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聆听千年前的爱情故事,DIGIX TALK为这个情人节加点料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聆听千年前的爱情故事,DIGIX TALK为这个情人节加点料
2020-02-14 18:05 TOM   

又到一年一度的情人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是如何向所爱之人诉说爱意的呢? 2月14日,DIGIX TALK演讲《跟着四千年前的古埃及人写情书》上线华为视频和滔客说APP,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教授李晓东带你看四千年前的古埃及人如何表达深情缱绻,为东西方截然不同的爱意表达方式追根溯源。以下是他的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华为DIGIX TALK演讲嘉宾李晓东。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古埃及的爱情诗。

中西方文字里的“爱”

图中的这两个字大家可能并不熟悉,左边是从甲骨文直接脱胎而来的一个小篆文字,右侧是古代埃及的文字,两个字从意思上表达的思想感情是完全一样的,只是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文字写法。

左边的小篆文字可以看出,中间的部分是一个圆形,是“心”的描述,意味着这个字所表达的含义与心有关,是我们要用心去想才能够实现的事情;这个字的上下部分加在一起,根据《说文解字》的解释,指的是“行皃“,表现的是一个人慢慢行走的状态。人们慢慢地行走,心里边有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当我们爱上一个姑娘或者小伙时,却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这时我们会用自己的心反复地衡量,若有所思。所以,这个字就是”爱“字。

通过文字,我们能够了解几千年前的商朝人对爱情的态度,这种态度一直影响了中华民族或者说是整个东方。他们的表达方式是含蓄的、是委婉欲言又止的,是爱在心头口难开的。

而我们看另外一个古代埃及的文字也跟爱有关。它是一种形声字,表达的是一种发音;而后边一个不发音的人指着嘴,表示这个行为是与嘴有关系的,因为爱要大声说出来,如果不说就永远没戏。

由此可以看出,两个古老的文明、古老的民族对待爱情的态度和表达方式完全不同。东方的爱情是含蓄委婉的,而西方的爱情是直接奔放的。

中西方诗歌里的“爱”

人类的爱情可以说是最美好的感情之一,虽然动物界也有爱情,但唯有人类用美好的文字把爱情记录下来并传达给对方,甚至传给子孙万代,让我们在数千年之后仍然能够感受到远古时期人类爱情的美好。因此我经常说,人类爱情因诗歌而不同。一谈到诗歌,我首先想到中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开篇便是一首爱情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这是东方的爱情、中国人的爱情,委婉的“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那么西方呢?这是一首西方的爱情诗:

我心欲观其娇颜,

坐于家中心喜欢,

路上车中麦熙现,

相伴哥哥强壮汉,

不知如何在他前,

轻轻走过不搭讪,

看那河水流潺潺,

不知哪里置金莲,

佯作闲适步来散,

如果麦熙身旁过,

我会倾诉为何烦,

我心所系对他谈,

他会为我而呐喊,

可他交我于军官,

结果进入后公院。

诗中提及的麦熙是一个男子,这是一首以姑娘的第一人称来书写的爱情诗。麦熙是一个军官,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作者在诗里表达的是姑娘的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在他面前轻轻走过而不去搭讪。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看到喜爱的姑娘或者年轻青年,恐怕手足无措的时候居多,不知道如何在他面前放置自己的手、什么样的姿势才是最好的,有点紧张。但是这个姑娘没有放弃,她还是轻轻走过,内心十分想搭讪。“看那河水流潺潺,不知哪里置金莲”,就是脚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佯作闲适步来散”, 这不仅是安慰自己,也是在鼓励自己不要退缩,可以假装散步过去跟他搭讪,所以“如果麦熙身旁过,我会倾诉为何烦”。

在埃及的新王国时代,人们一般会在草纸上书写,这是古代埃及的一种纸。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四大发明就有造纸术,而现在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所用的纸,都是中国东汉时期发明的造纸术给予世界的恩惠。对于世界来说,如果文字的发明是文化上的一次伟大革命,那么纸张的出现便是在人类文明史上大书特书的一笔。

虽然古埃及的草纸比造纸术早了两千多年,但是这种纸是不可能流传到现在的,因为它是用一种叫做Papyrus的纸草剖成很多片进行横摆竖摆,用石头压上脱水晾干后形成的一种类似席子的东西,可以用于书写,但不能折叠,只能卷成卷。

