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RICHARD MILLE(里查德米尔)精湛技艺 造就完美腕表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RICHARD MILLE(里查德米尔)精湛技艺 造就完美腕表
2020-03-26 13:31 TOM   

RICHARD MILLE腕表融合热情、创意、精准度、精湛工艺和原创思维于一身,制表工场便是这一切诞生的地方。

制表工场

勒布勒勒(Les Breuleux)位于瑞士的汝拉州,其风景美丽而遗世独立,是创作时计的理想地点。位于勒布勒勒的Horométrie S.A.,Guenat S.A.Montres Valgine与ProArt I、ProArt II 4 座工场,为制造RICHARD MILLE腕表而结合了彼此的认知与所长,共同展开在全球的研发、生产和经销。勒布勒勒也就像瑞士当地许多典型的村庄一样,基本上是一处风景如画、毫无污染,可爱且宁静的地方,这也正是当地居民理想中的村镇样貌。

(图注: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

首先是HOROMÉTRIE SA,它成立于2001年,是RICHARD MILLE品牌的运营公司,并通过4位联营合作伙伴在全球提供经销服务:彼得·哈里森(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CEO)、川崎景太(日本CEO)、约翰·西蒙尼恩(美洲CEO)、戴夫·谭(亚洲CEO),他们负责RICHARD MILLE遍布全球的40家旗舰店和44处零售据点,组织起了RICHARD MILLE的商业脉络。“拒绝妥协。我们的腕表无论是材料的选择、技术的运用,还是具备的功能,制表厂都奉行着一个关键词:创新”, RICHARD MILLE品牌合伙人多米尼克·盖纳(Dominique Guenat) 说道。

其次,是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这里沉淀着家族的历史。1900年,阿里·盖纳(Ali Guenat)成为一家小型制表企业的老板,建立起历经子孙三代的家族传统企业。过去110多年来,公司的总部一直设立在勒布勒勒。从机械机芯到石英机芯,再回归到机械传统,他们始终能在制表业的发展和革新浪潮中屹立不摇。1986年,多米尼克·盖纳进入公司,并在1991年接管整个企业。1999年,多米尼克和他多年的好友Richard共同创立了品牌RICHARD MILLE。该公司在2011年获得汝拉州政府所颁发的创新与卓越大奖。

(图注: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

2000年开始在Montres Valgine任职的伊夫·马提斯(Yves Mathys),负责实行Richard Mille针对每款在勒布勒勒生产的时计所提出的各种严格要求。他见证了品牌从无到有的创立过程,也比任何人都了解RICHARD MILLE。凭借其过去在医疗、汽车和制表行业的经验,他对商界生态了若指掌,在采购、制造、销售和财务等各方面都拥有长期而稳定的成绩。马提斯是一位生性热情又讨人喜欢的人,每当生产部门有问题需要解答时,总是第一个就想到他。他对时计生产过程中的数百个复杂步骤非常了解,因此在供应制表部件、以及后续的每一步工序都能娴熟掌控,务求每一枚承载RICHARD MILLE的腕表都能体现出品牌所坚持的追求卓越。

(图注:伊夫·马提斯(Yves Mathys)

除此之外,ProArt 2是ProArt I扩建的新厂房,完全致力于RICHARD MILLE的品牌发展。这栋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占地约2,500平方米,是表壳和机芯工程师、研发团队及艺术创意等技术部门的所在地。这栋增建的全新大楼让品牌能够自行经手某些新的买卖业务,例如购买钻石的相关业务,或是装饰工艺,包括开设宝石镶嵌工坊。

(图注;ProArt I工场)

腕表研发

品牌成功的秘诀就在研发办公室里,也在每一位工程师所洋溢的热情中。

(图注:RICHARD MILLE 制表师)

卓越复杂的腕表零部件将品牌团队对制表工艺的专业掌握、对创新突破的渴望,以及对精密机件的创新思维表露无遗。他们运用时下先进的技术制程、精密的机具,以及高贵华丽的制表材料来攻克每一个难关。对品牌的研发团队而言,每一次都是全新的开始,而这正是品牌最大的优势。因为每件新产品都是不同以往的全新挑战,这也就意味着每一天都需要对自己提出质疑。仰赖每位成员的全心投入,以及他们内心对于当代高级制表的热忱,才得以让品牌持续成为卓越技术的化身。

