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00亿票房背后的中国电影市场之变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600亿票房背后的中国电影市场之变

2018-12-30 18:26 北京商报网   

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成绩单,即将在三天后揭晓。虽然最终会以哪一个数字作为结尾还是一个谜,但从截至12月26日全年票房距离600亿元只差不到5亿元的缺口来看,随着元旦小长假的来临,达成600亿元的目标似乎并非难事。而在这600亿元票房背后可以发现,无论是内容制作还是影院院线、票务平台,每一个细分领域也各自均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内容制作

新力量崛起

自上个月全年电影票房已超去年总票房后,600亿元目标是否会实现就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据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12月26日,全年票房已达595.89亿元,而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12月27日单日票房为3036万元,再加上未来还有17部新片的上映,实现小目标也指日可待。

具体观察位列2018年电影票房总榜前列的影片及背后的出品方可以发现,也有一些新的变化。以累计票房在30亿元以上的影片为例,其出品方出现不少新近崛起或入局电影业务不久的影视公司。其中,《红海行动》的联合出品方有耳东影业、咪咕文化,同时北京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是27位联合出品方中的一员。再看《唐人街探案2》,出品方之一的北京文化,则是从旅游产业转型到文娱行业的跨界公司,在短短五年的转型过程中,参与了多部票房较高的电影作品。

除了新近力量的崛起,互联网起家的电影公司也较为活跃。如阿里影业,《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红海行动》等影片背后都有该公司的身影,而腾讯影业也参与了《无名之辈》、《影》、《动物世界》等较具知名度的影片。且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电影公司还增加了与海外公司的合作,不仅揽获18.69亿元票房的《毒液:致命守护者》中,腾讯影业参与了全球投资,IP大片《碟中谍6》也选择阿里影业作为官方营销合作伙伴和联合出品方。

影评人刘贺表示,与此前电影市场以老牌电影公司为主不同,随着近年来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新力量加入到从业行列,在为整个市场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引入了更多资源和业务模式。虽然不能否认,入局者的增加使得电影市场出现不少市场泡沫,此前一段时间内赚快钱的想法也导致业内颇为浮躁,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确实也让市场增添了更多活力。

影院院线

再迎洗牌

不断扩大的票房规模无疑令众多从业者感到欣喜,但却有一抹阴云始终笼罩在影院、院线从业者的头顶。

12月初,星美控股通过公告宣布的“在国内经营约320家影院中,约140家已短暂停业,而约11家有可能将于不久后因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再次将“人人都能赚钱”的假面撕开,并拉入到现实。

如今星美影院仍未解决自身所面临的发展困境,但该公司的境况只是影院、院线处于洗牌风暴中的缩影之一,且这轮风暴早在去年就已刮起。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月,大地院线以33.87亿元拿下了橙天嘉禾旗下所有的中国大陆地区影城,随后保利文化也曾宣布全资子公司保利影业以6.8亿元收购星星文化100%股权,并接管旗下21家影城。

在业内人士看来,影院、院线行业并非是失去了发展空间,而是需要经过合理规划,稳步布局开拓市场。为了平衡业务,部分公司也将影院、院线等相关业务剥离。其中,今年1月,完美世界以约16.65亿元的价格,将院线业务相关资产转让给完美世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电影市场的扩大及三线及以下城市观影欲望的提升,令资本在过去几年快速入局,但影院数量的增长已经超过票房和观众人次的增速,导致单家影院或银幕的平均票房下降,平均上座率也持续下滑,并从2015年的17.37%下降至目前的12.15%,无法找到盈利模式的部分影院、院线承受着较大的经营压力。

现阶段国家层面也看到影院、院线当下的发展问题,并在日前正式下发《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在明确提出鼓励影院投资建设,2020年银幕数量超8万块的同时,也透露出深化院线改革,突出资产联结型院线,鼓励新建和并购重组,实施院线市场化进入退出机制,严重违法违规经营且整改不力的院线公司及影院,将依法取消其电影发行放映资质而对于长期管理不善、经营乏力的院线公司,则实行市场退出。

票务平台

两强对垒

近年来电影市场出现洗牌的领域不只是影院、院线端,直接面对观影者的票务平台此前也经历了一轮整合,并从多平台混战到三分天下,发展到如今的两强对垒。尽管从市场格局来看,猫眼和淘票票的两巨头争霸已经成为不可动摇的事实,但两大票务平台之间的竞争也在今年的市场调整下变得更为严峻。

今年9月一个重磅消息传来: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的一切线上票补将被停止。与此同时还有消息称,第三方票务平台对院线的结算周期将进行新的规定,并从今年10月1日起,把结算周期变为T+7结算,2019年10月1日开始,变为即时结算。

这瞬间在业内引起高度热议,且观察电影票务平台此前的运作方式可以发现,实施票补已经成为不同平台间争夺用户的主要方式之一,票补取消后,又该如何继续吸引用户使用并走入电影院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

对此,猫眼和淘票票也已开始在服务体验和增值服务上发力,以弥补票补消失后带来的流量损失。其中,淘票票在今年年初曾透露未来三年的战略布局,并表示要成为中国最大的用户观影决策平台,实现用户运营平台、片方营销平台和大数据平台三维联动,推动并实现中国电影的线上宣发智能化。随后在今年11月,淘票票则启动“用户和市场扩增计划”,将投入至少10亿元协同手机淘宝、支付宝等电商生态,为电影市场创造增量

在淘票票不断布局的同时,猫眼也不甘示弱,不仅多次优化更新App,提供“排片助手”等服务,还开始为上市进行准备,并在9月初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计划将募集资金用于提升综合平台实力、研究开发及技术基建、潜在的投资和收购以及补充运营资金等方面。

从业者认为,竞争会推动不同平台和公司强化自身核心能力,从而也推动整个市场实现进一步发展。而600亿元的票房规模若在今年实现,也离不开各个细分领域的贡献,但也不用过于专注这一数字。在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数字而已,标志着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到了一个阶段,而如今的当务之急是要抓住结构性调整的机会推进结构性优化,在不断做大的同时更要向做强的目标努力。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80SYN

责任编辑: 3980SY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