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黑萤科技赖志宇:逆风翻盘,向IPFS未来奔袭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黑萤科技赖志宇:逆风翻盘,向IPFS未来奔袭

2018-09-17 15:33 TOM   

赖志宇回到母校厦门理工学院,老师向师弟师妹们介绍他的时候,据说开场白是这样的:“他的故事你们只能听听,没法模仿。”

这归根于赖志宇在毕业后做的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毕业后每个月的收入仅仅留下500块钱,其余全部上交给父母;第二件事是去深圳两年,就凭借自己的努力坐上了副总裁的位置;第三件事是第一次创业就把企业做成了行业内名列前茅的品牌。

赖志宇不是传统意义上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他早年家境富裕,所以养成了一些公子哥吊儿郎当的小毛病,虽然无伤大雅,但是若是初次见面,则很难对他的放荡不羁、直来直去产生好感。

没有与他一起共事过的人,基本都会由于偏见对他产生疑惑和不信任感,但其实,跟他相交多年或者共事过的人,则会知道,这是一个重情重义、底线分明的人。对家人,孝顺至极;对朋友,义不容辞;对工作,孜孜不倦。

至暗时刻

赖志宇出生于福建泉州一个商人家庭,是家里的老幺。一家三兄弟的家庭组成,在多子多福的闽南地区那是幸福、好运的象征。家境富裕,兄友弟恭,这让赖志宇的少年和青年时期过得无忧无虑。

这安然自得的日子在家里生意失败后戛然而止,“幸亏我那时已经成年,平常又玩世不恭惯了,所以看事情都比较无所谓。”赖志宇笑着说。面对变故,年轻的三兄弟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家,昔日与同学们“斗鸡走狗”、游戏度日的生活一去不复返,迎接他的是四处奔波、操心劳碌,努力还那仿似无底洞的欠债窟窿。

那时候他刚出社会,每个月工资除了留下生活必须的五百块,其他全部交给家里还债。即使是后来他在职场上青云得意、年薪百万,也依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迄今为止,他也还没有学会如何去享受物质生活,房产都记在父母名下,自己租住的房子不过是个简单的一居室而已。

在别的CEO西装革履的时候,赖志宇来来去去依然是那几套T恤和牛仔裤。

“你这身打扮就像个码农。”我们笑着打趣他。

“是呀,我们团队的人时常念叨我穿得太随便,我对于西装礼仪是一窍不通,也觉得麻烦,随便惯了。”赖志宇突的拍了一下自己的二郎腿说:“习惯确实难改,聊得忘我,又忘了他们叮嘱我不能翘二郎腿了。”

这样不拘小节的赖志宇特别真实,他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也在尽力改正。和我们聊到过去几年窘迫过往的时候,脸上也不显局促,不以“黑历史”为耻,和很多把过往经历“藏”起来的公众人物不太一样。

黑萤科技赖志宇:逆风翻盘,向IPFS未来奔袭

做对选择题

真正的事业是从转战深圳之后开始的。为了追求更好的发展,三年前赖志宇来到了深圳,加入了一家知名的上市公司。

“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深圳给我的感觉就是开拓、拼搏和奉献,我喜欢这种感觉。”

深圳这个城市以“节奏快”、“工作强度大”闻名。犹如它的宣传标语一样:深圳不会辜负每一个肯努力的人。作为“新深圳人”,赖志宇开始了新一轮的拼搏和奋进。

赖志宇所在的上市公司,有着上万人的规模。最不缺的就是聪明的头脑和兢兢业业的努力。但赖志宇的“拼命三郎”状态还是让人难以企及。

别人工作到深夜十二点,他就能每日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别人租住在公司附近,他干脆把行军床带到了公司,直接以公司为家。这样“豁出命”去的付出使他快速地成为了公司不可或缺的业务骨干。

“他做每一件事都非常用力,甚至用力过猛。”昔日的一位同事如此评价。

是的,相比别人做事情的“轻飘飘”、“不痛不痒”,赖志宇的做事风格可谓“烈火烹油”,一切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不管嫡系还是空降,在我这里都没有特权。”正是这样看起来“不近人情”的管理方式,杜绝了“人浮于事”,让每件事得以顺利推动,也让每个项目的效率和功劳都以倍级增长。

在公司两年多的时间里,赖志宇主导了公司的技术研发以及产品设计,赢得了同事的尊敬以及老板的信赖。两年内,赖志宇在这家规模上万人的大型企业里连续提拔到了副总裁的位置,坐“火箭”一般的升职速度,让他成了公司的“传奇”。

这样的收获是赖志宇用一只耳朵和一条腿的代价换来的。“当时每天几乎是拿命在拼,心里憋着一股劲儿,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得到认可。”

由于加班过度,赖志宇的左耳出了点问题,有一段时间他的这只耳朵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右腿也因为没有及时医治留下了病根。所有人都劝他悠着点,别太拼,他这才放缓脚步,慢慢开始把时间留给自己和身边的人。

连续两家上市公司的核心高管历程,磨砺出了他超强的团队协作和工作效率,也锻造了他擅于输出流程化的应对方法和团队经验……这些在大型企业学会的工作方法、养成的工作习惯,赖志宇一直保留着,这也让黑萤的“正规感”在国内众多矿机厂商中独树一帜。

