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2018-06-07 14:41 Tom   

有多少人渴望在繁华都市里,肆意花费一生时间,只为热爱和满足。

又有多少人,在三点一线的打磨下,慢慢失去了热泪盈眶的勇气。

生活的理想和现实似乎永远怀揣着矛盾。

漫无目的的忙碌,消耗了我们太多精力和时光,既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也丧失了追求生活的态度。但有的时候,也许就是一瞬间,懵懵懂懂的你却顿悟,愉悦自己,自在生活,才是富足。

那是一次“并非我愿”的省博参观之旅。但介于外省朋友的强烈要求,不得不硬着头皮陪同。

本是抱着“滑水”的心态,但步入青铜馆,那些极具特色的的滇文化青铜器却让我为之一震。

潜意识里,青铜器是冰冷残酷的。

奴隶们没日没夜的被压榨着被鞭打着,甚至连口水都没得喝,只得埋头拼命铸造这些用器。而统治阶级们却随意的花费着着奴隶们的心血,宴飨、乘酒、祭祀、丧葬...就像商王为祭祀其母而铸造的司母戊大方鼎(重达832.84公斤,是世界上现存最重的青铜鼎),虽然重量和器型让人叹为观止,但铸造该鼎的背后却是上百余名奴隶的连夜赶制,不由的让人对阶级尊卑发出一声哀叹。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司母戊大方鼎

极端的阶级尊卑浮现出的画面感,让我对青铜器并无太多好感。但来到省博的青铜馆,浅薄的认知却被彻底颠覆。认真端详这些栩栩如生的国宝,竟从这些千年前的青铜底蕴中找寻到那些埋藏于心的生活理想。

最理想的人与物相处,是敬天惜物

漫步在青铜馆,会发现古滇的青铜器上装饰有写实性极强的动物形象,这是古滇国青铜文化的特色之一。大致是因为两千年前的古代滇池区域也是一个“动物王国”,才为青铜器上的形象提供了素材。

传统的人与动物相处的法则是:一方终将沦为一方的食物。而在悠久的两千年前,古滇王国的人却用敬畏、尊重、关怀、爱惜,与这些动物和谐共生在同一片土地。

敬畏,是人与物相处的理想距离

无论是充满生活气息的铜线盒或扣饰,还是祭祀和战争的重器,都不难发现动物形象是古滇青铜器的一大特色。它们或高大威猛、或庄严厚重、或奇丽传神,或动感十足。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五牛铜线盒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虎鹿牛贮贝器

之所以将动物装饰在青铜器上,大概是因为两千年前古滇国生产力水平低下,农耕生活不发达,动物既是人们的食物、衣物的主要来源,又是人们生活中的主要威胁。在二者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的情况下,古人便将动物奉为神灵,做成画像或雕像敬奉它、崇拜它,希望动物神灵能够发慈悲,给人以支持、帮助。这些动物形象便是寄托着古滇先民对自然敬畏的体现。

李家山曾出土了一件喂牛铜扣饰,一公牛伫立、双目呆滞、肌肉松弛、肋骨外现,而牛旁立一人,正在持药喂牛。

换作现在,救治一头牛并不稀奇,但在2000年前的古滇国,这个普通的救治动作的意义却非比寻常。 当时的古滇国物资匮乏,常受到疾病饥饿的侵扰,因此药草及食物可谓是他们在温饱边缘挣扎的救命稻草,但古人却慷慨地将珍贵的药草与牛同分。对生灵的尊重和爱惜,对动物的敬畏和信仰,在小小的青铜器中展露无疑。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喂牛铜扣饰

古人的敬畏之心,让我不禁想起那些为了一己私利而残害动物的捕杀者,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大象,那些被砍掉半个头颅的犀牛,若它们在云南在古滇,是否能在山清水秀中安稳自在的度完此生?