RICHARD MILLE不断尝试新的挑战和材料,同时亦维持机芯的出色性能,并且特别重视零件的结构:坚持让它们必须具备诸如轻量、刚性及稳定性、紧凑的线条和一目了然的透视程度等专属特色。第一个先决条件,是遵循彰显品牌特色的简约美学。无论腕表是酒桶造型、方形还是圆形,都必须在第一眼就体现品牌形象。尽管如此,RICHARD MILLE眼中最为重要的仍是技术; 更确切地说,是非凡的技术。正是上述这些特色,才使得RICHARD MILLE的时计作品能在制表界中脱颖而出、自成一格。设计概念确定之后,项目启动就提上了议程,且完全不受预算或研发部门的技术局限。15名RICHARD MILLE机芯与表壳开发部门任职的设计师与工程师,会针对新产品制作详细的计划。既要保证机芯一览无遗,微小细节都无法藏匿;又要保证每个桥板、每个线条、每个齿轮的外观,都必须无懈可击。

(图注:RICHARD MILLE 腕表设计图)

工程师们从一张白纸开始,将想法转译到CAD软件中,方便后续的设计及开发程序。此外,桥板、机板与其他零件材质的选择,则是以每个元件必须具备的特性为根据。由于在RICHARD MILLE腕表中几乎没有所谓的标准零件,因此所有内容都必须记载在定案的概念中,以说明Richard对每个细节的全盘掌握。按照这种方式,机芯所使用每一枚螺丝的精确尺寸、每一枚齿轮和细节,甚至包括表壳、表盘、表镜,以及最终产品的外观,都经过单独的设计和定义。设计图完成后,就必须制作样品,借以确认技术方案是否切实可行。复杂机械装置的3D设计图与比例模型,让工程师能够具体观察其运作情况,找出有待优化的空间,但制作出全尺寸样品,仍是非常困难的工作。十分有趣的一点是,当样品组装完成后,会发现机芯在实际运作中并不总是与理论一致。齿轮承受的压力、热量,加上机芯组装的方式,都可能深刻影响整个装置的运作,因此需要不断地磨合与尝试,每一件作品都在机芯结构方面为制表界做出巨大贡献。

(图注:RM 研发部门)

比起其他行业,制表业所运用的电脑辅助设计和其他先进技术流程,更进一步地强调技术人员专业知识的重要性。唯有专家的观点才能详细诠释成品的每一处支微末节,持续将每一款腕表打造成为与众不同的作品。RICHARD MILLE腕表无论在机芯还是耐久度上,都是以使用寿命为追求方向而设计的机械作品。它们可以抵挡冲击、温度变化,适应城市的生活方式、各种气候(无论是热带还是海洋),抗紫外线、腐蚀,以及生活中所可能面临到的各种情况,因为它们不会呆在保险箱里无所事事。RICHARD MILLE秉持专心、严谨、热情、进取、苛求、拒绝妥协的精神,一直坚持在腕表领域不断创新摸索,并激发活力和情感的积累,让佩戴者在第一次接触品牌腕表时就能对此感同身受。

RICHARD MILLE还将复合材料演变成奢侈品界的新标准。20多年前,这类材料在制表行业中还是新生事物。如何克服在运用先进技术材料时所面临的诸多挑战,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Carbon TPT®碳纤维与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是由North Thin Ply Technology(NTPT®)公司生产的两大复合纤维材料。后者作为全球领先的轻量预浸料片材生产商,其产品与RICHARD MILLE的设计风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两家企业的合作可谓硕果累累,双方研发的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材料,已在2016年法国复合材料展(JEC World 2016)上获得了JEC创新大奖。此外,双方还与曼彻斯特大学的国家石墨烯研究所共同研发出一种喷注石墨烯的Carbon TPT®碳纤维材料,Graph TPT®。

(图注:石墨烯)

RICHARD MILLE品牌自创立以来,除了与NTPT®的合作,还不断从高科技航空学和赛车工业研发领域中汲取灵感。更多新材料诸如5级钛合金、ARCAP®合金(具有卓越的机械性质、长期稳定性以及优异的抗变形能力)、ALUSIC®合金(铝AS7G 硅碳)、铝-锂合金、Anticorodal Aluminum(铝基硅镁合金)、Phynox(钴铬镍合金)、陶瓷、Carbon Nanofiber(碳纳米纤维)、碳纳米纤维核的蜂窝状正交晶钛铝混合材料,等高科技材料经由RICHARD MILLE腕表的问世而被成功引入钟表制造领域。

(图注:RM 27-02 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

RICHARD MILLE希望通过Proart生产工场的成立,进一步深化与NTPT®的专业合作关系。该生产点包含一个配备复合材料生产线的净化室,可用于生产预浸料片材,使用ATL(自动纤维铺层)机及自动多轴铺层技术来准备预制件,此外还安装了一套高压釜装置。双方还将通过一间互补性实验室的合作,来配合这些前沿先进装置,以加快研发项目。这些全新工具将相辅相成,提高石英纤维的净度等级,以生产出品质卓越的复合材料,使NTPT®与RICHARD MILLE能够在未来发展中,共同探索这些技术的全部潜力。

