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傲林科技李欣: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傲林科技李欣: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

2021-03-17 15:32 TOM   

在社会发展中,人类总是在解决一个个难题中不断开发新的技术,创造新的生产生活模式。如今,数字经济时代到来,数字化浪潮席卷全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既是一个大命题,也是一个大趋势。此时,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被寄予厚望。傲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林科技)副总裁李欣认为,工业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时,数字孪生等技术能为转型提供更多可行性。

傲林科技李欣: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

数字孪生赋能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我国已进入到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作为一种“变压器”,为世界带来了巨大变化,数字化转型成为当今时代企业最重要也是最不可避免的命题。

众所周知,中国是工业大国,是全球唯一拥有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数据,当前,我国泛工业领域占中国GDP比重已高达52%,但工业企业仍处在数字化的初级阶段。如果能将工业领域的数字化潜力全部挖掘出来,那所创造的产业新动能将是非常巨大的。

后疫情时代,各行各业已将数字化作为企业生存的最基本能力,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降本增效”成为了被提及最多的优势。在经济低迷的压力下,最需要“降本增效”的工业企业也逐渐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开始依靠数字化手段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基于以上原因,傲林科技深挖工业领域数字化转型价值空间,以“产业+技术”双优势为传统工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赋能,打造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发展的新增长极。

李欣介绍,当前企业数字化转型可以说呈现出“百家争鸣”的局面。在企业经营的不同环节,出现了多种切入点帮助企业进行局部优化。例如,在供应链环节,有供应链的数字化管理、采购的数字化预测;在生产环节,有工艺大数据分析、机器人、柔性制造等;在营销环节有C2M(用户直连制造)等。虽然这些切入点都能在不同层面为工业企业带来“碎片化”的价值,但傲林科技发现,这里面缺少了一个整体协同的重要维度。李欣坦言,“企业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对于工业企业来说,这个顶层设计的切入点就是经营铁三角。”

傲林科技李欣: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

何为经营铁三角?李欣解释道,供应上做数字化供应,销售上做数字化营销,生产上做智能生产,“将工业企业的产供销三端做整体协同,形成良好闭环,由此才能帮助企业提升生产经营效率,达到整体上最大程度降本增效的目的。”

既然找到了切入点,那下一步该如何走,李欣用傲林科技的“数字孪生”解决方案进一步阐述,传统意义上的数字孪生多指物理世界中实体数字化镜像,根据这个思路,傲林科技构建出企业级数字孪生,将面向的对象,从实物变成人、事、物等要素组合成的企业组织体。

当传统工业企业有了企业级数字孪生,就可以通过企业实体经营数据,来开展数字世界中经营行为的分析和优化,然后再运用到实际经营当中。“针对企业的经营、管理等综合因素,进行统筹考虑和协同性优化,以此做到真正整合的总体优化。”

傲林科技李欣: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

但同时,李欣也强调,企业级数字孪生一定要考虑到企业的多维度数据,对人、机、物、法、环、财等不同维度的数据进行全面采集和分析,才能真正实现企业级数字孪生的构建和运用。

完成转型还需应对多重挑战

如今,商贸、物流、金融、社会服务等领域有成熟的数字化转型成果,如网络购物、扫码支付、电子政务等应用早已为社会大众所频繁使用。但对数字化程度相对较低的工业来说,数字化转型的难度却相对较大。在李欣看来,传统工业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主要有在四个方面的挑战和困难。

首当其冲就是数据问题。李欣认为,对于传统工业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最核心的价值在于打通贯穿所有业务环节的数据通路。但目前,很多企业各个业务板块的数据均不相通,数据价值无法充分释放。这样就导致了数据呈现碎片化状态,支撑数据决策的“根基”不够扎实。李欣表明,“只有打通企业内部的数据孤岛,才能实现企业的数字化管理,“数字化转型”才能真正为企业经营全局目标服好务。”