为什么要提到这种草纸呢?因为草纸稀缺,人类只把重要的事情记录在草纸之上,比如著名的埃及《亡灵书》,是解说和记录超度亡灵的。这里就出现了矛盾,草纸这么贵重的材料、书写特别重要内容的地方,怎么能够允许这么轻浮的、娱乐的内容书写其上呢?爱情诗除了口耳相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场合是人们能够听到爱情诗朗诵的,就是宴饮时。大家喝着美酒,看着美丽的舞蹈,一边朗诵着爱情的诗歌。因此我们可以想象,之所以有这么多古埃及的爱情诗流传下来,其实对古埃及人而言并不矛盾,因为爱情对于古埃及人来说是既神圣又珍贵的。

除了草纸,古埃及人还有一种用于书写的材料——陶片。陶片上记录下来的爱情诗还会更多,这和古埃及纸张易碎易破、不易保存有直接的关系。因此,很多记录在草纸上的爱情诗可能由于易碎的缘故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写在陶罐上的爱情诗却能够存在。因为陶罐不容易腐烂,不像铁会生锈,所以保存的时间比较长。同时这种陶片非常廉价,到处都有,因此我们在埃及考古时,在陶片上发现的古埃及诗歌,特别是爱情诗要比草纸上的更多。

穿越时空,追求爱情没有国界

无论是草纸上还是陶片上,我们都会发现,虽然诗歌都是远古时代所著,但古埃及的爱情诗我们读起来并不陌生。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接下来这首诗是人们描写姑娘的。“她是好姑娘,世上无人比,漂亮胜无数,女神星空起”,作者把这个姑娘比做女神;接下来是对她具体的描写:“光灿肌肤白,眼神凝波底,朱唇微张合,话语甜如怡,句句字珠玑,声声妙曼语……”,写一位美人,从她白皙的皮肤、到她的眼神、到她的话语、到她的腰身、到她的步态,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另一个古代名篇《登徒子好色赋》,对美人的描写跟上一首埃及诗歌也非常相像。这是宋玉的作品,“天下之佳人莫过楚国”,写的是楚国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楚国之丽者莫过于臣里”就是我住那个地方;“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也就是我的邻居;“臣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不高不矮刚刚好;“煮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肤色也恰到好处;“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若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这是倾国倾城之貌啊。

这两首诗的诞生地相距九千多里,没有任何一个证据证明远古时候中国和埃及有任何直接关联,但是他们对于爱情的向往和描述的手法是何其相似。因此我们说,爱情在这一点上是可以跨越时空产生共鸣的,在中国古代典籍里独到的爱情诗和在古埃及的爱情诗里我们都能够发现酸甜苦辣、喜怒哀乐。 我们再举两例,看远古的埃及和远古的中国是怎么穿越时空产生共鸣的。

第一首是由第一人称的姑娘所著,描写的是一个遭到背叛的故事。我脸向门等着哥哥的到来,我的眼睛看着街道,我的耳朵听着什么这个地方破损了,我在等待帕迈亥,一切都是为了我对他的爱,我无法安静的等待,可他却打发个使者匆匆送信来,承认吧你已经找到另一个人爱,她向你抛魅眼正中你的下怀,为什么另一个人的诡计能把我拒之门外。这是古埃及公元前1600多年前的诗,也就是3600年之前的诗,讲述了爱的背叛。那么既然有背叛就有坚贞,我们再读一首。

这是一首描写逃婚的诗。诗中说,我不离开他,即使他们打我,这一天我不得不在沼泽里度过,如果他们拿着棍子追我到叙利亚、拿着棕榈条追我到努比亚、拿着棍子追我到荒原、拿着苇条追我到岸边,我都不听从父母之命,我也不放弃我的爱情。我们知道叙利亚距埃及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而努比亚在埃及的南方,也就是现在的苏丹,跟埃及也有着很远的一段距离。因此,诗里充分的反映出这个姑娘对于爱情的忠诚,对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憎恨和反抗。

五千年的时间长河,九千里的遥遥路途,没有挡住人类一个共同的美好的感情,那是什么呢?那就是爱情。这样远的距离、这样古老的时空,没有抵挡住、阻碍住两个古老的民族对于爱情的热烈追求。沧海桑田,爱情永恒,人性未变。

谢谢大家。

关于DIGIX TALK

DIGIX TALK作为华为终端云服务拥抱新知和多元观点的分享平台,为探索更多美好发声,广邀各行各业对美好有见解、有主张的嘉宾进行话题演讲,与观众一同探索科技之美、人文之美,生活之美,每周五会持续上线新的内容,消费者可通过华为视频或滔客说APP观看视频内容并参与互动,还可通过华为AI音箱和华为音乐APP享受节目原版精彩音频,共同认识美好、发现美好、传递美好。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