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大厂买买买背后:游戏行业内卷加剧,不敢错过下一个“原神”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大厂买买买背后:游戏行业内卷加剧,不敢错过下一个“原神”

TOM    2021-08-03 17:05

如果讨论中国“游戏之都”是哪里,成都一定榜上有名。今年成都游戏圈频频爆出各种高薪挖人的新闻。

有报道称,现在成都的大小游戏公司都在高薪抢人,尤其是争抢游戏研发人才,一般的开发岗,年薪能从之前的60万左右直接提高到近100万。业内人感叹,继上海之后,成都游戏圈也“卷”了起来。

这两年《原神》和《明日方舟》等现象级的新游戏诞生,米哈游、莉莉丝、心动、鹰角等一系列新兴游戏公司快速崛起,让游戏行业更加确认“内容为王”精品化游戏时代到来。

除了人才内卷,腾讯、字节跳动、B站等各大游戏公司也“卷”了起来,“买买买”加速投资的动作不断,“内卷”之外,更显“着急”。

抢人才、抢项目,游戏圈“卷起来”了

成都游戏人才市场的火爆源于游戏产业的飞速发展。据伽马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目前成都游戏企业增速全国第一,现有的游戏相关企业中70.4%都与研发相关,研发占比全国第一。

在2021上半年成都文娱传媒相关的投融资事件中,近60%的融资事件与游戏研发企业相关。包括腾讯、哔哩哔哩、新浪、喜马拉雅等一众大厂均在成都进行游戏研发相关布局和投资。游戏研发人才工资水涨船高,普遍上涨三四成,而北上广游戏大公司以2倍、3倍的价格从成都挖角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儿。

成都游戏行业的抢人景象,可以说是我国游戏行业火爆的一个缩影。两组行业数字极有代表性。

一组是创业火:智研咨询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新增游戏相关企业超6.5万家,为历史新增数量最多的年份,2020年新增游戏企业也超5.8万家。

另一组是投资火:根据天风证券数据,半年之内,我国游戏行业的投融资数量就已经达141笔,接近了2020年全年191笔的数据。字节跳动、腾讯、B站等互联网公司以及红杉、高榕等一众投资机构都纷纷加码游戏赛道。

近两年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Z世代年轻人,已经成为网上社交娱乐的主要用户群,加之疫情以来“宅经济”火热,刺激了游戏行业新一轮快速发展。

根据《休闲绿皮书:2019~2020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中国人日均在线休闲时间4.9小时,“宅经济”背景下人们休闲娱乐需求旺盛,游戏行业火爆成为情理之中。

不仅游戏用户的需求在变化,游戏内容、创意和技术的进步直接助力了精品化、垂直类游戏的“春天”到来。二次元游戏爆火最具代表性。

“随便截一帧都能当壁纸,剧情也像动漫一点不想跳过。开放世界的设定也超带感,随你自由探索地图。”大热游戏《原神》的一位玩家这样评论道。

大型公司们则把目光投向了元宇宙、云游戏平台、3A超高品质大型游戏的开放上,争抢各类专业人才。“超一线的回报,二线生活的成本”,一向低调的天美成都工作室为了《王者荣耀》新项目打出的招聘广告不可谓不诱人。

与当年画面古早粗糙、交互性差的端游相比,如今游戏极高的操作上限、精致的美术风格、不断扩展的在线虚拟世界,持续优化着玩家们的游戏体验感、沉浸感,这些都进一步引爆了游戏行业这一轮的快速发展。

大厂买买买背后:游戏行业内卷加剧,不敢错过下一个“原神”

(图:“原神”游戏画面)

他们都“急”了,字节上半年游戏砸金300亿

今年6月,许多人的童年回忆“摩尔庄园”以手游的形式上线,引爆了微博热搜和朋友圈。迄今为止,摩尔庄园的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20亿。

更多新的爆款游戏又有多火?

米哈游、莉莉丝、鹰角、吉比特一大批小而美的游戏公司崛起,业绩轮番开挂。据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2020年9月28日上市后,米哈游的二次元手游《原神》迅速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30天中,《原神》一度超越《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和《PUBG Mobile》,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移动游戏。

作为热门手游《明日方舟》的开发公司,鹰角网络今年一直也处于行业风口上。虽然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但其唯一一款产品《明日方舟》在打磨了近一年才发行,2019年一发行就冲到了App Store畅销榜第4位,后来多次登顶畅销榜。一个“初创团队逆袭大厂”的故事再次上演。

手游社区TapTap自2016年建立起,获得了越来越多主流游戏青睐,逐渐从小众游戏社区向Z世代平台跃迁。继2020年通过《原神》及《江南百景图》两款游戏成功出圈后,在今年刚刚举行过的发布会上,TapTap集中发布了一批来自中小厂商的优秀产品,既有凉屋游戏、奥秘之家、星线网络等有一定名声的开发商旗下新作,也有《我的镇守府》、《旋转音律》、《来古弥新》等初出茅庐的新厂商作品。

游戏赛道的新生力量话语权变大,不断挑战着腾讯、网易等现有老牌游戏研发商的领先地位,也给后入局的字节跳动、B站等互联网巨头施加了更大的压力。面对新兴游戏公司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他们都有些“急”了。

阿里游戏在进入游戏圈五年后,2020年才迎来了它的第一款热门游戏《三国志:战略版》。为了牢牢抓住这次机遇,阿里在游戏宣发上不断请胡歌、史航、郭德纲、欧洲杯名解说詹俊等名人为其站台,企图用名人打透背后的粉丝圈层,获取更大流量。

