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鲜帝国轮廓初显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鲜帝国轮廓初显

2018-12-27 13:42 TOM   

易果在与阿里深度融合之后看起来是逐渐隐身于幕后,但换个角度讲,易果的能力,也因为阿里生鲜生态分工更为清晰

阿里巴巴内部业务再调整,目标还是新零售

12月24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阿里生态生鲜业务将围绕新零售战略进行升级调整,易果与盒马将深化合作,以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加速建设和升级生鲜供应链体系,推进阿里生鲜全链能力。

调整后,易果将进一步强化数字驱动的生鲜全产业链协作平台的定位,发挥供应链、冷链物流和新零售赋能的全链路优势,专注为包括盒马、大润发、猫超生鲜、饿了么在内的阿里生态内新零售、新餐饮进行赋能。

而盒马则将为更多消费者提供线上线下一体化的优质生鲜产品和服务,除了继续在全国范围拓店,还将同时负责猫超生鲜的运营。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鲜帝国轮廓初显

以上为阿里的官宣内容,简单说,这次业务调整导致的实际变化就是猫超生鲜运营从易果转到盒马手中,盒马的担子更重了,易果的定位更明确了,阿里对生鲜体系的分工得到再次梳理,而总的目标还是为了新零售这个大战略。

自从2016年提出新零售战略以来,阿里生态在落实上步步为营逐步推进,业务划分乃至组织架构也随之而变,超市和生鲜显然是今年新零售的一大重点。

在这次业务调整之前的11月份,阿里刚刚调整了天猫的组织架构,将天猫升级为“大天猫”,将淘鲜达从盒马业务体系中剥离出来,与天猫超市共同组建天猫超市事业群,进而形成天猫事业群、天猫超市事业群、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三大板块。而菜鸟将单独成立超市物流团队,对接、双线汇报于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李永和与菜鸟总裁万霖。

很明显,无论是将淘鲜达纳入天猫超市事业群管理,还是菜鸟单独成立超市物流团队,抑或盒马接手猫超生鲜业务,都与阿里雄心勃勃的“三公里理想生活圈”密切相关,是为了实现生鲜、快消等商超产品3公里范围1小时内到家这一目标。

作为阿里重点培育的新物种,接手猫超生鲜业务之后,盒马在“三公里理想生活圈”内的地位将得到强化,这是一个接近圆心和主动脉的位置,盒马负责向周边的“盒区房”提供1小时达的优质自营商品到家服务,而淘鲜达则更像毛细血管,它们与线下商超、便利店合作,消费者通过淘鲜达或者天猫超市的入口在线上下单后,由线下门店发货,同样也是1小时即时配送服务。

这次业务梳理之后,规模效应凸显,流量得到集中,线上线下进一步打通,阿里“三公里理想生活圈”战略向前更进一步。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态战略轮廓更加清晰

阿里的内部各种业务“拆了又合、合了又拆、再拆再合”似乎已成常态,目标一直在随市场和战略而变,但目的却只有一个,即效率。

观察此次业务调整,除了落实“三公里理想生活圈”战略之外,生鲜战略是另外一个主要目标。

两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条上的,一个是块上的,但对阿里的重要性则不分伯仲,都有远大前景且互相交织,就像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武卫在2018阿里巴巴全球投资者大会上所称,快消、生鲜在未来几年中有10万亿的市场规模。“我们如果布局得当,我们应该能够去打造一个像天猫、淘宝这个量级的商业平台。”

从这个角度去观察,易果集团就浮出水面。

易果较早就开始涉足全品类生鲜电商领域,并成为国内最大的垂直生鲜电商实体,易果这一品牌也积累下广泛的知名度,而在获得阿里的四次巨额投资之后,易果进行了重大战略转型,从一个“台前”的B2C生鲜电商,转型为“幕后”的B2B生鲜供应链赋能平台。

直到今天,易果的几乎所有业务都已经与阿里生态深度融合,在阿里内部,易果几乎就是生鲜业务的代名词。

从C端到B端的转型使易果淡化了“易果”品牌的扩张,但却变成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驱动的生鲜全产业链协作平台。

