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从“红楼霓裳”看史延芹的汉服美学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从“红楼霓裳”看史延芹的汉服美学
2020-05-21 18:27 TOM   

87版《红楼梦》中的传统服饰设计被誉为经典中的经典,其中400余名角色近2700套服饰在历经时间考验后依然华美鲜活。如今在《清平乐》、《知否》等古装热播剧带动下,87版《红楼梦》剧中传统服饰的精美与韵味,再次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追捧,曾经那些独具匠心的设计成为他们研究、效仿的对象。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为我国经典四大名著的《红楼梦》也是一样,为观众心目中的宝二爷、林妹妹、宝姐姐、凤姐设计服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87版《红楼梦》服装总设计师史延芹来揭秘经典背后的秘密。

下求索 还原曹公笔下的“红楼美学宇宙”

“曹雪芹很懂服装,什么服装、面料、颜色、工艺、图案,他都非常了解,每句话都是行话,都可考证。什么衣服配什么面料,从他笔下写出来的服装都非常讲究。”在史延芹看来,曹雪芹本身就是一位传统服饰大师,“搞古装戏,得了解中国古代史,得研究古服饰,每一个朝代的服装都得吃透了。”

设计红楼梦服饰有许多方面需要考量,首先要按照曹雪芹手下的描述确定年代的定位。中华历史纵横五千年,历朝服装也在悄然演变,汉代的凝重典雅,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洒脱俊逸,唐代承上启下与外部世界交融,宋代服饰崇尚简朴、严谨、含蓄,明朝色调轻快,刺绣织物发展到顶峰。曹雪芹虽在书中刻意的规避了年代背景,但是落在设计图纸上就需要有时代特点和统一的创作风格。其次,还需要大量的资料、文献作为设计支持,并不一定需要让人们去考证某一时期的服装史,而是在资料的基础上根据剧情去设计,不离传统汉服的范畴,让拥有不同性格、特点的角色表现的更加恰如其分。

著名红学大师、87《红楼梦》顾问邓云乡先生曾经在与红学专家胡文彬、史延芹一同探服装设计问题时说到,“因为《红楼梦》是一部无年代可考的书,所以电视剧在历史背景上在明清之间,希望讨突破戏剧框架做出话生生的服装。”史延芹也非常认可这个说法,“曹雪芹是很聪明的,在写《红楼梦》这部作品时,因为涉及到很多当时的官场和社会问题,他担心被封掉,所以他特意提到了无年代可考,用简单的话带过了这个背景。‘无年代可考’,这里面有很大的学问,它既不能全是唐朝,也不能全是明朝、清朝。我们仔细考证了里面的表述、古代的书,最后在和许多的红学家、文学大家请教之后,最终决定以吸收各个朝代的美学特色,吸取精华,强调明清的特点,综合创造出独属于《红楼梦》的‘美学宇宙’。”

别具匠心 以花、色喻金钗

在小说《红楼梦》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在大观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鲜活回忆的金陵十二钗。在史延芹心中,她们是最美的风景线。所以在反复领会《红楼梦》中服装的境界后,她摸索出用花、色装点金陵十二钗来体现人物性格的路子,这在影视剧服装里是首次进行使用这样的图案运用。

“绛珠仙草”林黛玉出身书香门第,才气过人,多愁善感,是个“文艺女青年”,虽是妙龄少女,但她身上很少脂粉气息,更多的是书卷气。“林黛玉自命不凡,在现代来看是女诗人,才气很高,我用了梅兰竹菊,这些元素以前在舞台上是公子哥儿用的,在原著里写她在潇湘馆种竹子,她喜欢竹子。竹子有气节,很符合她的性格。”

所以史延芹为她选用了高雅娟秀的梅、兰、竹等,配以白色、浅蓝等为基调的服装色彩,颜色淡雅,表现她的清高和悲惨。

(黛玉进府)

