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TOM    2021-08-09 09:34

2020年,传益千里入选亚洲清洁空气中心青鸥伙伴计划,聚焦港口大气污染治理议题,深入珠江主通道——西江航运干线,开展田野调研及港口大气议题推动。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的实施,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进一步加强,同时得益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开建,珠江水运进入了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的高效发展阶段。珠江这条古老的水系,焕然新生,但来自港口方面的污染物排放越来越突出。亚洲清洁空气中心《2019蓝港先锋•中国典型港口蓝天力行动评价》报告指出,大气污染是中国城市面临的重要环境问题之一。《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等政策的实施,让中国城市的空气质量有了显著改善,但细颗粒物(PM2.5)依然是中国城市面临的头号大气污染问题。

港口大气污染治理方面,依然任重道远。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珠江航运迎来历史新机遇

发源于云贵高原乌蒙山系马雄山的珠江,蜿蜒于中国中西部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六省区及越南北部,并于下游从八个入海口汇入南海。西江干线由郁江、浔江、西江、珠江组成,西起南宁、东至广州,全长854公里,作为我国水运主通道的“一横”,是我国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12月,国家交通运输部网站公布《船舶大气污染物排放控制区实施方案》,为促进绿色航运发展和船舶节能减排,沿海和内河地区通过设立船舶大气污染物排放控制区,降低船舶硫氧化物、氮氧化物、颗粒物和挥发有机物等大气污染物的排放,持续改善沿海和内河港口城市空气质量。西江干线纳入其中。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也是世界最大的出口国,80%以上的外贸货物由航运完成,2019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海运国家。其中,内河航道通航里程12.7万公里,居世界第一,仅珠江航道2019年全年货物吞吐量超过10亿吨,同比增长5.5%,仅次于长江位居世界第二。

珠江水运主动服务交通强国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等国家战略,珠江水运高层协调机制的作用更加凸显。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同时,国务院批准的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贵港至梧州3000吨级航道工程的推进,广西内河航道实现3000吨级船舶从贵港直达粤港澳地区,珠江黄金水道建设驶入了快车道。

被扬尘困扰的砂石码头

或者抵达,或者离开,航行是每一艘船的使命。

每一艘船,会抵达不同的码头,装载不同的货物。7月初,李创夫妇的家庭船装满了玉米,抵达广西平南县金茂码头。卸完货之后,他们将装载平南县盛产的石灰石,顺着河流直下广州。

金茂码头位于浔江北岸,距离平南县城不远。其前身为始建于1958年的广西平南县糖厂。

2008年,经平南县人民政府招商引资,成立广西金茂生物化工有限公司。该公司通过拍卖程序取得平南县2008年第十期出让的国有土地(原平南糖厂生活区、码头区、生产区、足球场区)。

平南县自然资源丰富。已发现的矿藏资源有石灰石、花岗岩、红砂石、重晶石、金矿、高岭土等10多种。其中石灰石储量40亿吨,含钙率高达54%以上,是水泥与化工等行业用的优质原料;红砂石储量20亿吨,花岗岩储量30亿吨。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从421国道走进金茂码头,一路上遇到不少骑着摩托车的当地人,几乎从头到脚,围得严严实实。岸边,李创夫妇的船舶正在卸货。码头上的吊臂正一次次地用抓斗将船上的玉米,抓到岸上的货车上。倾泻而下时,灰尘在半空弥漫开来。

一辆货车从我们身边驶过,马路上顿时灰尘滚滚。口罩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重要。

从码头再度回到国道,货车越来越多。调研组站在马路边上,公路上的车辆穿梭而过,除了大量的货车之外,还有小车、摩托车、班车。柴油机尾气加上道路扬尘,使得整个路面像电影大片里的镜头,一片灰濛。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李创妻子告诉我们,她到过很多码头,每次上岸买菜的时候,都需要戴好口罩。一些大型的港口码头会有洒水车进行路面洒水,抑制扬尘。但是,很多小型码头,特别是江河沿岸的砂石场码头,在扬尘方面是很严重的。

平南县糖厂片区除了广西金茂生物化工有限公司所运营的金茂码头之外,还有其他的石场。从现场所见的招牌就可以发现,有平南县锟辉石业、平南县威骏环保公司码头等。而根据天眼查平台查询,在原平南县糖厂注册的与建筑材料有关的企业有:平南华创化工有限公司、平南辉杰建筑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广西平南县德运物流有限公司等。

在金茂码头旁边经营杂货与化肥等农用品商店的“连三”告诉我们,平南县糖厂一直往平南县丹竹镇方向,沿岸都是各个石场的厂房以及码头。正因为这样,这几年来,门前的公路货车都特别多,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超载情况严重,路也因此被压烂,灰尘特别多。

