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一名优秀的儿科医生应该是这样子的!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一名优秀的儿科医生应该是这样子的!
2018-07-26 16:40 TOM   

“我想纯粹做一名好医生,尽我所能的为孩子和家长提供最好的服务,不要被其他事情干扰。我这个小目标现在实现了。”黄海娟医生开心的表示。

黄海娟医生是上海著名的儿科医生,来自曜影医疗,在上海拥有众多的“粉丝”。

“从我儿子一出生开始,黄医生就一直是他的儿科医生,她是一位非常值得信赖的好医生。”一位家长如此评价道。

据了解,黄海娟医生从事儿科临床医疗近20年,对儿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儿科各类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包括新生儿疾病、呼吸系统疾病、胃肠道疾病、各类过敏以及感染性疾病,尤其专精于儿童神经系统疾病例如精神运动发育迟缓、热性惊厥、癫痫、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头痛以及抽动症等。

作为一名倍受欢迎的儿科医生,黄海娟医生认为,一名优秀的儿科医生应该具备以下素质:

系统化的专业训练

“我觉得儿科医生要经过一系列系统的训练,这点是非常重要的。你要接触各种各样的疾病,了解到各种不一样的情况,这一点也十分必要。”黄海娟医生说。

1998年,黄海娟考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攻读儿科医学博士,5年后毕业,从此开始了她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10年职业生涯,先后 任该医院新生儿科医生、神经科医生、重症监护室医生以及外宾病房主治医生。

15年的三甲医院生涯,让黄医生不仅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普儿科医生,更是一名神经科医生。

黄海娟医生表示,她在之前的整个职业生涯里是比较顺利的,并没有遇到过太大的困难,像很多医院里常见的医疗纠纷、医生和孩子家长产生矛盾冲突等这种事情她几乎都没有遇见过。

2011年,黄海娟医生前往美国Nationwide儿童医院神经科做访问学者,在那里,她系统地学习了美国的神经科医生工作模式。

必备的情商

黄海娟医生认为,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必备的情商与专业技术能力应该差不多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这其实也是一种能力。而这个情商包括:同理心或同情心、足够的耐心和语言表达能力以及真正的爱孩子,能体会到孩子的感受。

“我觉得儿科医生从医种最难解决的是医生和家长之间的信任问题:有些家长和医生之间发生冲突,都是因为对于医生的不信任。”黄海娟医生认为,对此,她分享了几点经验:

一是要富有同理心或同情心

“对于疾病和疼痛而言,家长往往会比孩子更加紧张和担心。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在家长们看来,只要疾病发生在自家孩子的身上,看着孩子被病痛折磨,最痛的还是父母本人,也就是常说的疼在儿身、痛在父母心”。所以黄海娟医生强调:“一名好的儿科医生一定要富有同理心或同情心,尽量减少孩子不必要的疼痛。”

二是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语言表达能力,来为家长做详尽的解释。

黄海娟医生深感体会:“在孩子发烧、咳嗽等很严重的时候,家长往往是最为焦虑、无助的,这时候最需要医生去安慰,去帮助他们。”

“在这个时候,家长非常需要医生就有关孩子的身体情况做一名详尽的解释,比如这个疾病的诊断是什么?疾病本身是怎么样的?疾病正常的演变过程是什么呢?包括未来可能发生的问题哪些是正常的?药物的副作用有哪些?你要把这些情况都给它解释清楚,而且你对未来要有预判,告诉家长哪些情况下你必须要回来看医生?因为孩子变化比较快,有可能他会加重,95%的概率不会加重。但还是会有一些少见的情况会发生,那你要对每个家长都要解释到这5%。然后逐渐建立这种信任感。”

要做到真正的喜爱孩子

“要喜欢孩子,真正的喜爱孩子们,才能跟他们建立很好的关系。这就需要情商,你要能够真正去关心到孩子的真实感受,去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检查。让他们觉得你其实是一名非常可亲的朋友,对你产生信任感。”黄海娟医生说;“这和医生在病人身上花的时间有关系。如果你能够多花一点时间,能够多关爱一些家长,其实你的付出和努力都是被看在眼里的。”

一个完善的医疗系统支撑

无路在哪里行医,单单只有一名好医生是不够的,好医生还需要一个完善的医疗系统来支撑。

以一个疾病的治疗为例,前期诊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诊断不是通过一次看诊,就能百分之百的确诊,任何疾病的诊断,都离不开细致的病史询问、详细的体格检查。再相应的做一些临床检查,收取到足够的信息,然后在进行病情诊断。但并不是所有检查都需要去做的,要避免过度治疗。”黄医生表示,“其实这些都需要一个完善的医疗系统来支撑。还是有很多人,更需要的是医生耐心的问诊,再通过临床的线索去选择合适的实验室检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检查,避免这些辐射所带来的一些损害。”

