但有时候唱完歌气喘吁吁,“小耳朵”会提醒他休息一下。他说,“没必要让大家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我想要的是大家关注我的节目内容,不是我本身。”

飞叔说,当主播给了他快乐,虽然这对于他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身体不好的时候状态会很差,试过有一首歌录了30遍,唱得都趴下了”。每周的粤语公开课,飞叔需要提前备课,由于双手缺乏力气,拿不住纸质书,他要花三四个小时上网搜索,相关资料。还曾试过花一个小时去推敲一个字。前段时间,一位学习粤语的徒弟翘了课,引得飞叔发起了脾气,“在广州生活工作,会粤语还是很有用的,我花这么多心思,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不来了,当然生气啊。不过现在他们不会了。”飞叔笑着说。

人活着就有希望

当被问起直播间的自己跟平时的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时,飞叔坦言,“没什么不一样,我在任何时候都表现真实的自己”。真实的飞叔就是以坦然的态度面对生活,你在他的一言一语中找不到一丝对命运的抱怨,他也没有刻意去表达自己的“不一样”。

飞叔生活中经常来往的朋友大多都是在荔枝认识的,偶尔会和其他主播、听众聚在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没见面之前,主播们并不清楚他的身体状况。这也给飞叔造成了一定心理压力。

但是不过很快,飞叔被自己内心另一个声音说服了,“朋友间来往讲缘分,并且价值观合得来才行,不强求。”令他没想到的是,见面之后,主播们并没有对他的身体状况表示惊讶,而是和朋友一样,和这些主播间的联系更加密切了,“是他们不断鼓励我,给了我重新做公益的力量,也给了我这次'全面曝光'自己的信心。”

3月中旬,有地方媒体对飞叔进行了报道,很多直播间听众都知道了他的身体状况,“在后台收到的都是很正能量的回应,很多人刷着'飞叔好嘢'”。有了大家更多的关注,飞叔第一时间做的是重新组织公益团队,以及和广州各大高校合作进行罕见病粤语文化的宣传。他希望有了更多小伙伴的支持后,在未来能够帮助培训罕见病患者和残障人士,让他们获得工作实现价值。

最后谈及想对“小耳朵”说些什么时,飞叔说,在当主播期间曾经遇到一些状态消极的朋友。他当时很难去言语劝解太多,如果他们现在还在关注他的话,希望自己能给他们一些力量。“飞叔都这么努力,你们还有什么借口呢?人活着就有希望。”

 

责任编辑: 董佳鑫 TS001-BD
责任编辑: 董佳鑫 TS001-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