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在线教育监管收紧 作业类App谋转型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在线教育监管收紧 作业类App谋转型

2018-12-10 21:01 北京商报网   

北京商报讯(记者 刘斯文)在互动作业APP被永久关停后,在线教育企业迎来政策监管,多家作业学习类在线教育企业布局新业务,以减低在B端公立校内的损失。12月6日,作业盒子宣布完成从校内教学到家庭辅导的布局规划,并发布了全AI课程产品“小盒课堂”、拍照批改产品“拍作业”和家校沟通产品“家校盒子”。

根据作业盒子披露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1月,作业盒子用户数量已超过4000万,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10万所学校。每日产生学习行为数据超过两亿条。这意味着全国70%的小学在使用作业盒子布置和批改作业。

尽管作业学习类APP在用户获取、流量收割上有天然优势,但在变现上还面临很大困难。为此,不少纯作业类教育产品也从单一的拍题工具逐步变为综合性工具,上线多项增值服务以探索变现模式。

在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看来,随着教育的发展未来会出现两方面的矛盾。一是流量越来越贵,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需要将获客成本贡献给流量提供方;另一方面在供给端,教师成本逐渐走高,具备品牌和产业布局的公司会获得更高的收益。

而且对于学生而言,90%的学习在校内完成。刘夜认为,基于这一背景,作业盒子需要继续以公立学校业务为主场,实现“基于公立学校教学工具的场景流量”和“基于教辅场景的服务变现”的连接,延展产品布局,提高变现能力。

据了解,近两年随着信息化教学、网络化教学的改革推进,作业类APP异军突起,作业盒子、一起作业、小猿搜题等企业呈现领跑态势。来自第三方研究机构艾瑞咨询发布《2017年中国中小学在线作业用户洞察报告》数据显示,66.2%的学生认为在线作业提升了学习兴趣,其中34.3%的学生认为使用在线作业平台能够提升自己的学习成绩;69.7%的教师使用在线作业平台后,布置和检查作业的时间有所减少,把老师从大量繁琐也重复性的工作中解脱。

但作业APP如雨后春笋般顺势涌现的过程中,由于缺乏监管,出现了“夹带私货”情况:大量游戏、付费网游和内容不健康等问题层出不穷,还引发了孩子因父母卸载了学习软件而离家出走等极端案例。

刚过去的11月,《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出台,首次对在线教育作出了相应规定,要求线上机构要对标线下整顿政策,如必须在网站显著位置公示教师资格证号。此政策无疑给众多在线教育机构带上了“紧箍咒”。多鲸资本表示,此次通知让在线教育与线下教育处在统一政策体系下,消除了监管盲区,让教育信息化真正回归人,以人的卓越发展为本。

据《在线教育行业市场分析报告》预测,到2019年,我国中小学生在线教育用户将达到8000万人。在线教育到了真正的红海阶段,各大在线教育平台一定都会极力争夺市场份额。业内专家指出,打造优质内容,输出高品质教学产品,提供高水平师资才是黏住用户之所根本。

 

责任编辑: 3980SYN

责任编辑: 3980SY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