我们看到,除了卖化肥农药这一边的门面是开着门的,旁边杂货店的玻璃门则关闭着,门上还用箭头向顾客示意,从化肥店进入。

在公路边,“学校区域”的警示标志赫然矗立。当地人告诉我们这里附近有一所小学,名为桅岩小学。很难想象,这些孩子们每天是如何在这灰尘满天的环境里上下学。

我们从辉杰石场的入口往码头方向走去,进去的道路早已被压得坑坑洼洼。在岸边,巨大的厂房里,石灰石正在被进行加工。之后,再通过岸边的码头,装载上船,往广东运送。

离开码头,我们从平南县糖厂,沿着241国道,往丹竹镇方向驱车而去。全程13公路,一路上如杂货店老板所言,随处可见各种砂石场。而越往丹竹镇方向,道路越崎岖,货车越多,扬尘越严重。

据贵港市网络问政平台显示,该路段自从有了泥头车、货车行驶以来,就成为困扰当地村民的问题。不少居民在网络问政平台进行举报。但扬尘现象并未得到彻底解决。

2020年5月26日,平南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平南县丹竹片区扬尘污染治理工作方案》。通过对丹竹片区(罗合加油站至丹竹镇辖区范围)工业企业、港口码头、混凝土搅拌站等易产生扬尘污染的企业进行集中排查和整治,依法查处违法排放粉尘行为,规范扬尘污染防控措施。

方案要求县交通运输局牵头,贵港市平南生态环境局,丹竹镇政府为责任单位对丹竹港口、码头堆场进行排查,督促港口企业加强物料堆放场所的扬尘治理,落实围挡、防风抑尘网、遮盖、自动喷淋装置等抑尘措施;加强物料输送装置的扬尘治理,要求在落料、卸料处配备吸尘、喷淋等防尘设施,并保持正常使用;加强码头道路的清扫保洁工作,及时清除散落的物料,保持道路整洁;采取场地地面硬化、散货堆场加装喷淋装置,设置车辆清洗场地等措施,切实做好港口码头降尘抑尘。

据方案显示,2020年7月~8月为依法查处阶段,平南街道办、丹竹镇政府及有关单位查缺补漏,填平补齐,对存在违法行为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拒不整改或者未按照规定进行整改的,由主管部门按职责依据法律法规严厉处罚。

2020年10月,贵港市交通运输局下发全面彻底整治非法码头的通知,对贵港港中心非法码头52个,桂平港区非法码头74个,平南港区非法码头10个,进行拆除。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岸电“上船”不容易

作为现代化集装箱码头,广东肇庆三榕港早已摆脱了传统干散货码头的粉尘困扰。

初冬的一个下午,一艘载满集装箱的多功能船舶徐徐驶进三榕港。停靠港口时,发动机产生的黑烟,让现场工作人员频频皱眉。

柴油发动机烟气中的柴油机颗粒物已被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癌症研究所认定为致癌物质。据《中国移动源环境管理年报2019》显示,在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和长江等沿海沿江地区,港口船舶排放已成为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在港口城市,船舶排放的废气占大气污染物排放量的比重高达40%。

为此,《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对港口船舶治理提出了新要求,主要包含:推进船舶更新升级、调整扩大船舶排放控制区范围、推动内河船舶改造、推动靠港船舶使用岸电、加快油品质量升级等。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港口岸电就是把岸上电力供到靠港船舶使用的整体设备,来替代船上自带的燃油辅机,满足船上生产作业、生活设施等电气设备的用电需求,减少噪音和环境污染。过去,船舶靠港期间主要利用燃油发电满足船上的通讯、照明、生活等电力需求,这也成为城市大气污染的最主要来源之一。

为了助力港口蓝天保卫战,2019年广东率先在全国实现内河港口岸电省级全覆盖。肇庆三榕港也成为国内比较早提供岸电装置的港口。在提升岸电使用管理方面,广东还借力信息化手段,实现了用电身份验证、岸电状态监控、用电信息采集、整体用电情况统计等全过程各环节打通,铺下了一张高效立体的智慧管理网络。

在肇庆进行岸电建设的同时,其他地区的岸电建设工作也得到顺利推动。

2020年4月,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发布《港口岸电布局方案》建设任务完成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已建成港口岸电设施5400多套,规划的五类泊位中,岸电设施覆盖泊位共787个(其中沿海港口泊位525个),超过最低建设目标493个,但尚有94个已列入规划的泊位未完成改造任务,其中沿海87个、内河7个。

虽然岸电建设整体推进顺利,但据项目组调研走访发现目前已建设完成的岸电设施使用率并不高。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三榕港港务有限公司安监部陈先培经理带我们调研走访港口岸电安装及使用情况。陈先培告诉我们,三榕港作为最早安装岸电装置的港口,一直以来都在积极主动向船东、船代公司等宣传与推广使用岸电。为了提高岸电的使用率,有时候还会召开专场的宣传会。但是,在陈先培经理看来,岸电使用率的提高还有更多空间。

缘何岸电使用率不高?陈先培经理告诉我们,像外贸,比如三榕港跑香港线路的厢船,只要泊位有岸电,基本都会使用。但因为对新事物认知有一个过程,部分内贸船东靠港使用岸电意愿性有待提升。

而对于岸电使用率普遍不高的情况,陈先培经理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未来停泊时,岸电的使用率也作为船检中的一个项目,那这个事情就好办多了。”