一直深耕二次元文化的B站,在二次元游戏细分领域站稳脚跟后,再次高举“破圈”大旗,今年也加大投资力度。他们开始关注更多有成熟商业变现能力、二次元以外品类的游戏公司,例如9.6亿港元战略投资心动游戏,6.5亿港元认购中手游股份。

B站上半年至少投资了9个游戏公司,规模都在亿级别以上,其中仅两笔投向了子皿力网络、空在社两家二次元游戏公司,其他投资则涉及偏动作冒险、益智休闲以及VR等更受年轻用户追捧的游戏品类。可以看出,除了二次元,B站力图打造一个更多元化的完整游戏生态。

错过了《原神》的游戏头部企业腾讯,显然也不想再错过二次元、女性向游戏等小众赛道。在5月16日的新品发布会上,腾讯一口气发布了三款女性向手游,其中包括其极光工作室自研的《光与夜之恋》。

此前市场对腾讯游戏旗下《堡垒之夜》、《英雄联盟》等国际爆款老IP端游转手游后的发展寄予厚望,今年一些腾讯自研的新品类游戏也开始获得关注。腾讯于6月中旬在海外上线的二次元战棋游戏《白夜极光》,是目前日本市场上表现最好的海外游戏。

有知名自媒体点评,如今的腾讯新的接棒爆款游戏,也显得越发“焦虑”。这一点体现在投资布局上,根据IT桔子统计,今年上半年在游戏领域,腾讯的投资已经升至了41笔。

除了新的垂直类游戏,腾讯游戏还在进一步加大力度开发“元宇宙”概念等3A超级游戏,据媒体报道,不仅是对外投资了一些3A标签的开发商,腾讯四大知名光子、天美、魔方、北极光工作室均在加强3A游戏项目自研。

腾讯之后,游戏赛道还有一位更焦虑的选手——字节跳动。2021年前6个月,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投资行为至少6起,其中包括了两起大手笔并购交易。出手次数虽然少于腾讯,但从投资金额来看,字节跳动半年多以来在游戏行业已经砸钱约300亿元。

其中,字节跳动以40亿美金收购东南亚著名手游开发商沐瞳游戏,更是一举成为了上半年我国游戏投资第一、全球游戏投资第二的交易。年初字节跳动还全资收购了有爱互娱,后者为专注二次元RPG和策略品类手游研发商,旗下代表作《放置少女》运营四年,海外总收入突破6.8亿元,这一交易的收购金额没有对外透露,但可以料想,字节跳动肯定又是出手不菲。

随后字节跳动还以仅1亿元投资了国内元宇宙概念游戏代码乾坤,又对捷克移动游戏工作室Madfinger Games进行了金额为600万美元的投资。

有媒体这样形容字节投资游戏的逻辑,“更像是在并购一个又一个的车间,再通过字节强大的流量运营和商业化变现能力,重建一个又一个新的‘工厂’。”

大厂买买买背后:游戏行业内卷加剧,不敢错过下一个“原神”

(图:沐瞳科技旗下游戏)

“内容为王”黄金期,谁是下一家“米哈游”?

2020年,游戏新势力米哈游推出的《原神》爆火,给游戏行业带来了巨大震动:最好的游戏不一定出自巨头,小型研发公司深耕细分方向也能做出爆款游戏。

近些年来,新的爆款游戏主要聚集在二次元、女性向等新而小的品类中,游戏市场爆款轮换,百花齐放成为游戏界“新常态”。

根据艾瑞咨询核算,2019年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9亿人,这类用户中很大比重都是Z世代游戏用户。而这一人群偏好的二次元或乙女向游戏,都具有重视剧情、人物设定的特征。

但作为互联网原生代的Z世代,也存在着注意力转移过快的特征。AppAnnie大中华团队负责人曾指出,Z世代用户在app上的单次使用时长短于25岁以上用户,他们的移动体验更加趋向碎片化。

“内容”竞争的市场里永远没有常胜将军。互联网巨头在游戏行业内卷下焦虑撒币、买买买,更是试图在瞬息万变的市场格局中,抓住下一家“米哈游”,才不至于被新一代年轻人所抛弃。

一家大型游戏公司业务负责人表示,“现在游戏市场竞争非常激烈,都在做垂直细分市场,大公司资源多,广投入、广撒网,但对于他们来说,无法在某一个垂直领域做一些非常专精的事情。”

近来大热的心动公司不久前发布了6款自研游戏,着力强调回归核心玩法及差异化创新。有游戏制作人在发布会中提到,要逆市场主流而行,充分满足玩家需求。

与米哈游类似,作为后起之秀,上海莉莉丝游戏主攻海外市场,在短短四年时间就打造出了多款热门手游,其中《万国觉醒》全球用户超过2600万,单月收入更是超过5400万美元,刷新了中国策略类游戏出海收入纪录。

在巨头林立的游戏产业,新兴公司、创业公司仍有具有大量机会。

在已经具备长线爆款产品、不差钱的情况下,新兴的游戏公司对外部投资的“自主选择权”极强。像米哈游、莉莉丝都只在成立初期进行过一至两轮外部融资。特别是米哈游,在它将《原神》做到了全球收入前列后,开始转向自我造血,拒绝了许多外部投资。

在发行上也出现类似情况。互联网行业分析师“互联网怪盗团”曾指出,如今不少自研游戏厂商高举“研运一体”的大旗,倾向于把最好的作品留给自己发行。尤其是二次元、女性向等垂直品类,以及独立游戏、创新品类,只有二流产品会被交给大厂运营。而众多巨头即使拥有充足资金,也面临优质游戏代理产品枯竭的尴尬局面。

靠着精品内容,越来越多的新兴游戏公司有了向资本say no的底气。在如今风起云涌、玩家爱好变幻莫测的游戏赛道,下一家新龙头是谁,值得期待。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