如黛玉进府时穿的这套服装,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丧服,史延芹设计了雪青色交领右衽上襦,将上襦束于下裙,中间用条白色丝绦系着,下面是与袖子颜色一致的白裙,衣服上秀有素雅的蓝绿色梅花,给人以纯洁、单薄、素缟和悲切之意,也能唤起人们对于黛玉的怜悯之心。

(黛玉之死)

“黛玉之死”是剧中的尾声,黛玉则着纯白色内衣、裤,领口绣着稀疏的梅花和兰草,这一头一尾白色的运用,目的是是色彩有呼应关系,又能体现黛玉“质本洁来还去洁”这纯洁、短暂的一生。

(惜春作画)

再如“惜春作画”一场中,也是黛玉无忧无虑与姐妹尽兴玩闹的一段,史延芹设计了白底红玉兰的对襟女褙子,领口和带子是大红色,并配以朱红色纱裙,白底仍然是他的基调,价值红花红领带,更显活泼、跳跃又不失纯洁。

(薛宝钗剧照)

“冷美人”薛宝钗接人待物不疏不亲、不远不近。“薛宝钗性格宽容大度,很有涵养,不轻易外露,非常娴淑,所以我用的淡紫、紫粉、血牙色等来表现她的性格。她比较华贵,所以我用了淡雅的牡丹花,这也非常符合薛宝钗以及演员的形象。”

(王熙凤初登场)

王熙凤的服装整体华丽明艳,既突出一个少妇的美艳浓丽,又表现出手握贾府大权的高调,恰似一朵人间富贵花。所以凤姐的服装史整个剧组最多的,高达74套,平均每集要换两套以上。的她服装色彩的选择也和整个贾府的由盛至衰有着紧密的联系,前期多用品红、鲜橘、明黄、桃红等艳色调,中期开始用深蓝、碧绿、绛红等华贵色彩,晚期则用偏暗的深褐、石青、深红等。王熙凤初次登场的这套橘色立领对襟褙子配上华贵的朝阳五凤金钗,以及演员邓婕惟妙惟肖的演出,一个雍容华贵、精明泼辣的凤姐跃然眼前。

(探春剧照)

探春是女强人,有点王熙凤的影子,有男性的英气和刚毅,所以她身上用的都是大菊花、大蕉叶,展现她的大气、明朗,色调以深红、湖蓝为主。

贴近生活 传承与创新的汉服世界

《红楼梦》引人入胜的另外一点便是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所以服装的设计也必须有更接地气,史延芹不再使用舞台戏曲服装那样的宽袍大袖,将比甲(马甲)这个明清时代比较盛行的造型作为女仆的统一标识,也使得劳作更加方便;盛唐妇女流行的大袖罗纱衫,宽大坦露,则用在薛宝钗、秦可卿、王熙凤这些少女少妇的夏日闺房的常服中,能充分体现女性线条美和肌肤美。对于传统汉服的“改良”体现在红楼服饰的每一个细节之处,是符合角色的实际情况,又不完全拘泥于历史资料的。

不管是针对电视剧服饰的设计还是当下汉服的潮流走向,史延芹有着自己的见解,“我觉得汉服就应该改良,中国传统服饰是平面裁剪,宽袍大袖,现在的社会在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穿这样大大的衣服是没有办法生活的。这里我说的改良是为了方便现代人的穿着,但我们对传统的服饰研究、严谨还是不能丢,这是我们华夏民族几千年文明的结晶和根脉所在。”史延芹做服装的两个原则,“一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从实用性出发,另一个是展现美,人啊,是很美的,是应该去展现的”。

“汉服为什么现在能受欢迎,实际上从学术上讲是汉代的服装,但现在它是一个统称了,指的是华服。但咱们时代发展快了之后,交流多了,很多好东西却慢慢消失了。为什么现在都提倡传统文化复兴,就是想让大家不要把以前好的东西忘了。”作为一个古代服装设计师,史延芹感觉自己肩负着这些传承与发扬的重担,这些也是让她年逾古稀还在不断坚持与探索的原因吧。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