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2018-06-22 16:07 Tom   

现实题材,是2018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上的热门词汇。这与2017年以来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强劲回归有着密切的关联,同时也是基于政府推动和目前卫星台采购电视剧限制的现实考虑。

从《美好生活》、《老男孩》到《南方有乔木》、《人民的名义》,乃至票房破50亿的电影《战狼2》,现实题材的作品从收获口碑到收获收视率和票房。然而,泥沙俱下,现实题材剧的标注不断被外延,似乎穿着当代衣服,在当代城市生活、工作就是现实题材。

在6月13日由腾讯影业主办的“互联网时代下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创新与思考”研讨会上,腾讯影业五部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制片人、编剧等主创人员对于当下现实题材的发展进行讨论:进退之间,现实题材到底是受制于耐心而止步“伪现实主义题材剧”,还是克服难题完成“更加主旋律”的命题?与会的政府领导,腾讯影业领导,以及资深创作者都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现实题材要“真”、要“实”

日前,《人民日报》曾专门刊文批评“伪现实主义题材剧”:有的剧集悬浮于生活。披着“现实题材”的外衣,本质依然是换汤不换药的偶像剧。虽然选取当下为时代背景,剧情却是被柔光镜过滤后的生活,满是华服、跑车、奢侈品、高档酒店的消费符号和“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不接地气,细节失真,迎合的是感官愉悦,而非艺术审美。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的出现,被《人民日报》总结为:不断做大的影视蛋糕,生产新的神话,也生产诱惑和泡沫。在这当中,有人抱以投机心态,把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作为迎合主管部门的标签;有的是追逐市场热点,将影视剧创作等同于快消品生产,把大IP加流量明星作为判断市场收益的依据,而不顾电视剧作为文艺作品本身的规律和价值;还有的是创作者与创作对象、创作手法错位,缺少对生活本质的提炼,对社会发展的认知,对时代精神的把握,甚至是自身缺少文化修养和价值观建设。

《天下无诈》总制片人王茜认为,现实主义题材就是要接地气、贴近老百姓生活,反映现在各行各业人们的生活,特别是必须有现实依据的原创。相比之下,古装、玄幻剧可以“闭门造车”,可以有很多想象和发挥的东西。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天下无诈》总制片人 王茜

毕竟,现实题材电视剧是以反映社会现实问题为核心,必须具有“真实”和“写实”的特点,还原当下人们生活的精神、物质特征,从当代社会中真实的故事出发,走进观众的内心,还能引发全民大讨论。

“互联网时代的中国故事,应该具有中国特色。或者说这么讲:怎么讲好互联网时代的中国故事?中国故事就必须具有中国特色,中国特色首先要了解中国的国情。中国国情的表达和介绍,对于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对于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是有重任的。”《都是一家人》编剧、国家一级作家景宜表示。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都是一家人》编剧、国家一级作家 景宜

《天下无诈》是腾讯影业与公安部宣传局合作的国内首部反诈骗普法电视剧,聚焦当下影响严重的电信诈骗问题。对于这样一部电视剧,以《重案六组》系列剧闻名的王茜也有了新的体验:反电信诈骗是与刑侦完全不同的业务领域,即使她这样的“刑侦专家”也要从头学起。

除了《天下无诈》、《都是一家人》,腾讯影业目前还有3部现实题材剧集,5部剧集基本可以分为三个类型:第一类是关注国计民生的作品,如与公安部宣传局联合出品,分别与艺东派、春秋风云影视联合制作的电视剧《天下无诈》和《燃烧的DNA》,紧扣反电信诈骗和“依法治国”两大社会焦点;第二类是展示国家形象的作品,如与陆军政治工作部、春秋风云影视等联合出品的《蓝盔特战队》,讲述中国军队在非洲参与维和行动的故事;第三类是反映时代成长的作品,如描写深圳特区普通人创业故事的《面向大海》,以及关注民族团结的《都是一家人》。内容十分多元,足见腾讯影业对现实题材的投入及布局趋势。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 程武

中国英雄也是“小人物”

在国家层面,现实题材有着明确的指向。如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在2017年的“电影电视剧内容制作座谈会”上,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毛羽这样表示,“反映人民生活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才是未来精品创作主流。主管部门将鼓励更多电视剧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鼓励创作人员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

具体而言,则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电视剧要体现进入新时代后更加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和思想内涵,更加彰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信,更加包容世界优秀文明的胸怀。”他希望,电视剧要更多地聚焦中国英雄给观众带来崛起后的身份认同感,更加体现百姓通过勤劳勇敢实现梦想的伟大实践。

