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差异或许是绊脚石,更可能是成功的基石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差异或许是绊脚石,更可能是成功的基石
2018-04-17 15:17 Tom   

- 走近陈爵承与他西方古典音乐的创新之路

音乐是人们抒发情感的重要渠道,更是灵感的来源。然而,当今的泛娱乐时代,大众的娱乐取向被同质化,生活节奏的加快使人们很难有时间去思考真正能使自己快乐的源泉在哪里。因此,在这个数码时代,能唤起人们最初的感动的音乐是弥足珍贵的。

陈爵承,这位来自广州的创新音乐家有着自己执着的追求,为了追求这种弥足珍贵的音乐,他用自己的方式创造了特别的音乐,引领听众们和他一起感受歌曲中的情绪。

西方古典音乐技艺与流行音乐音色融合的实践性音乐

古典音乐之所以称之为古典,是因为其悠久的历史与其跨时代的传承。能留传至今的古典音乐作品都是极富感染力的,并且是具有时代态度的经典。

但学习多年古典音乐的爵承认为,如果要把古典音乐传承下去,还原其形式与技艺并不足够,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古典音乐承载人们的生活点滴,如何成为现代人的情感载体。

爵承作为一名假声男高音歌唱家,常演唱巴洛克时期作品。在结构上,巴洛克时期较罗曼蒂克时期单一,但是这个时期给了演奏者很大的演奏自由,同时也需要演奏者赋予作品个人的想象力,在理念上与流行歌曲出人意料地相似。爵承觉得,在形式之上有所突破的古典音乐才能与更多人产生共鸣。

爵承开玩笑说:“如果著名的巴洛克时期作曲家们来到了21世纪,他们肯定会迫不及待地想研究电子音乐设备。因为那里有太多可能性了。”因为在现代,Midi控制器,声音合成器等这些现代科技与音乐结合的产物,让原来只有一两种音色的乐器制造出几百种,甚至上千上万种音色。

著名的巴洛克艺术家们没能做到的事,生于这个时代的爵承却有幸能尝试,他如今创作了一种特别的音乐——电子歌剧。现今的音乐节目中,电子元素的应用颇为广泛,但和古典音乐结合仍很稀少,与歌剧结合更为少见。爵承大胆将两者糅合在了一起,歌剧中高超的演唱技法,加上电子乐器的使用,古典和流行的碰撞,竟有一种奇妙的和谐感,惊艳人们的耳朵。

不因人们的眼光而屈服的逆行者

但如果在几年前,爵承绝对不会尝试去这样做的。

时间回到2009年,一部《绝代妖姬》的法国电影让爵承认识到阉人歌手的风采,他欣喜非常地发现,现代也有一个与之相对应的男声声部 - 假声男高音。爵承从小爱唱高音,哪首歌曲高音他就爱唱哪首,这样的他在别人眼里却是一个异类,但爵承还是钟爱高音。对高音的热衷使他仅以三个月的时间从一个中国高中合唱团成员转变为英国伦敦圣三一音乐院的歌唱特长生。

后来,为了更深刻的学习假声男高音,爵承选择去荷兰进修巴洛克音乐实践。在这里,爵承张扬的性格与对音乐强烈而个性化的舞台表演形式,并没有立刻得到当地观众认可,并被认为与传统音乐相饽。爵承又感觉到自己和别人的差异,他似乎又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异类。

“我可以做到迎合别人的需求并忘记自我,这样我的路肯定会比较顺。我真的有这么想过。可是我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但在这样迷茫之时,爵承也还是坚持着自己。

机缘巧合之下,他来到纽约,进入到纽约曼尼斯音乐学院学习,在这里爵承认识到很多现代派音乐与爵士乐的创作人与演讲人。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尽相同,但又是如此的类似,他们都在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去探索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世界。他们对自己与别人不同并无什么困扰,爵承意识到,自己的和别人的差异也不应该成为自己的困扰。他要做的就是自己,要做的音乐也是属于自己的音乐。打开了思路的爵承,就为大家带来了全新的音乐类型。

