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但醉春碧酒 长江不锁愁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但醉春碧酒 长江不锁愁

TOM    2021-07-19 14:01

每一条河流都是一曲古老的赞歌,唱出了古老文明的辉煌。而每一条河流往往都与美酒相伴相生。犹如法国加龙河和多尔多涅河汇聚而成的吉伦特河,孕育了美丽浪漫的法国葡萄酒文化。在中国,由金沙江和岷江汇聚成的长江也孕育出浓浓的酒香。

但醉春碧酒 长江不锁愁

从汉代卓文君当垆卖酒被传为佳话,到明代杨慎写下“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长江与美酒交相辉映穿越数千年岁月。长江流域的文化巨子留下了无数与美酒有关的诗歌,让长江文化在诗酒文化的浸润下,显得更加璀璨多姿。

永泰元年(公元765年),杜甫沿岷江东下,途径长江首城戎州(今宜宾)。戎州刺史杨使君在东楼设宴,用当地名酒“重碧春”酒款待杜甫,引得诗圣诗兴大发,挥毫写下《宴戎州杨使君东楼》,诗中着重赞美“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

作为诞生于长江流域的文化巨子,大文豪黄庭坚也在长江第一城戎州开了酒戒。

公元1098年,黄庭坚的表哥张向被任命为夔州路常平(负责收税),官瘾特别大的他以避亲嫌故,主动向朝廷报告,请求移表弟黄庭坚到戎州安置。同年六月,黄庭坚抵达戎州,寓居南寺。

身逢逆境的黄庭坚常与好友寄情于山水之乐,纵情诗文画意,遍尝戎州各类名酒。在寓居戎州的三年中,黄庭坚写下了17篇有关酒的诗文。在这些诗词中,黄庭坚最推崇的美酒非“荔枝绿”“姚子雪曲”莫属。

他在《廖致平送绿荔枝为戎州第一,王公权荔枝绿酒亦为戎州第一》的诗中咏道:

王公权家荔枝绿,廖致平家绿荔枝。

试倾一杯重碧色,快剥千颗轻红肌。

拨醅蒲萄未足数,堆盘马乳不同时。

谁能同此胜绝味,唯有老杜东楼诗。

不仅如此,黄庭坚还与好友廖致平在戎州一山谷饮酒时,现场吟咏了一首《荔枝绿颂》,对荔枝绿赞口不绝:

王墙东之美酒,得妙用於六物。

三危露以为味,荔支绿以为色。

哀白头而投裔,每倾家以继酌。

忘螭鬽之躨触,见醉乡之城郭。

扬大夫之拓落,陶徵君之寂寞。

惜此士之殊时,常生尘於尊勺。

黄庭坚喜欢的另一美酒“姚子雪曲”,是当时戎州绅士姚君玉私家糟坊所酿。他为其专门作诗《安乐泉颂》,并在序文中道:“锁江安乐泉为僰道第一泉,君玉取之以酿酒,饮之令人安乐,故余兼二义名曰安乐泉,并为作颂。”其颂曰:

姚子雪曲,杯色争玉。得汤郁郁,白云生谷。

清而不薄,厚而不浊。甘而不哕,辛而不螫。

老夫手风,须此神药。眼花作颂,颠倒淡墨。

经考证,黄庭坚诗中的“姚子雪曲”,即为今天“五粮液”的前身。如今,在“十里酒城”还有一座黄庭坚的汉白玉雕像,来宜宾的朋友可以前往瞻仰这位最早的五粮液名酒鉴赏家。

但醉春碧酒 长江不锁愁

在长江首城古戎州的岷江畔,还有一个与“流杯池”齐名的胜迹“锁江亭”。地处岷江口的锁江亭,这是一个既能使人一览三江胜景,寻得“江头一醉”,又能令人发思古之幽情。这里因酒而设,许多文化巨子都在这里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篇。黄庭坚有诗曰:“锁江亭上一樽酒,山自白云江自横。”而南宋四大家之一范大成以“我来但醉春碧酒,星桥默默向三更”,与杜甫隔空对饮。

诗酒相传,让戎州的美酒名声远播,从“荔枝绿”“姚子雪曲”到五粮液,滋味始终未变。数百年岁月洗涤,不仅让我们与黄庭坚共同体味了醇厚酒香的独特和神奇,也让世人感悟了长江流域孕育下的独特诗酒文化。

如今,当你走进长江第一城宜宾,首先迎接你的便是一种醇厚的芬芳;当你掬一抔长江水,你会发现每一滴水中似乎都氤氲着馥郁的酒香,散发着迷人的神采与魅力,历久弥香,回味无穷。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