目前,蓝天保卫战是我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中之重。推动靠港船舶使用岸电,减少船舶在港区的燃油消耗,是水运业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举措。

但是,现实中,船东们在停泊港口的时候,岸电使用率如何?藤县金海6030船娘杨丽芬表示,“用得不太多。一则我们在码头停靠的时间一般都很短,一些码头岸电桩位有限,一般会优先给停泊时间长的船舶使用。二则这两三年来干散货船的船东都比较推崇使用太阳能板发电。这个虽然成本略比岸电高,但是,便捷性要高很多。”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另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船东则表示,许多码头尽管提供了岸电装置,但是电桩太少,接线不方便,而且很多时候受水位的影响,使得岸电的使用率并不高。

如何让岸电顺利“上船”,不管是政府也或者港口,都应责无旁贷。特别是港口所在地政府,在推动岸电使用常态化、便利化方面应负有重要责任。根据当地情况,因地制宜,出台相关鼓励政策,如岸电建设、运营、使用等支持政策,对使用岸电船舶优先过闸等鼓励政策,将港口岸电设施建设项目纳入用地绿色通道,鼓励港口企业对使用岸电船舶实施优先靠离泊等激励措施。

与此同时,强化监管,推动研究制定船舶靠港使用相关规章,明确岸电使用管理要求,促进岸电设施更多“上船”,有效发挥环保效益。

航运环境日趋向好

如果说等待赋予生命力量,等待让时光变得更美好。那么,等待一艘船从蓝图到浚水,这无疑是一段最美妙的时光。经过十个月的等待,一艘新船就可以从船台,奔赴江河,从此开始陪伴行船人征战江河。

从等待开始,似乎也注定了等待成为一种常态:码头装卸货、过往各个船闸,每一次都需要跑船人给予足够的耐心。

每年秋冬,珠江上游的西江,便进入枯水期。这个时候,梧州长洲坝枢纽船闸周边,数百甚至上千艘船舶,有序列队,等待船闸发来准许过闸的信息。快则几天,慢则十几天,以往一个月可以跑四五趟,到了枯水期,则会大大减少。

船东黄发明则干脆趁着候闸,带着妻子和儿子,回了岸上的家。约莫要过闸的时候,再次回来。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因为众多船只在候闸,梧州长洲坝枢纽船闸上游的赤水村,天天如圩市。每天从早到晚,都会有停泊在附近的船员,开着工作艇前来采购日常所需。这个古老的小渔村,从来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恢复了旧日的车水马龙。

赤水村外的水域为临时停泊点,无法为船舶提供岸电设施,所以那些安装了太阳能装置的船舶,显得更有优势。生活所需的照明都可以通过太阳能发电提供,减少了柴油机的使用,对大气环境更环保。

也有部分船东忍受不了漫长的等待,干脆早早就把船开到闸下,专门跑梧州闸下至广东。藤县金海6030每年这个时候就不再接梧州闸上航段的运单。梧州云龙桥下航两公里,横石角码头,是藤县金海6030最近经常装货的地方。从广东云浮上来,同样需要等待。在等待的时候,船娘杨丽芬早上便会和丈夫一起,开船到梧州大东市场采购食材。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杨丽芬出生在梧州市藤县太平镇水运社。1999年,杨丽芬嫁给同样也是祖祖辈辈与江河打交道的水运社青年。婚后他们选择了传承祖业,夫妻同心,经营自己的船舶。这种家庭式船舶在珠江水系很常见。杨丽芬因为经常在抖音平台分享珠江船运人日常生活,获得上千万人关注,拥有五十多万粉丝。

作为有着二十多年跑船经历的船娘,杨丽芬践行着环保生活方式,比如,主动进行垃圾分类,并在上岸时按类投放,尽量用煤气罐来煮饭,安装太阳能发电等,以减少柴油机的使用,进而减少空气污染,这些可以对环境保护有好处的小细节,正被年轻一代跑船人所接受,并在日常中践行。

在梧州横石角码头等待装货的时间里,杨丽芬用煤气罐做了一大桌美食,犒劳船上的每一个人。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作为船娘,杨丽芬在珠江水系里航行了二十余载。像许多跑船人一样,他们对珠江充满着敬畏之情。在前几年,杨丽芬会在珠江沿岸会看到一些工厂,往江河里直排污水。同时也能看到一些烟囱,往天空排放黑烟。这些年,珠江沿岸政府抓环保力度一年比一年大,现在已经没有工厂敢直排污水至江河。不过杨丽芬有点担心,是不是会有一些工厂利用暗管,依然向江河里排污水。

在政府越来越严抓环保的时候,像杨丽芬这样的船运人也开始关注柴油机尾气对大气的污染。如果加了含硫量超标的柴油,发动机就很可能冒黑烟。杨丽芬表示自己和家人长年在船舶上生活,是最不希望产生黑烟的,所以去正规加油站添加符合标准的低硫油已成为共识。

西江航运干线大气治理任重道远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