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大益茶人与云南百名印人共庆七一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大益茶人与云南百名印人共庆七一
2020-06-29 09:51 TOM   

茶有益,茶有大益!

印有意,印有大义!

明年是建党一百周年

今年7月1日

将共倡共启“百人百印庆百年——匠心赤心守初心”活动

中国共产党走过了一个世纪的峥嵘岁月

勐海茶厂亦经历了八十年的风风雨雨

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下

两者都书写了可歌可泣的动人诗篇

7月1日20:00

大益商学院将携手《印说云南》主创团队

进行一场重磅直播——

“茶人印人庆七一”

想知道有哪些精彩内容

请点击“大益直播间”

一百年与八十年的风雨兼程

2021年将迎来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一百年风雨兼程,一世纪沧桑巨变。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战胜各种艰难险阻,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胜利,谱写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实现复兴的奋斗凯歌。

值此之际,云南省也将共倡共启“百人百印庆百年——匠心赤心守初心”活动。

所谓的“百人百印庆百年”即:

“百人”:即召集100位云南各界篆刻艺术家及爱好者来进行共同创作。

“百印”:云南各界篆刻艺术家及爱好者们,将集体创作100枚与建党一百年间所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及相关人物的印章。

“庆百年”:云南各民族各界,以篆刻的形式,共庆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华诞,共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

而所谓的“匠心赤心守初心”即:

“匠心”:大国工匠之心。

“赤心”:赤子爱国之心。

“初心”:不忘初心,坚守初心!

大益集团的核心——勐海茶厂,迄今也已历经了八十载的沧桑变迁。1940年,勐海茶厂正式建成投产。这就是大益集团的起点。从1940年到1942年,勐海茶厂通过茶叶生产和贸易为中国抗战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一方面,勐海茶厂大力发展紧茶生产,保持西藏供给,稳定了祖国的大后方。另一方面,勐海茶厂生产的绿茶、白茶等茶品源源不断销往国外,换取外汇支援抗战。1942年,因日军轰炸,勐海茶厂被迫停产,直到1951年才恢复生产。1989年6月,勐海茶厂注册“大益”商标。2004年,勐海茶厂民营化改制,吴远之率团队收购了长期亏损的勐海茶厂。自此,这个中华老字号掀开了新的篇章。

在建党一百周年及建厂八十周年间,企业与家国,必然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产生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为纪念党的光荣历程及重大事件,大益曾生产过数十款相关的茶品,如2003年的“神舟五号”,2004年的“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茶”,2006年的“红色大益·长征系列纪念茶”,2007年的“八一之星”,2015年的“飞虎传奇”、“大益传奇”,2018年的“大师时代”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时值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当时中央电视台举办了大型电视活动——《我的长征》,并由著名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先生担任主持人。在活动进程中,大益成立了“红色大益爱心基金”,筹集善款用于红军长征沿途贫困地区开展慈善事业,并制作了一批具有特别纪念意义的“红色大益·长征系列纪念茶”,共分为“胜利大会师”、“遵义会议”、“跨越雪山草地”、“飞夺泸定桥”、“四渡赤水”、“长征英雄”六款。

同年8月18日,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中央电视台《我的长征》节目组、共青团遵义市委员会,在遵义举行了“我的长征·红色大益情献革命老区慈善义拍”活动。崔永元主持义拍活动,全体《我的长征》队员列席会场,来自广东、云南等地200多位爱心人士参加了拍卖活动。拍卖会对70套共12组红色大益·长征系列纪念茶进行了火热拍卖,共拍得323万元善款。

西南联大,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名词,尤其于昆明而言,更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所诞生于抗战烽烟中的大学,却在短短8年的时间里,孕育了近上百位人文大师,如闻一多、朱自清、钱钟书、沈从文、梁实秋、汪曾祺、穆旦等。

而在它辉煌的背后,又包含着那个时代赋予它的苦难。彼时,正是日军入侵、民族危亡之际。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师生被迫南迁集结于长沙,此后又历经千辛万苦,徒步穿越湘黔滇三省,终达昆明。这段艰苦卓绝的迁徙,被称为“中国教育史上最伟大的长征”。这次“长征”成为了联大师生的共同精神财富,“刚毅坚卓”得以成为联大校训。而大益于2018年生产的“大师时代”,正是对这段历史的致敬——“唯有奋斗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茶文化与印文化的精神内涵

印章艺术是我国特有的一个艺术品种。它和茶文化一样,是我国悠久的历史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诗、书、画、印,历来被视为一个传统文人所应具备的四项基本能力,书画刻章,饮茶作对,皆为风雅。篆刻技艺也许是雕虫小技,可是在这方寸之间却包含了大大的文化乾坤。印章发展到现在,融入许多现代元素,让这一古老的物件在新时代焕发新光彩。

我国篆刻艺术历史悠久。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印章就已十分盛行,到汉代,各种风格的印章均已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元末开始使用石章,改变了书家篆印、刻工刻印的历史。刻印者自篆自刻,更促成了明清以来的印人特多,印坛流派兴起和发展的局面。

“茶字印”即带有“茶”(古为“荼”)字印文的玺印。秦汉以前,茶字印甚少。目前仅从现存古玺印痕中可以看到如“牛荼”和“侯荼”等印章。直到清代,印人篆刻以茶事为内容的印作明显增多,其中有“西泠八家之一的黄易和篆刻大家吴昌硕的不少杰作。茶印按字义内容分,大体可划分为切题印和题外印两大类。前者即以茶事为题材的印章,后者即非以茶事为题材而有“茶”字的印。以性能分,可归纳为实用印章和篆刻艺术印章两大类。

在“茶字印”中,“松窗听雪烹茶”这枚印章格调雅正,见于弘旰的印谱。在古人眼里,岁寒三友之一的松柏具有人一样的品质,迎风傲雪,此性与茶之高洁纯真的品性相同,而松有延年之意,茶有长寿之用。复读此印文之时,一幅描绘文人生活情趣的茶画仿佛展现在眼前:高山松林下的茅屋中,有一老者坐在窗前,屋外是大雪纷飞,屋内茶炉火焰正旺……

除此之外,不少文人雅士对茶的情感亦极为独特,他们取“茶”字为人名、字号、斋号,铭刻于印章上,以表达自己对茶的那种一生相许,终身为痴的迷恋。也许正因为有了这些茶痴,中国的茶文化才能这样绵绵不断,千年不衰,兴盛繁荣吧。

此次大益商学院与《印说云南》主创团队共同打造的“茶人印人庆七一”活动,无疑是篆刻艺术与茶文化,建党百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有益结合。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