制表

在制表上,RICHARD MILLE也许是一个年轻的腕表品牌,但它无疑是拥有丰富专业知识的后起之秀;品牌制表厂所生产的都是世界上制作难度高的腕表。各种新型材料与卓越的工程技术和创造理念充分结合,才是创作当代高级腕表的先决条件。碳纳米纤维底板、一体式镂空机芯底板的成功研发和应用,让腕表愈发轻巧,稳定,刚性与耐冲击性能亦大大增强;具备锁定功能的表冠保障了腕表不会误触;扭矩显示优化了机芯的性能;功能显示按键则有力地排除了表冠操作对机芯可能造成的干扰;还有测力表冠,可拆卸自动盘,可变几何结构自动盘,重力显示器,专属金表链等具有代表性的组件,均集RICHARD MILLE独家专利技术之大成,满足用户对腕表的严苛要求。

(图注:RM 52-05 PHARRELL WILLIAMS陀飞轮腕表机芯及底板)

RICHARD MILLE腕表精髓不仅在于其高度机械复杂性、视觉设计和完全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贴服舒适,还有经验制表师依循数个世纪以来制表传统。经验丰富的制表师每收到一个组件——表壳、指针、夹板桥、陀飞轮框架、条盒轮、螺丝、游丝,都定必细心检查,确定没丝毫花痕损坏才会纳入。组装完成后,再经一系列严苛的完整测试,以确保其机械性能。

自2013年起,组件部门的正式创立,无疑代表了品牌向前迈出了一大步。除了固有的技术与专业设计之外,品牌一夕之间也拥有了优势工具,足以制造自制机芯、自行完成内部加工,同时以特定标准加以测试。RICHARD MILLE的第一款自制机芯是RMA 037内部所搭载的CRMA1机芯。这枚精密机芯是品牌出众创新意念的结晶,拥有如功能选择器、可变几何结构摆陀,以及大量采用钛金属零件的整体结构,一切都是彼此相互结合的心血成就。

不过5年光景,品牌就在2018年推出旗下的第八款自制机芯CRMT1:它也是品牌首款搭载RICHARD MILLE旗舰级复杂功能陀飞轮的机芯。其紧凑的尺寸和重量、坚韧的刚性和结构体系,都表明它具备持续的发展潜力,能够在时计创作领域中持续开疆拓土。

(图注:RM 037女士腕表)

事实上,在钟表行业中,自行制作全部零件的制表品牌凤毛麟角,包括游丝、摆轮配重、发条、镜面玻璃等等。就像迈凯轮F1车队一样,我们同样依赖供应商与合作伙伴。为了汇聚了制表行业中各种优秀的专业人士,以及确保涵盖制表工艺各个方面的先进技术,得以最终设计和组装出RICHARD MILLE的每一枚机芯。类比赛车行业,品牌合作伙伴迈凯F1车队一直都以赛车领域的技术创新而闻名。即使这样,能够实现80%的自制率的F1车队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腕表上也同样,自行设计并制作全部如此袖珍的机芯零件,需要格外的精准度与专业技艺,更需多年经验的磨练。

(图注:RM 50-03 McLaren F1超轻双秒追针陀飞轮计时码表)

只有全部设计出腕表所需的每个细节,才能开始制造阶段。但是在生产任何零部件之前,必须先详尽制定其规格,以精确复制出符合尺寸的零件,这些信息可以输入到负责生产零件的机组当中。整个过程十分枯燥单调,无论是对技术还是人的耐心都是一大考验。举例来说,RM 67-02高度镂空的底板至少需要两小时的加工才能制造完成;而在这道工序背后,却是针对专用机具事前投入数百小时进行编程和调校的结果。腕表的每个元素,包括螺丝在内,都需要以类似的方式制定规格。当了解到RICHARD MILLE时计中包含的标准化零件屈指可数时,整个制定规格的过程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现成的解决方案无法提供任何帮助。切割、铣削或其他加工机具可以下载技术图纸,无论是关于螺丝、表壳、小齿轮还是其他零件,但这绝不是单纯的一站式方案。在加工过程的每个阶段,操作人员始终是生产流程的核心。他们必须根据不同阶段来手动设置机具并进行校准。这些机具所使用的切刀大多是以手工打造,仅能容许几微米的公差,因此拥有不同寻常的形状和造型。以上这些复杂流程,意味着光是生产单一桥板就需要事前投入数周的时间。

(图注:RM 67-02 自动上链腕表)

RICHARD MILLE腕表与众不同的本质,不仅在于其精密复杂的机械结构、美学设计和服贴手腕的人体工学造型,同时还在于专业工匠以非凡耐心、敏锐双眼和灵巧双手亲自完成的打磨和抛光工序,使每一枚零件都能达到标准。立足于传承数百年的制表传统,手工精工修饰针对腕表的细节进行单独的个性化处理,成功将每一枚腕表打造为非凡的作品。这些种类繁多的精工修饰构成鲜为人知的艺术精髓,低调隐藏于腕表的核心和表壳之中,代表着高端制表工艺的卓越品质。RICHARD MILLE大多数的零部件,例如螺丝、桥板、陀飞轮框架、发条盒盖、发条、指针,以及包括表壳在内的许多其他零件,都是以手工打磨和装饰而成。

