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虚拟现实对疾病的影响不“虚拟”:VR在医学上的新应用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虚拟现实对疾病的影响不“虚拟”:VR在医学上的新应用
2019-02-05 15:59 前瞻网   

 

如果你仍然认为虚拟现实(VR)是反乌托邦科幻小说和极客玩家才会涉及到的,那么你得再好好想想了。从电影《头号玩家》中也可窥见一斑,VR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医学很可能是第一个受VR深远影响的领域。斯坦福大学的行为神经学家沃尔特·格林利夫(Walter Greenleaf)见证了VR头戴式设备的售价高达75000美元,重量相当于一个砖头的时期;而现在其价格还不到200美元,重量仅仅一磅左右。游戏和娱乐正在推动当前VR设备的销售,但格林利夫预测,“(VR)最深刻、最重要的市场将是临床护理和改善健康状况方面。”

即使在VR发展早期,当时用户经其进入的还是一个滑稽的低分辨率世界,VR也彰显了巨大的潜力。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有研究表明VR可以转移病人对引起痛苦的医疗程序的注意,并缓解其焦虑。当时“冰雪世界”是最初取得的成功之一,患者通过VR沉浸在凉爽、冰冷的环境中,在那里他们可以向卡通企鹅和雪人扔雪球,暂时从护士擦洗其伤口、拉伸疤痕组织和小心翼翼地更换敷料的真实世界中脱离出来。2011年,一项针对54名烧伤儿童的研究发现,在VR中,他们的疼痛减少了44%,而且这些受伤的孩子还说他们玩得很开心。

取得的另一项成功发生在'9·11事件'之后。纽约长老会医院威尔康奈尔医疗中心的心理学家乔安·迪菲德(JoAnn Difede)开始对世贸中心遭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幸存者使用VR,后来扩展到将其应用到从阿富汗和伊拉克回来的士兵。

在迪菲德的实验室里,我看到了最初的9·11VR项目,包括曼哈顿下城的场景,以及更新了的Bravemind系统,后者描绘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场景。Bravemind由美国国防部资助,由南加州大学的阿尔伯特(Albert ' Skip ' Rizzo)和Arno Hartholt共同开发,目前在美国约100个地点投入使用。Bravemind是一种基于临床、交互式、虚拟现实的暴露疗法工具,用于评估和治疗PTSD,患者在治疗师的指导下,在精神上重新审视创伤的来源,治疗师帮助他们形成更连贯、侵入性更小的记忆。在VR中,患者不仅要重新想象场景,还要沉浸其中。

迪菲德向我展示了治疗师如何在Bravemind中定制匹配患者经历的场景。敲击键盘可以改变天气,加入枪声或祈祷的声音;可以引爆汽车炸弹,也可以清空场景;还有一个可选的气味菜单使病人能够通过金属管嗅到火药或香料的气味。迪菲德解释说:“我们所做的暴露疗法是系统地回顾创伤,教大脑处理和组织记忆,这样它就可以将这些记忆归档而不再使其不断侵入患者的生活。“经过9到12次不断强化的训练,效果可能会非常显著。2010年,一项针对20名患者的研究发现,有16名患者在经过VR治疗后不再符合PTSD的标准。

到目前为止,关于VR的大规模研究还没有付诸实践。但随着价格低廉的便携VR系统的出现,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迪菲德、阿尔伯特和另外三名研究人员刚刚完成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对象是近200名PTSD患者。研究结果预计于今年发表,将会揭示哪些患者效果最好,哪些患者效果不佳。在与烧伤外科医生亚伯拉罕·胡格(Abraham Houng)合作的一项研究中,迪菲德的目标是量化一个名为“熊爆炸”(Bear Blast)的雪地世界游戏(SnowWorld)的分散疼痛效应,在这个VR游戏中,病人将向咯咯笑的卡通熊扔雪球。研究人员将测量烧伤患者在玩耍时需要的静脉止痛药剂量是否会减少。

格林利夫统计了至少20个使用了VR的临床“竞技场“,从外科训练到中风康复到药物滥用。例如,可以通过VR练习“拒绝技巧”——拒绝在虚拟酒吧喝酒或在虚拟聚会上吸食海洛因——帮助戒毒者避免旧病复发。大脑成像表明,这样的场景可以唤起非常真实的渴望,正如Bravemind可以唤起PTSD发作时的心跳恐慌一样。研究人员预测,终有一天,VR将有助于降低心理健康保健的成本,使包括在农村地区的人群更容易获得这种保障。

阿尔伯特和共同作者塞巴斯蒂安·科尼格(Sebastian Koenig)在2017年发表了一篇回顾25年来(关于VR)研究成果的论文,论文引人关注。他们在其中问道临床VR是否终于“准备好迎接黄金时代的到来”。如果如今的大型研究证实了之前的发现,那么答案似乎很明显是肯定的。

Jane Cai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3965LC TO007

责任编辑: 3965LC TO007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