与盒马一样,易果同样是一个新物种,都是服务于新零售,但盒马是面对终端消费者,形象新酷,所以红遍全网。而易果则属于重剑无锋,在幕后扮演赋能者的角色,发挥供应链、冷链物流和新零售赋能的全链路优势,专注为包括盒马、大润发、猫超生鲜、饿了么在内的阿里生态内新零售、新餐饮进行赋能。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鲜帝国轮廓初显

易果目前主要分为云象供应链、安鲜达和新零售业务三大块,都在阿里生鲜业务矩阵中担当重任。其中云象供应链作为阿里巴巴大进口全球生鲜集采平台和国内生鲜资源组织者,协同阿里生态生鲜板块;安鲜达发挥菜鸟冷链的角色,为阿里生鲜生态提供全链路、可追溯、全场景、一站式冷链物流服务;新零售业务则更加专注于生鲜赋能平台的打造,为全行业提供定制化的生鲜解决方案。

盒马在接手猫超生鲜业务之后实际上也在承担生鲜供应链的角色,但它属于渠道供应链,是基于消费者往产业上游走,是基于其消费群体和消费场景做的小范围的生鲜供应链。

而易果则是产业供应链,处于盒马的上游,尤其是云象供应链,它可以通过前端集采在生鲜领域将重点品类从上到下击穿,向盒马提供有力支持,并产生协同效应。

从这个角度讲,尽管盒马接收了猫超生鲜的运营,但易果实际上并没有退出,只不过是与猫超生鲜在连接方式上做了一下改变。同样,易果集团旗下的易果新零售,未来也仍将继续为新零售、新餐饮赋能。

左右协同,而非左右互搏

前面讲到,阿里内部各种业务的拆合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效率,而作为生态,其实现效率提升的最大捷径就是协同效应,这也是生态型企业与普通的本质性区别之一。

在阿里的生鲜战略中,可说是协同无处不在,且都服务于同一目标。易果的特定就是在全链路上与阿里新零售制造协同效应,这包括云象与盒马的协同,也包括安鲜达与新零售物流的协同。

针对阿里新零售布局以及整个零售业的新零售变革,安鲜达在2018年推出了定位于TO B服务的驯鹿冷链,未来驯鹿冷链的干支线物流结合安鲜达之前搭建的城配布局,能够与阿里新零售的布局产生极强的协同性,而安鲜达过去着重打造的城市内末端配送,与饿了么的蜂鸟也有着极大协同性。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鲜帝国轮廓初显

至此,阿里的整个生鲜战略布局细节就非常清晰了,左手是盒马及其背后所代表的新零售模式,负责主攻消费者体验,打通“三公里理想生活圈”,而右手则是易果所代表的新零售赋能者角色,负责推动生鲜上游的数字化建设,赋能下游渠道的生鲜运营和进化。

也由此,阿里的生鲜战略才有可能通向万亿级规模,并依靠生鲜、快消打造一个天猫、淘宝这个量级的商业平台。

一个战略的成功往往决定于其短板,阿里商超战略最难的一步就在生鲜部分。生鲜标准化程度低、损耗高,供应链难度大,一直是互联网和数字化升级的难点,解决了最难的生鲜业务,一切基本上也迎刃而解。

在谈及阿里生鲜战略以及易果与阿里的全面融合之时,很容易使人想起外界对阿里并购行动的一些诟病,比如指责被阿里投资的企业往往会丧失独立性,迅速被阿里消化,在这一方面作为对立面的是腾讯,后者往往乐于保持其投资企业的独立性,维持一种联盟状态。

由于整个互联网经济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中,所以目前还不能说两巨头谁的做法更正确,事实上,即便腾讯也面临着关于“财务投资”的指责。

左手盒马,右手易果,阿里生鲜帝国轮廓初显

但如果以易果、盒马在阿里生鲜战略中的不同定位作为案例去看,阿里的做法其实目标很清晰,即最大限度的避免左右互搏,最大限度的实现左右协同,使其生态帝国中的所有参与者都能环环相扣,紧密结合,同时避免内耗。这也是为什么阿里要不停的对其业务进行拆分合并。

易果在与阿里深度融合之后看起来是逐渐隐身于幕后,但换个角度讲,易果的能力,也因为加入阿里生态达到了其单打独斗时所不可能想象能达到的高度。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