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 时间不是定量

有趣的是,爵承打小听音乐都会在自己的脑海里建一个舞台,一个音乐演唱会随着旋律节奏在他脑海中形成,他想象自己就是那个音乐家,演唱那些动听的音乐。这富有想象力的头脑在他的未来带给他很大的创造力。

在国外求学多年,尽管在很多名校中学习深造过,但爵承觉得他还没有走出自己的道路。在荷兰,爵承为大家表演巴洛克时期阉人歌手的曲目时,他内心深处觉得单单演唱写给前人的作品无法完全诠释自己内心对音乐的理解,他决心把真正的自己向世人展示。

寻寻觅觅去到纽约,在旁人的启示下,爵承终于想通了自己的音乐价值。他追求的音乐不单单是代入角色,而是创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角色!只有创造,才能把自己所想表达的,所想传达的的情感真真切切被他的听众所感知到。

由此,爵承开始研究如何更好地传承西方古典音乐。爵承认为,传统的技艺势必要被传承,这个是古典音乐的基点。古典音乐对音色的把控与演奏的精确度是区别于其他音乐风格的主要特点。可是传统技艺不一定只能存在于过去的形式载体。

根据他的理念,他创作出了电子歌剧,用现代话题去表达古典音乐技艺。他又创作出了即兴歌剧,用即兴的形式加上他扎实的唱功以及对戏剧的理解来传达经典。

就在2017年,受视觉艺术家梵迪哥大师之邀,爵承穿上了大师为他量身打造的戏服与梵迪哥本人手工制作的牛奶盒真人木偶Sylva Dean And Me在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上合办了一场五小时的街头走秀。在走秀中,爵承演唱了仅属于这一个演出的即兴歌剧。他融入了自己对歌剧与戏剧的理解,创作了不同的桥段。分别以歌剧唱腔即兴创作意大利问候语,在贡多拉上朗诵唐诗宋词,和在威尼斯学院桥上上演与人偶们的极短即兴歌剧。

他用他自己的想法和创造力,将听众们的耳朵打开,与听众们一起经历音乐中的悲哀喜怒,与他们共知共鸣。爵承庆幸他仍在坚持着自己,没有放弃过,在音乐理念上没有选择妥协。他知道,时间从来不是定量,而是一个打磨自己的过程。

你的热情与坚持将为你开通前进的道路

他爱唱高音,他是异类;他用自己的方式去表演,也是异类。异类可能不是个好词,但在现在的爵承看来却是好事,每一个人都不可能相同,有不同可能才是自己的成功点。

遭遇过许多的困难与挫折,爵承的坚持带给了自己很大的回报。如今,爵承的演出邀约不断,很多来现场看演出的观众表示,他的演出为他们带来了勇气以及灵感收到了鼓舞,更有乐评人评价这样的演出风格独一无二,是属于爵承的。爵承对此没有表示出过多的自负,他仍旧是不卑不亢,持之以恒的研究声音技巧,认真对待每一场演出,用心制作每一首音乐,因为在他心里,这是对听众负责的唯一态度。

而谈及未来,爵承充满热情,但也认为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是在建立自己的音乐特点上,还是在前卫音乐的传播上。如今爵承身在美国纽约,可是他认为前卫音乐在祖国的发展前景是巨大的。目前在国内听众们能接触到的西方古典音乐大多都是一些经典,实践性歌剧(电子歌剧与即兴歌剧)或许能成为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以外的“异类音乐”。今年,爵承将计划与国内新生代视觉艺术家合作,在自己的家乡广州展现全新的即兴歌剧,从视觉以及听觉上给大家带来另样的冲击。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异于常人的一面吧。只是我选择把它发扬光大。”爵承自嘲道。爵承希望他的音乐能唤起人们内心的“我”,这个“我”或许像是异类,可是当这个“我”被我们自己所接受时,或许我们也可能像爵承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创新之路。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BD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