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爱与信仰的赞歌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爱与信仰的赞歌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21-07-05 17:06

 

爱与信仰的赞歌

6月29日傍晚,在济南百花剧院等待入场观看《我心永恒》的观众 苏锐

近年来,全国创作推出多部关于刘谦初、张文秋两个革命先辈的舞台艺术作品,大多讲述二人革命的一生及坚贞的爱情。山东省吕剧院新创排的大型革命题材现代吕剧《我心永恒》,在刘谦初和张文秋爱情故事的整体架构下,讲述了刘思齐和毛岸英的爱情故事,两代人的爱情故事互文观照,歌颂了革命者的爱情与信仰,开掘了同类题材剧目创作的新路。

该剧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一天,刘思齐与母亲张文秋在一张张亲人的遗照下互诉心语,思念牺牲亲人,等待岸英归来。刘思齐想起与毛岸英的第一次偶遇,张文秋回忆起与爱人刘谦初的第一次相识。母女俩的初恋故事传奇而美好。朝鲜战争结束,志愿军凯旋。邵华带来了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张文秋如遭雷击。刘思齐也知道了实情。回家后母女俩怕对方伤心,相互隐瞒。为了减轻思齐的痛苦,张文秋讲起了自己与刘谦初的新婚离别,以及刘牺牲前最后的狱中诀别。刘思齐回忆岸英出征前夜,在医院去与她告别,她依依相送,岸英回身向她深深鞠躬的情景。邵华忍不住揭开真相,张文秋与思齐抱头痛哭。但她们已经完成又一次理想信念与情感意志的粹火,实现了又一次牺牲中的重生。

这是一部典型主旋律作品。这个题材注定会给创作带来很大的难度,虽然爱情和信仰是艺术创作的重要主题,但革命者的爱情不好写,刘谦初和张文秋、毛岸英和刘思齐的爱情更不好写。由于他们的爱情和普通观众之间的心里距离很远,舞台上处理不好,就很难引起现代观众的共鸣,稍有不慎,甚至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让观众很难看下去。

该剧以张文秋、刘思齐母女两人的回忆为主,通过闪回、插叙等艺术手法勾连出整个剧目,因而剧目没有贯穿全剧的矛盾冲突,主人公也缺少心理与精神的成长历程。这些都是我观看剧目之前担心的,但观看该剧后,我觉着剧目故事讲得是完整的,几个主要人物性格也很鲜明。观众坐得住,就像杨琨导演所说,剧目是静静地讲述一个故事,平和的追溯一段历史。其实,平静的舞台并不是说该剧平淡如水,其实该剧激荡着革命者的情怀,让人看后颇受震撼和感动。

那么该剧是如何打动人、感染人的呢?我们看到,在剧情的推进过程中,吕剧《我心永恒》充分发挥了中国戏曲吟咏事件而非叙述事件的原则,把并不复杂的剧情做出了张力。在该剧中戏曲的抒情之长得以充分发挥,人物情感的抒发超越了对故事本事的再现,人物性格与心理活动、矛盾冲突与人际关系,主要通过唱来表现,在演唱中抒情,在抒情中叙事。

从《李二嫂眼含泪关上房门》《借灯光》到《情定荒原》《银镯报凶讯》这些吕剧经典唱段创作的历史证明,以唱段进行叙事,在演出中进行抒情是吕剧剧种的特长。吕剧《我心永恒》中的精彩唱段,对故事情节的展开和人物情感的表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吕剧《我心永恒》的几位主演焦黎、董家岭、胡静华、彭莉媛、陈明、李莎等人恰恰是当今吕剧各个年龄阶段最具代表性的优秀演员,无论是革命先驱还是暖心的爱人,他们都演绎得超脱自如,演唱相融、深情唱响爱与信仰的赞歌,为该剧增色不少。

山东省吕剧院能够在建党百年之际推出《我心永恒》,充分显示了院团的责任担当。在历史上的重大节点、重要时刻,山东省吕剧院从不缺位。从新中国成立初的《李二嫂改嫁》到新时期的《苦菜花》《补天》,再到近两年创作的《大河开凌》及正在精心修改的《一号村台》,不忘艺术初心、坚守理想信念一直是省吕剧院最鲜明的标签。

该剧编剧来自湖北,导演、作曲来自山东。据说一开始双方还有些担心,毕竟湖北籍编剧作品几乎没怎么立上过山东的戏曲舞台。鲁鄂联手究竟能碰出怎么样的火花?《我心永恒》的精彩呈现给出了完美的答案。我想这一切都建立在编剧、导演、作曲深厚的功底及剧目立足吕剧艺术本体、回归中国戏曲传统的共同创作初衷。

值得一提的是该剧的舞美设计。设计师的另一部作品柳琴戏《福大妮和山杠子》,以夸张的写意风格受到观众好评。此次在吕剧《我心永恒》中,舞美被巧妙的设计成写实和写意两个层次,用以对应现实和回忆两个情境,很好的服务了剧目整体。

当今主旋律文艺作品要想做成艺术精品必须要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有新的突破,如果表现形式、手段没有艺术性、缺少创新性,再感人的故事、再磅礴唯美的爱情也难以打动观众。我想,吕剧《我心永恒》的之所以成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

(作者单位系山东省艺术研究院)

 

广告
责任编辑: 4134ZXH

责任编辑: 4134ZXH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