如果以上述为标准,当下许多电视剧恐怕仅能称为“伪现实主义题材剧”:比如故弄玄虚、虚构情节的都市悬疑剧,拜金崇富的商战剧,以及主要以小鲜肉为噱头的恋爱剧和一些故意丑化人性的办公室斗争剧。

正如《人民日报》所言,“伪现实主义题材剧”源自“快消品”的产业模式。用王茜的话说,“大概十几年的资本热钱进入这个行业,其实已经把这个行业摧跨了。”拍好现实题材确实是一项门槛极高的工作,即使在现实题材内,不同细分类型也有不同的难度。

曾指导《湄公河大案》、《国家行动》等现实题材电视剧的陈育新是《燃烧的DNA》总编剧。他坦承,之所以选择公安戏就是因为比《面向大海》、《都是一家人》这样更加主旋律的现实题材剧更有冲突、矛盾,有敌我双方有对抗,但如何拍得好看,拍得让年轻人接受仍有待考究。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燃烧的DNA》总编剧陈育新

在他看来,即使《湄公河大案》这样的题材,其成功正是印证了毛羽所提出的要求, “我觉得还是人物。不管是多少渺小、多少普通的一个人,在改革的巨浪当中能够挺身而出,这就是英雄。”

“这种题材,这种人物,好莱坞或者说美剧经常讲,他们主流价值观就是讲这些东西,关键是怎么样叙述好、讲好,这么多年来创作现代题材最大的困惑,不是因为作品是主旋律,而是如何呈现矛盾、细节。”陈育新说。

现实题材虽然强势回归,但是对其探索却刚刚走上正轨。一直以来,中国的主旋律影视剧一直希望与商业发展契合,这其实也是衡量现实题材是否成功的客观标准之一。

“现实主义的东西也要有商业性,也要挣钱,如果说一个项目不挣钱,我觉得一定不是好项目。所以我就一直想,现实主义的东西怎么让它体现出商业价值,这是我们要探讨的问题,特别是在当今形势下,从中央到地方都提倡现实主义,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改变。但是这个改变一定要产生出价值,否则就难以为继。” 《蓝盔特战队》、《燃烧的DNA》的总制片人,著名制作人尹廉和认为。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燃烧的DNA》总制片人,著名制作人尹廉和

“伟大实践”的重大命题

目前成功的现实题材剧往往能切中当下生活、直击生活痛点,而对于更为宏大、主流,能够寄托“伟大实践”经验与荣耀的作品却还在尝试之中。这正是《面向大海》、《都是一家人》这类“更加主旋律”的现实题材所承担的任务。

实际上,时代已经赋予了创作前所未有丰富的素材和故事。正如参加研讨会的上海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聂伟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你会发现任何想象能力都跟不上变化的速度,与其脑洞大开、进行新的创作,不如深耕脚下的土地,其实那些是最动人的,因为最打动你就是推动你成长、推动你成熟的力量。”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上海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 聂伟

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策划室主任、文学研究室主任温豪杰在谈及自己之所以愿意出任《面向大海》总编剧,正是因为受到改革先驱袁庚的触动,“一个编剧永远写不过生活、写不过历史,是历史和生活给编剧一种指引。我看到这段历史的时候,真的被这段历史所震撼,曾经有那么一个时代,有那么一群人,把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往前闯,改革不是那么轻易做出来的,深圳不是一夜之间产生的。我决定我能为这段历史留下点印记,做出点什么来。于是就做了这部戏。”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面向大海》总编剧 温豪杰

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每个用户也都需要属于描述自己在时代变革中印记的文化产品。“现在视频网站用户不单纯是年轻人。”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处处长游海洋表示,“这个时代难道只有小鲜肉才是用户关心的东西吗?我认为我们的现实主义、我们的主旋律,包括少数民族题材都是用户想要看到的。”

“伪现实主义题材剧”频出的当下,如何融入“主旋律”加强创作深度?

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处处长 游海洋

在企业层面,如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在发言中表示,腾讯希望在新文创的战略思路下实现文化价值与产业价值的良性循环,而影视作品作为重要的大众文化载体也要承担起更多的文化使命,承载当代文化的现实题材作品正是腾讯将重点打造的一个系列作品。

中国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正走在十字路口,最终是“伪现实主义题材剧”盛行,还是成功攻克“更加主旋律”的难关,也许就在这三两年之间。

责任编辑: 3858NCY-BD

责任编辑: 3858NC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