最理想的人与人交往,是久处不累

相比人与物来说,人与人的相处之道更为微妙和复杂,甚至能称得上是一门学问。现代社会中我们不可避免与人交往,也不得不考虑对方的感受和想法。要有适度的距离,要伪装,要算计...有时候甚至一场茶余饭后的聊天,都能让人心力交瘁。当我们在人际交往重压下疲惫喘息时,才会发现“相处不累”四个字,才是最美好的关系。

不抬头,不低头,才会不累

在青铜器时代,青铜鼎逐渐演变为统治阶级制定的等级制度和权利的标志。从“天子九鼎”这个词,便可以看出中原地区的阶级固化非常严重。中原青铜器上的纹饰表现亦是如此,总是用一些超世间的神秘威吓的形象,来体现统治者的威严,例如兽面纹饕餮,又如龙虎尊的"虎口衔人",无一不在反映奴隶社会的人权等级。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虎口衔人

同样是“虎”,但是在古滇青铜器上却表现不同。

猛虎在古滇社会生活和信仰谱系中是力量和权力的象征,但古滇人却不用猛虎来体现奴隶社会的残酷。例如有翼虎纹银带扣,这只带着翅膀的老虎昂首翘尾,雄视耽耽,在云气缭绕中飞腾,让人看了也不自觉产生一种对天空,对自由的美好向往。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有翼虎纹银带扣

其实图腾的原型都一样,但是图腾背后所表现的理念和信仰却大相径庭。也许云南人开放、富有创造性,向往自由和美好的特质,从2000多年前便扎根于灵魂了。

被尊重,被包容,才会不累

历史上强调夷夏之别,主要是中原地区经济文化发达,形成了华夏优越感。而少数民族的入侵,固化了汉族的统治观念。因此在中原地区看来,汉族与其他民族是格格不入的。

但在古滇国,民族成分十分复杂,他们聚居在一起,尽管不同民族间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不均衡,但仍和谐共融的相处,因为古滇国人与人之间的包容性特别强,他们尊重民族间的差异,并真诚的敞开心胸,接纳每一个多样化的灵魂。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鎏金双人盘舞扣饰

其中鎏金双人盘舞扣饰令我深有感触。刚毕业那年,只身一人去往上海闯荡,租了一间只有7㎡的房间,每天赶着最早的地铁,吃着最便宜的外卖。就这样在这个城市拼搏了两年。我以为我已经与这个城市互相熟悉,已经可以称作一个“当地人”。但有一天,我在抄手店听见两个老板用上海话谈笑交流,我却无法插入,一句也听不懂。当下一股悲哀感冲进大脑。两年来,我极力融入当地的生活语境,努力学习蹩脚的上海话,但最终的真相是“我们依然是外来人”。

而鎏金双人盘舞扣饰上那些波斯异域的人们欢乐起舞的样子,让我心生羡慕。一个城市的尊重和包容,不是吸引多少外来人前往,而是多少外来人能真正把这里当做家。

最理想的人与自己共处,是遵从内心

《苏菲的世界》里有云,找到我们的根,是避免我们在虚空中漂浮的唯一方式。而这一方“滇王之印”和青铜器背后的灿烂历史文化,就是云南文化的起源和根脉所在。我不禁好奇,这个在云岭之南、滇池湖畔的神秘古老的王国,究竟什么样?

两千多年的历史风云变迁,在古滇国遗迹所在之处,一个汇聚古滇文化、生态景观、旅游服务配套、养生养老度假、主题公园等休闲度假项目的文化旅游综合体,正在拨开历史的烟尘,重现消失两千年的古滇文化。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这里的青铜艺术展陈馆可窥见千年古滇文化历史、人文风情、历史遗事,这里的古滇大剧院可再现古滇国时期的生产生活场景、民风民俗。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声光电舞台艺术的演绎下,每个人都能看到少数民族原生态、古朴的生活场景。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他们活生生地在你身边走过,让你产生一种置身梦境的真实感。仿佛时光穿越至两千年前,你正光着脚行走在古滇国的市集上,不用因为担心雾霾而购买一箱口罩,不用忧心明天赶不上地铁而早早睡觉,不用背负房贷压力而加班加点,你所要关注的,只是你牵来市集上的小马能不能交易别人手里的这头小猪...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有句话说“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其实不必有太多物欲的追求,其实可以享受从容的生活节奏,其实,遵从内心最想要的自在生活,才是最理想的与自己相处的方式。

穿越千年古滇文明,找寻藏在青铜器中的生活理想
责任编辑: 3858NCY-BD

责任编辑: 3858NC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