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5000字长文《33岁迟到的叛逆》凭何捧火“离线奋斗”?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5000字长文《33岁迟到的叛逆》凭何捧火“离线奋斗”?

2018-06-26 11:56 TOM   

最近,在网上流行这样一个观点:2018年上半年,在中国的互联网风口是区块链,而下半年的则是“离线奋斗”。

这一说未免夸张,但从另一个层面上,的的确确证实近日“离线奋斗”和“村领”二词大火,因为一篇5000字的长文《33岁,迟到的叛逆》,这两个新词已正式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

地域空间结构向功能空间结构转移

何为“离线奋斗”?又何为“村领”?

这两个看似陌生又似乎能略知一二的词来自一位放弃北京房产和事业的年轻妈妈,她在面对“离开北京的人们过得还好吗?”一类的社会问题时,用这样两个词概括了自己的生活状态,进而做出了回答。

她与家人一起离开北京,搬到了桂林阳朔的乡村定居,通过小猪短租上线民宿,通过网店推广当地纪念品,通过在线教育同步孩子功课……总之,她凭借种种互联网工具,因地制宜,在阳朔继续奋斗,而非懦弱的逃避城市和问题。这种远离城市崭新的奋斗模式被其戏剧化地称为“离线奋斗”,而像她这样扎根在乡村的奋斗者,被称之为为“村领”。

这位33岁妈妈的故事一经在微信公号发出,就收到众多网友的热切关注与讨论,“离线奋斗”和“村领”走红的背后,实则暗合了这个时代的都市之痛。

从浅层次上,人们尤其新一代年轻人对村领和离线奋斗的追捧,来自城市的机械感逐渐令人生的仪式感削弱,内心与生活的压抑大大降低了奋斗的幸福感与获得感。与此同时,城市价值与自我价值的冲突,在新一轮的博弈中令人们更迫切的想要实现自我价值。简单讲,自我价值的多元化,使得城市已经不再是一应而足的载体。

更进一步的原因是,城市发展的红利逐渐减弱,而更大的蓝海存在于广袤且尚未赋能的乡村,新一轮的发展红利正在隐隐孕育。

而从深层次上,如今的经济结构正在发生深远的变革。

互联网工具的兴起和普及,令经济完全超越了自然和正式的地域边界。经济正在从传统的地域空间结构,转向功能空间结构。之前注重聚集资源,现今注重如何能有效的利用资源。这就是为何在新的时代里,最重要的不是地域位置,而是最优经济的地理配置——前面提到的年轻妈妈正是最好的证明与典型。

类似于这样的青年返乡创业或奋斗,在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并不新鲜。但那时的所作所为,往往被冠以“逆时代、逆潮流”,因为站在当时的视角,城市化是必然,曾经意气风发“归隐田园”的青年最后又不得不碰一鼻子灰,重新回到城市。

但为何同样的举动,如今的“离线奋斗”却能成功呢?

在很大程度上,其确实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工具的革新,破解了这一难题。打破了空间和地域的壁垒,令所有资源和时间都能紧密的衔接在一起。

诚如北京妈妈的自述,虽然他们一家地处偏远的阳朔,远离各种一线城市以及种种所谓的区域中心城市,但依然能够无缝对接的解决工作、教育、养老、市场、用户等等一系列的市场乃至生活闭环。这就使得他们的生活状态严格区别开了所谓的“逃离”、“逃离北上广”,能够保证物质生活水平不降低而选择从城市到农村,才是真正的“选择”。

令北京妈妈之所以能在阳朔站稳脚跟、创造与北京相差无几收入的小猪短租就是佐证之一。北京妈妈举家在阳朔从零开始,最初的资源积累都是以主题民宿的模式在小猪短租上萌芽。而这正诚如前面所说,类似小猪短租等互联网工具带来的影响之一,就是重塑了“最优经济的地理配置“。

而作者了解到,小猪“乡村美宿”是专门针对优质乡村民宿的单独品类,近半年来热度上升迅猛,成为小猪短租平台上搜索量最高的品类之一。当今中国互联网,诸如小猪“乡村美宿”一类的如此细分化的互联网服务平台,使得创业者在创业选择时,近乎可以考虑所有方向和内容。

之前人们为了更好的经济收入不得不背井离乡,选择自己所不喜欢的一线城市漂泊半生。但如今地理与经济问题都得到了完美解决和统一,并且能够实现一种最优的配置。比如北京妈妈的主题民宿,亦是自己的一种理想载体,但能很快的以最高效率的在小猪短租上找到相应的市场与客户,实现了资源价值的最大化。让产品配置到最好的用户与价值。

对于任何一个经济社会来讲,系统在哪儿运行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来实现“熵“的最大值。通俗讲就是经济在哪个地域发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实现社会经济的总值。

之前媒体们总是盘点,一线城市的GDP加起来占全国的比重巨大,以此来表达一线城市的提升了社会经济的总值。而如今,经济结构正在迈入分布式,诚如“区块链”的原理一样。区块链的诞生其实也是从侧面向人们提醒,分布式的经济时代已然到来。

而“村领”、“离线奋斗”的涌现,正是这个新时代与新模式的具象化。且这仅只是开始,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现象逐一浮出水面。

所以说,“村领”、“离线奋斗”走红的并不是一位北京妈妈,而是一种趋势。就像前文的举例,小猪短租重构了经济的地理配置,其“乡村美宿”更是极大拓展了民宿创业的地理条件可行性。这都无疑极大的调动了我国包括人才在内的种种跨地域资源。

暗潮涌动或成为下一风口

遗传算法之父、非线性科学先驱约翰·霍兰德曾提过一个脑洞大开的理论——涌现:蚁群、神经网络系统、人体免疫系统、因特网和全球经济系统等,在这些复杂系统中,整体的行为要比其各个部分的行为智慧的多。

比如单个蚂蚁谈不上智能或智慧,但只要聚成蚁群,就会自发的涌现出更高维度的模式——对互联网、对经济乃至对人更是如此。

村领、离线奋斗的走红最所以能引起“轩然大波”,正是因为他们都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一种群体,一种现象的聚集,这就会有极大的可能形成新的“涌现”。这才是人们的兴奋点,令人看到了机遇、风口、种种可能,乃至未来。

而对于互联网而言,需要在越来越多不同的领域“涌现”出类似小猪短租这样的工具或平台。因为小猪短租已经让人们看到了巨大的价值和红利,北京妈妈这样的村领、离线奋斗正是在此的基础上广泛聚集,进而自发的一批又一批的涌现到人们面前。

 

责任编辑: 3965LC-BD

责任编辑: 3965LC-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