傲林科技李欣: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有顶层设计

此外,数据的质量也给工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制造了难题。李欣举例道,如今许多工厂的数据流、信息流仍然依靠手动或半手动,需要机器设备运营人员或工程师从纸质文件或终端设备上填报和搜集数据,然后将该信息加载到可以治理数据的计算机程序当中,“这种人工上报的方式,难免会出现数据误差和不准确的情况。”

除了数据的问题之外,李欣还提到了技术能力问题,“中国有着最为庞大的工业体系,但是技术水平良莠不齐无时无刻不在制约着工业的数字化发展”。

当前,工业企业缺乏数字化技术的问题普遍存在。李欣介绍,有相当一部分企业仍处于自动化阶段,传统的自动化系统是缺乏对实时大数据的分析处理能力的,也无法对计划外的变化进行智能的应对,出现问题仍需要靠人来处理。李欣建议,“数智化”是数字化的高级形态,工业企业要想完成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应当增强对数据的分析和应用能力,在车间产线等生产流程的自动化之上,进一步提升到生产经营的智能化。

人员的观念滞后也在影响着工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这种滞后表现在,企业对数据价值和作用的认识不够充分。李欣坦言,很多企业的高层决策者会更加愿意相信自己的经验,而不相信数据分析,“领导层凭经验决策还是基于数据驱动决策,这种观念的不同是横亘在转型与不转型之间的鸿沟。”此外,还有一些管理者,误认为智能化决策辅助系统出现,,会弱化自己的职能和影响力。“其实, 智能决策辅助系统是企业管理者的好助手,而不是掣肘,更不是威胁”。

最后就是复合型人才的问题。由于工业行业的特殊性,要求相关人才既要有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知识,还要有丰富的行业经验。但李欣表示,目前既懂信息化技术,又懂行业特点的复合型人才很少,也影响了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进度。。

政策“加码”引领数字化转型

其实,对于企业来说,数字化不仅仅是一项技新术,更是企业转变思维方式和变革商业模式的强大助力,为企业进行组织、生产、贸易和创新提供了新的途径。李欣认为,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国家政策要发挥引领和推动作用,带动行业主体站在更宏观的角度进行全局审视和创新式思考,让企业的传统业务“躯干”用恰当的方式插上数字化“翅膀”。

李欣强调,由于工业行业的数智化是一个集成式创新的过程,有赖于机器学习、大数据、物联网等多项相关技术发展,因此,从技术方面来看,李欣呼吁各级政府能指导、支持行业主体加强对相关技术的研发,建立健全鼓励持续投入的机制,为工业数智化提供坚实的支撑。

同时,复合型人才的培养也需要国家层面进行统筹,由国家有关部门加大对学科设置、人才培养方面的投入,这在整个工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李欣介绍,傲林科技已与流程工业综合自动化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合作,将高校的科研优势与企业的实践有机结合,“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开展这样的探索,“产学研融合”,把人才培养的实战性体现出来。”

在推广应用场景方面,当前我国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发改委、工信部、国资委、网信办等部委陆续发布了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文件,我国工业数字化转型迎来快速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李欣建议有关部门在抓好供给侧能力提升的同时,能更注重需求牵引。对工业企业,特别是头部国有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予以更多的指导和资金支持,鼓励龙头企业打造一批标杆项目,通过自身示范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升级。同时国家政策将为,

“这样能够让更多的传统企业应用数字化技术,从而加快形成规模化的数字化转型市场需求,牵引供给侧企业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形成良性循环。”

最后,李欣也希望除了傲林科技自身之外,业界能够凝聚起行业共识,吸引更多院校和专家投入到数字技术的研究中,也吸引更多科创企业关注并加入到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赛道,用产品和服务为企业用户创造真正的价值。

李欣坦言,“傲林科技从创立之初,就始终紧密跟随国家的政策导向,为工业企业降本增效贡献自己的力量,也为行业和产业的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与空间。未来,我们愿与国内科创企业一道,深耕研发与创新,以扎实的技术和产品服务我国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共建良好产业生态。”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