(图注:RM 27-03 RAFAEL NADAL纳达尔陀飞轮腕表)

正是这样的精工修饰,决定了高端制表与一般制表截然不同的基本特质。专业人士只须简单一眼便能立刻辨别其细节作工,并识别出其中所运用的所有工艺技法,这显然与高档跑车出众的表面处理不谋而合。在这些车款中,某些零件需要依赖旷日费时的纯手工制造;另一些零件则因为视觉、触觉或技术上的要求,而必须进行一丝不苟的机械加工。在品牌的每一枚腕表中都可以发现这些不同手法的巧妙搭配。某些像是Carbon TPT®碳纤维组件或纳米碳纤维底板等零件,在经过机械加工之后,就具备与众不同的造型和无瑕的表面修饰,其完成度远超过技艺精湛的人类工匠。其他部件,如ARCAP®合金制成的桥板,则因为采用手工进行繁复的拉丝和抛光工序,而能够在外观上呈现美不胜收的对比效果。

还有一些精工修饰则与计时性能息息相关。例如,即使腕表主人不太可能看到的所有齿轮的轮齿,腕表也需要仔细以手工加以抛光,尽可能减少摩擦和磨损。在零部件生产完成后,无论是需要特殊或个别的机械加工工序,还是需要有经验的专家使用多种工具以手工悉心修饰,在此阶段完成的工作是生产流程中耗时最高的环节之一。

(图注:Carbon TPT®碳纤维组件或纳米碳纤维底板等零件)

检验

每一枚RICHARD MILLE时计都必须经过严苛的品质管控,并采用严格的品质管控标准,且在生产流程的不同级别和阶段中进行,目的是为客户提供优异的腕表作品。在将备用零件入库盘存之前,我们的制表师会对其进行质量检查。零件上的痕迹就算细如毫发,也无法通过品质管控,这意味着必须将贵重的零件全数报废并从头开始。为了确保腕表的精工修饰均能卓越出色,还必须遵循许多美学标准。机械腕表在交付之前,为了追求手工精制所能实现的可能,必须历经多达50或60道不同的管控程序。在落实品质管控的不同阶段里,会有大量的零部件遭到淘汰,总淘汰率在30-40%之间。在实际持拿零件的过程中,就算是制表师格外小心地使用的镊子,也无法完全排除划伤或其他损伤风险,无论是多么细微的损伤。

(图注:RICHARD MILLE 制表师在检查零件)

ISO 9001认证是RICHARD MILLE所依据的标准之一。自2005年获得认证并不断更新以来,ISO(国际标准化组织)标准对于品牌掌握和保护其专业技艺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从开发到通过供应链推出成品,ISO 9001:2015标准制定出优质管理体系所必须符合的各项条件。它有助于RICHARD MILLE提高生产和组织的效率,同时提升客户的满意度。ISO组织建立的文件中罗列出可持续沿用的条件、规格、准则或特性,以确保材料、产品、制程和服务能符合其目的。它促进了对创新和品质管控的追求,而这也正是品牌的两大目标。在RICHARD MILLE,制表师与工程师之间的关系也是验证ISO标准的方法之一。任何与组装流程有关的细节,都可以与负责组装的制表师进行讨论,譬如针对生产流程提出的后续更改建议。这样的交流对话可能包含有助于进步的建议,同时也是也是为了满足客户要求并超越他们的期望。

(图注:RM 33-02自动上链腕表)

组装完成的机芯通过这些严格的品质管控后,将会送回制表师手中进行装壳。除了组装完整的表壳和表冠之外,在某些表款中还必须装上按钮、表耳、垫圈、保护装置和旋转表圈。之后还须再次检查机芯,以确保机芯无尘,而前后表圈和整个表壳内部也同样一尘不染。装上表壳后,腕表将会进行最后的走时测试。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两个多星期的时间,因为机芯的走时情况会根据其装配情况——在表壳内作为成品的一部分,还是作为接受过单独测试的零件——而有所不同。还有部分原因是由于针对外露机芯进行走时测试时,温度的变化会直接发生在机芯上;而装配在成品腕表中的机芯,冷热温度的传导首先都是通过表镜和表壳上的金属来传导。这一阶段完成之后,还将对成品实际进行最终的质量检查。

(图注:RICHARD MILLE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旗舰店)

RICHARD MILLE 旗舰店

北京银泰中心旗舰店

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2号北京银泰中心in01 一楼126号店铺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旗舰店

浦东新区陆家嘴世纪大道8号丽思卡尔顿酒店一楼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