此外,对于儿科医生来说,如果患者是从小就来就诊的,就会非常熟悉每位患者的病例史、包括过敏史等,这样能避免错误,更能得到一次非常准确的病情诊断。

“因为你了解患者的过去,所以你能再短时间内,精准的对症治疗。但对于那些第一次来就诊的患者而言,你不可能说只用5分钟就能顺利的看完,特别是要做到百分之百精确的诊断孩子的病情,这其实基本上不可能的。”

而对于儿童神经科医生来说,系统的支持就显得更为重要。

“神经科内所涉及的疾病都是对于大家而言比较陌生的,所以需要很耐心的跟大家解释这些疾病的类型,是发育迟缓还是会影响智力等。家长通常都很焦虑,因为神经科通常就是伴随着抽筋、多动、瘫痪等等,这让大家十分不安。这时候就需要细致的解释:通过这个行为,未来会造成那些问题,现在可以做那些进行改善,如果愈后又需要注意哪些?这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就如进行药物治疗: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有些可能用几年甚至几十年,那么就意味着你要接受它的副作用,要跟家长讲清楚,要避免哪些事情,注意哪些情况?”

比如有的孩子头围很大,就需要先给他做个专业的评估。一个完善的医疗系统就会有专业的人员告诉家长正确的操作流程:比如先进行监测头围,而不是直接让孩子去做B超,磁共振,CT等等一系列的检查。

“你告诉他去做这些检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比如孩子头围长的太快,每个月超过两公分,就会出现呕吐、视力视野障碍、颅内压增高等症状。其实很多时候,家长在家时就可以对孩子进行可预判的检查,当孩子出现以上症状时,切记不要大意,务必要重视,及时前往正规医院就诊。”

加盟曜影医疗

“一直想带给家长和孩子最好的医疗服务”这是黄医生一直在坚持的。也正因如此,黄医生越来越受欢迎,她肩头的担子也越来越重。特别是在复旦大学儿科医院做主治医生的时候,她深切感受到那种被家长需要的强烈感觉。”

“做为一名主治医生,我可以主导一名病人在住院部内所有的事情,感觉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了。渐渐的我更发现,这个需要感是如此强烈:患者的诊断、随访,病情的发展等等全部都委托给了你。”

为了更多的病人、为了有更多的看诊时间、往往选择加班。

那时候的黄医生,经常凌晨6点多就去上班,晚上七八点钟才回家,有时大半夜还需要再折回医院。尽管安排的如此忙碌,她仍觉得没有给到家长她理想的那种服务。但由于当时还在体制内,面对如此庞大的患者群体,不可能给与每位患者足够的关注和服务。

一心想单纯的给到病人最好服务的黄医生,最终于2013年离开了复旦大学儿科医院,进入一家私立医院,5年后,2018年3月,她终于加盟和她具有同样行医理念的医疗机构——曜影医疗。

“我与曜影医疗创始人史浩颖医生的行医理念不谋而合,我们都想以病人的需求为核心,给病人最好的医疗服务。”黄医生表示,“我们都想要把病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要努力的让病人感到舒适。”

加入曜影后,黄医生感觉越来越好,越来越满意,实现了自己想要做一名纯粹好医生的目标。因为这里不仅有理念一致的创始人、管理者,还有一个可以支撑她能给病人最好的医疗服务的系统。

据了解,曜影医疗采取预约制,且对每个医生每天接待病人的数量作出限制,以确保每个病人都有充足的时间来与医生交流。

“现在看一名第一次就诊的病人,可以给要30到45分钟,无论是不是疾病,或者只是需要前来问诊打疫苗等,差不多都给到时间,如果说是欢迎疾病的话,估计会增加20到30分钟,根据他疾病的复杂程度来进行详细的诊断。”

“老病人的话一般都控制在15分钟左右,因为他一直是你的老病人的话,你熟悉他过去的病史、过敏史等等。然后你每次可以花15到30分钟时间给这个孩子做出更精准的诊断,了解更多详情。对比过去公立医院,每次时间都要紧凑到5分钟左右,现在在曜影医疗能有充足的看病问诊时间,我个人觉得我对我现在从医的这个模式,包括我这些患者的人群,我其实都是挺满意的。”

“来我这就诊的患者,基本都是从小看到大的,从把从他生下来开始,出院后两周我就开始对其就诊了,基本上一名家庭里面如果有三个孩子,基本三个孩子都是我的病人,我也会跟父母建立非常好的信任,甚至成为很好的朋友。所以当你帮他做检查,帮他打疫苗时,就等于父母就把他的孩子安心的交托给了你。就像一个家庭会把全家的健康交给全科医生,这是同样的道理。”黄医生说,“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因为你可以得到了这么多家庭认可,还能跟认可你、信任你的家庭在一起,这是件很开心的事。能给这些孩子进行着诊断,你完全不需要紧张,而且还能很放心的进行用药或者治疗。因为你的了解,你的熟悉,更因为这些家庭对你的认可,对你的信任,相信你的每一步治疗都是正确的,这更是让每位医生都能非常开心和自豪的事情。”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BD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