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2021-04-21 16:07 TOM   

当世界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当人类结成命运共同体,当国家与国家之间、个体与个体之间都在寻求心灵的共鸣,呼唤友爱与理解,作为全人类共同财富的诗歌,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诗人,又能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4月17日,以“诗歌在后疫情时代的嬗变与作用”为主题的第五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国际诗人对话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国、法国等国的诗人、学者以视频“云对话”的方式,探讨后疫情时代的诗歌精神和诗酒文化,让诗歌与美酒拉近彼此距离,促进世界文化交流互鉴。

各国诗人“云对话”:

让诗酒增进了解、疗愈生活、传递文化

对话会由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主任、法兰西学院外籍终身通讯院士董强和中国诗人、翻译家树才担任主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诗人吉狄马加,欧盟驻华大使、著名汉学家郁白,诗人、中国作协《诗刊》社主编李少君,法国著名小说家、诗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等嘉宾围绕“诗酒作为一种疗愈”、“灾难、疫情与诗歌的反抗”两大对谈主题坦诚交流、分享观点,现场气氛热烈,洋溢着诗情酒意。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真正的诗歌能完成对自我的疗愈,也是抵达外部世界的桥梁。”

吉狄马加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诗人,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组委会主任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吉狄马加提到,“诗歌对自我的疗愈是显而易见的,它让诗人在某种外力的介入下再一次清晰的目睹了生与死给我们带来的意义和虚无,但更重要的是这些诗歌通过不同方式的传播,给你我和那些仍然把诗歌视为心灵慰藉的人们送去了最及时的温暖,这些用灵魂中的词语所书写的友爱、悲悯、同情、宽容、帮扶、理解以及对人类命运最大的关切,汇聚起来就会成为我们通向明天的最无可辩驳的理由。”

“我们怎样才能走出疫情带来的困境?只能通过文学、想象和诗歌。”

郁白

欧盟驻华大使,著名汉学家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我们打开一扇门首先需要一把钥匙,我认为在任何时候,在所有的文化当中,诗歌就是我们的钥匙。没有诗歌就不会有人类的存在。”郁白表示,“作为本次‘国际诗人对话会’的承办方泸州老窖,继承和发展了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酿酒窖池这一文化遗产。泸州老窖的美酒,打开了我们的精神世界。而‘国际诗人对话会’对于中国诗人、法国诗人以及法国的诗歌专家们来讲,是极其重要的。就如《诗经》所言,诗歌可以表达人们的意图,以诗言志。”

“中国的诗歌,让我感觉到中国文化的强大。”

勒克莱齐奥

法国著名小说家、诗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诗歌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中国最让我感兴趣的文学就是诗歌,每次我读到中国的诗歌都会感受到中国文化和语言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勒克莱齐奥提到,“中国现存最早的诗歌集是《诗经》,它不仅是一部关于诗歌的著作,也是关于语言的著作,因为没有语言、没有文字就不会有诗歌,也不会有人类存在的可能。”

“以诗抗疫,诗是人类精神昂扬的旗帜!”

李少君

诗人、中国作协《诗刊》社主编,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组委会副主任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于灾难之中写诗,本身就是一种抗争,就是与病毒的斗争,证明人之精神没有垮掉。“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李少君在对话会上表示,“维特根斯坦曾说,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有文字,文字是人之精神、文明的象征,诗歌作为最高最凝练的文字形式,标志着人之意志的昂扬,承载着人类精神的传扬。疫情之中,诗还存在,人还活着,我们没有被疫情击垮,人类之精神仍然高扬。”

“我们降生于世,而酒能给我们带来一种重生。”

皮埃尔·布吕奈尔

法国著名现代诗专家,现代诗歌理论家、评论家,兰波、克洛岱尔研究权威,原索邦大学副校长,法兰西道德与政治科学院院士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在皮埃尔·布吕奈尔看来,在当代诗歌里,在我所了解的范围内,没有比朱利安·兰森的《致一切的黎明之歌及其他》更好的典范。朱利安·兰森的创作受到了波德莱尔的影响。他说,“但他未像波德莱尔那样,划分各式各样的个体或群体,分别倾诉酒的良效,议论酒所带来的激情。不过,他显然认同波德莱尔所言——酒承载着希望。”

“以心灵之光照亮人类至暗时刻。”

杨克

中国诗歌学会会长、中国作协主席团成员,北京大学诗歌研究院研究员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著名诗人杨克谈到,“我们要用诗歌去打破任何形式的壁垒和隔离,为构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做出贡献。”所以,诗人需要让自己慢下来,更深入思考,在人所生存的空间,如何让灵魂,像晶莹的露珠在草尖上安放。“写诗,是给人以精神的抚慰,天总会黑,天总会亮起来,以心灵之光照亮人类的至暗时刻。”

“世界不断制造伤口,幸亏诗酒可以疗愈。”

树才

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2008年法国政府“教育骑士”勋章获得者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对话会上,诗人、翻译家树才表示:“疫情确实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但是酒和人类的关系、诗和人类的关系、醉和人类的关系我想不会变化,它也许变成了我们可以抵抗灾难的一种力量。” 树才介绍说,“我们中国的新诗深深得益于世界范围内的现代诗歌潮流,尤其是法国的象征派诗歌。所以把象征派的大诗人的作品有选择性地进行了翻译。让更多中国诗人了解二战以后的那些伟大诗人,在我看来,这些诗人都是非常了不起的。”

“诗歌是获得自由的有力工具,是对一切形式的封闭的疗愈。”