从年薪百万到自主创业,从管理上万人的公司到组建三十几人的团队,其中的转变不可谓不大,“不同的就是以前你对董事会、对老板负责就可以,现在你要对所有追随你的员工负责。”赖志宇调侃到。“我以为那几年应该就是我这辈子最拼命的时候了,没想到创业之后,过去的‘苦与累’跟现在的‘忧和杂’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黑萤科技赖志宇:逆风翻盘,向IPFS未来奔袭
赖志宇参加IPFS首届应用产业峰会

横刀立马

2017年对于赖志宇来说是标志性的一年,是转折的一年。

在努力工作还清家中欠款之后,赖志宇一直都在寻求创业的机会。一次偶然中,赖志宇得知昔日好友周欢正在进行IPFS项目在中国的生态搭建。在与周欢就IPFS的技术前景、商业价值和实际落地等方面深入讨论过后,赖志宇决定了创业的方向:结合自身的技术能力、互联网从业背景和深圳的资源环境,从事分布式存储解决方案服务。

在黑萤科技成立之前,赖志宇就开始了对于IPFS技术方面的摸索。他首先确定从IPFS存储支持硬件方面入手来对整个市场提供合理配置的产品,就是俗称的矿机。

由于官方对于Filecoin的上线时间一直没有确定,所以赖志宇虽然在今年2、3月份就已经确定了黑萤矿机的雏形、完成了黑萤云节点首批矿场的位置和洽谈,却也迟迟没有正式推出产品。但是今年4月份开始,国内IPFS矿机厂商突然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涌出,一些厂商的矿机明显是仿照其他数字货币矿机的构成,并不具有挖Filecoin的优势。

这样的圈内乱像,催生了赖志宇提早推出矿机的计划。

今年5月,黑萤矿机的首批产品在新品发布会上被一抢而空。黑萤在行业内首次提出“IPFS生态矿机”的概念也让人耳目一新。事实证明,那长长的采购清单、那日以继夜的技术攻关、那精益求精的制作工艺不会白费,用户用实际行动支持了黑萤,给予了认可。事实证明,这款获得外观专利、号称颜值最高的黑萤第一代家用矿机一经推出市场便获得赞誉无数。

黑萤科技赖志宇:逆风翻盘,向IPFS未来奔袭
5.12黑萤新品发布会

同期推出的“黑萤矿池云节点”这一概念,被很多同行不断诋毁,说他“一机高卖”。但其实,这些同行都误解了“云节点”的概念,在云节点的买卖服务里,用户购买的并不是某一台矿机,而是黑萤提供的全套挖矿服务,“协同挖矿、共享产出”指的是黑萤布局在全球的矿场得到的总收益减去运维费用后将会按照购买的比例全部支付给用户。

争议中前行

“泉商”是中国极具代表性的一个群体,代表者有许世辉、陈发树、周少雄等。泉州商人以“诚信”立于世。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之下,这种商业精神也一直影响着赖志宇。

在7月份时,中美贸易战导致黑萤矿机的一款进口芯片发货受阻,导致生产延误,几千台矿机无法按时发货。黑萤没有像一些厂商一样在群里与质疑的用户对骂,甚至解散群,而是选择向每一个被延期发货的用户逐个打电话,一个一个地解释缘由。

正是这样的举动,让黑萤不仅获得了用户的谅解,也获得了用户信赖,“哪一家矿机不延期啊,我知道有一家矿机从4月延期到了7月呢,但是提前打电话告知并道歉,也只有黑萤这么做了,它让我们感觉到了尊重。”一位黑萤用户向我们说到。

黑萤科技赖志宇:逆风翻盘,向IPFS未来奔袭

实际上,尽管没有大佬站台,但凭借自身“过硬的功夫”抢占一席之地的黑萤早就明白,无论是面对市场竞争中的刀光剑影,还是一场场唇枪舌剑,想要伫立潮头,就必须先翻过浪头。

赖志宇说他很喜欢一句话,“在互联网时代,你永远不知道将要打败你的是哪一家企业,甚至不知道它将来自哪个领域。”所以,面对恶意诋毁和中伤,他很少回应。

“忙着呢,想不通为什么有友商甚至出动CEO来写千字长文诋毁我们。我自己作为CEO,每天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根本没空去追究回应,我们之前还特别缺人,现在才有了正式的运营部,运营部的小朋友们年轻气盛,听不得骂,非要回应,我就随他们了。”

“恶意中伤不回应,那你每天的侧重点在其他哪些方面呢?”

“创业公司有一万种死法,再顶尖的企业都能消亡,何况我们这样的小庙,我们必须用颠覆性的创新和技术,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下脱颖而出。这就是我每天提醒自己的。”赖志宇认为,既然做了,那就要破釜沉舟,就玩了命,要把5%的希望变成100%的现实。

IPFS作为下一个引爆点,赖志宇全身心投入进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大势所趋。”他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自身的炒币经历也经历过几次经济循环,正因为享受过经济增长红利,所以,赖志宇对市场更为敬畏。“每一次硬件调试、软件升级,我都在想,如果我是用户,会对这个产品满意吗?这个问题只能交给时间来回答。

从IPFS.FUND投资黑萤开始,一条新的起跑线就已经被划下,前半个赛段黑萤走得极好,下一个赛段究竟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