米歇尔·科罗

法国著名诗人、现代诗歌理论家、批评家,索邦大学特级教授,法国经典“七星丛书”《法国诗歌全集》(20世纪卷)主编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寥寥几语、尽得风流”正是中国伟大诗歌的瑰美之处。米歇尔·科罗谈到,“我们可以在最平常的事物和最简洁的词句中找到诗歌:它既是内心的视野,亦是外部世界的视野。诗歌是获得自由的有力工具,是对一切形式的封闭的疗愈。诗歌的功能之一是拓宽视野。寻觅视野,并不意味着必须奔赴远方。”

“文学背后一定是具体的人,诗歌就是一个诗人自我指认的方式。”

剑男

诗人,华中师范大学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面对疫情,文学如何发声考验着每一个写作者的道义和良知。剑男提到,“现在人们需要恢复人们对生活的信心,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重建人们的价值观。这一次可能是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真正进入我们的意识当中。我们应该拥有一个更为开阔的视野,在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融合的基础上构建一种新的价值观,共同面对人类面临的困境。”

“我爱酒,爱中国,也爱诗歌。”

蒂埃里·勒纳尔

法国当代诗人,2013年法国艺术与文学勋章获得者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蒂埃里·勒纳尔认为,“诗歌是至高无上的艺术,它摒弃木讷的语言,拥抱自由言论。与绘画、音乐一道,代表着表达所能企及的高度。诗歌是“第一言语”,是峰回路转,也是摆脱沉重枷锁的自由。疫情之下,艺术和文化必须不断调整自身,以适应当前的形式,甚至是进行自我更新。”

“诗歌不仅是可以让我们在中外之间穿越,也可以穿越古今。”

董强

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主任,法兰西学院外籍终身通讯院士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董强表示,“对我来说,诗歌是不仅可以让我们在中外之间穿越,也可以让我们在古今之间穿越。所以我觉得,这种穿越、这种跨越边界的交流,尤其是在这个诗与酒主题下共同探讨后疫情时代诗歌的精神和作用,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诗歌是勇气与承诺。”

塞尔日·佩里

法国当代诗人,2016年法兰西学院诗歌大奖获得者,2017年阿波利奈尔诗歌奖获得者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诗歌必须凝聚团结的力量,保持对世界的清晰。”塞尔日·佩里表示,“诗歌需要远见。诗歌是与生命、与死亡的对话。诗歌致力于追求自由。诗歌是勇气与承诺。诗歌,应是由自我构建起的主体所进行的创作。更好的是,作为主体,他们能够自由唤醒并激发其他个体。所有真正的诗歌都是一种意识,而非本能的动物性的庆祝,而非精神与身体的冒险。”

“每一个诗人应该深刻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

莫非

诗人、摄影家,博物学者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大自然才是一部原创的无可争议的作品,诗人的写作应该是一份阅读花与叶的心得。”莫非提到,“对诗人而言,自然万物是灵感的源头。每一个诗人应该深刻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生命如此脆弱,而病毒如此强大。那种所谓的‘人定胜天’的肤浅想法,又一次被教训。对自然,更多一些敬畏,更少一些傲慢,才是领略中国古老智慧——‘天人合一’的不二法门。”

“酒是诗人的情人,我们要维持酒与诗歌近距离的关系。”

雷吉纳·加亚尔

法国诗人、作家和编辑,法国《现在》(NUNC)杂志和科尔勒胡出版社(Corlevour)创始人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法国诗人雷吉纳·加亚尔认为,酒能够让我们探索人类最神秘的地方,去探索灵魂最神秘的地方,并且能够让我们解放灵魂。“我想不管是哪一种酒,不管是哪一种意义上的酒,它都能够让我们进入到迷醉的状态,让我们进行诗歌的创作,让我们诗兴大发,让我们解放我们的灵魂、解放我们的创作力。”

“我们生于语言,自生命之初就沐浴在这片交流的海洋之中。”

高明

法国诗人,法国驻华大使馆文化、教育与科学事务公使衔参赞、北京法国文化中心主任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国际诗人对话会是诗人之间、法语和中文之间以及两个国家的文化之间的对话,中国和法国至少在精神层面和文学层面是相互了解与相互欣赏的。”高明表示,“诗歌打破了文字的禁锢,向我们敞开了存在的自由。而这种自由,即使未将其遗忘,也暂时地、错误地将其搁置在了一旁。诗歌打开了一个缺口,让我们得以呼吸,走出指定、分配给我们的这份境遇。诗歌是我们所缺少的意义与感性之窗。”

“疫情终将过去,因为有诗酒可以疗愈。”

李宾

诗人,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文化中心总经理

诗酒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国际诗人对话会纵论诗酒文化

“我的辞典里,所有的诗歌分两类:一类是没有喝酒创作的,一类是喝了酒创作的。没有喝酒创作的至多叫佳品,喝了酒创作的叫神品。”李宾谈到,“一个人在社会上的表现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是最本真的状态叫本我,第二个叫自我,第三个叫他我。人只有在喝了酒之后,才会回到本我、回到真的状态。所以我们自古以来就有‘何以解忧?唯有1573’‘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让诗酒温暖每个人:

国际诗酒文化大会 让全世界诗人共享诗酒盛宴

本次“国际诗人对话会”是第五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的重磅活动之一。国际诗酒文化大会诞生于2017年,是由泸州市人民政府、中国作协《诗刊》社主办,中国诗歌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中视华凯传媒集团承办的一项推广普及诗歌的公益性活动。五年来,国际诗酒文化大会以中国悠久独特的诗酒文化为载体,开展了一系列丰富多样的文化交流活动,突破地域、语言和肤色的藩篱,架起了文化沟通的桥梁,让全世界的诗人共享诗歌与美酒的盛宴。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