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昂立STEM创始人崔显耿: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昂立STEM创始人崔显耿: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

2018-03-21 14:31 TOM   

昂立STEM创始人崔显耿: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

昂立STEM到现在已经走过了2个年头,就在教育界和媒体圈内引起广泛关注,更有一批投资创业者带着好奇和期待关注着我们的发展。

很多人在背后打听,是谁创立了这个品牌?两年前怎么就想到做这个那时候在国内少有人认知的STEM教育?今天就让我们来听听昂立STEM的创始人崔显耿老师(Triston)的答案。

昂立STEM创始人崔显耿: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

教育情怀,何处安置

我从2005年进入教育行业,说起来那还是一个“情怀满满”的决定。当时在美国读书,看到前东家在招中国市场高管,了解到这家公司的使命是“打破人与人之间在语言上、文化上、地理上的所有界限”。了解了他们的业务之后,更加觉着教育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特别有情怀的事情,就毫不犹豫放弃了自己的金融专业,投身教育事业。

之后10年,我服务了两家公司,前六年做的是成人英语培训,后四年做的是K12课外辅导。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承担的职责越来越多,对行业的观察越来越深入,却渐渐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有了更多的思考,也就是思考自己所做的事情背后所承担的社会意义。K12课外辅导,是中国培训市场最大的一块蛋糕,但是你在其中做的越大越有“共谋”之嫌。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孩子课业压力大,但孩子们的学业压力里面绝对有课外辅导机构的一份“功劳”。所以,我慢慢地开始思考,到底做什么,才能够真正的帮到孩子和家长,真正创造社会价值。“我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慢慢根植于心。我也开始寻找真正能够安置这一教育情怀的事业。

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

2014年夏天,我带两个孩子到美国参加夏令营,第一次接触到了STEM教育。

美国人是多年前就开始倡导STEM教育,他们认为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归根结底就是创新能力,而创新能力,来自于具备STEM素养的人才。因此,他们大力推行STEM教育,而且逐步的强调STEM教育要整合而不能割裂, STEM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孩子越早接触将来越能够游刃有余。于是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关注和研究这一领域,认识到STEM教育是一个跨学科、体验式、趣味性和协作性强、知识能力并重、培养创新能力的载体。显而易见,这是一个面向未来的教育,是中国孩子特别需要的东西。

回国之后我做了一些调研,发现国内其实已经有很多STEM相关领域的项目,例如机器人、乐高、科学实验、3D打印等,但是普遍的问题是课程比较零散不成体系,管理运营水平一般,持续研发不到位。可以说整个市场已经有一定的基础,未来几年必然会蓬勃发展,但暂时却并没有领军企业。2015年,我又去了美国一次,更全面深入的了解了美国STEM教育的发展状况,下定决心回国启动STEM教育的项目,把握未来五年教育培训的新风口,做一些真正对孩子有利、为家长负责的事情!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确定了要做STEM教育,但是具体怎么做,我和团队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和争论。市场上有很多相关项目,但是普遍做的比较Low。我们可以讨巧的去复制别人在做的事情,也肯定可以把整个水平提升一个档次,但是这很容易陷入贴身肉搏战无法跳脱出来。长期商业运营的经验告诉我,一定要做差异化,要创造新的品类。最终我们决定做最难的事情,那就是开发整合式的STEM课程。

我们这样决定,还是受到美国人强调STEM教育应该“整合而不割裂”的理念的影响,而零散不成体系又恰恰是国内STEM项目的通病。但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坦白说国内外并没有现成的模式供我们参考,必须靠我们自己去创新。我和我的合伙人一致认为产品是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其他什么都没有,就建立了一个研发团队,博览国内外科学、建构、机器人、编程、3D打印等课程,将他们逐一钻研吃透,然后打散揉碎后探寻其中的“经络”。最终,我们开发出一套整合了科学实验、模型建构、趣味数学、机器人编程等的体系化课程,我们称之为“未来课堂”。

昂立STEM创始人崔显耿: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

当我们完整的课程架构在会议室的墙上呈现出来的时候,我跟团队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作为从事教育培训十年的老兵,也作为一个爸爸,觉着这套东西很牛”。可以不夸张地说,我们开创了中国STEM教育的新篇章。

我们反对标准答案

我本人在作学生的时候,也算是一个学霸,勤奋学习,成为了我们那个城市的高考状元。进了大学之后,也经历过蛮长时间的迷茫和无助,感受不到学习的乐趣和动力。所以,对于中国教育的问题,我当然是感同身受。后来我到美国读MBA,又感受到了完全不同的教育模式。可以说,冲击非常大。印象非常深的,就是第一堂课。课前辛辛苦苦准备,上课的时候直接进入讨论环节,老师让同学们各抒己见。有些观点明显的南辕北辙,同学们甚至不时发生争论。但是教授对每个人的观点都表示欣赏,待到下课,飘然而去,留下一脸狐疑的我。“争论了一节课,到底答案是什么”?“怎么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呢”?这是我当时真实的感受。

但是随着学习的开展,我却慢慢喜欢上了这种开放式的教育,我逐渐明白答案本身不重要,如何找到答案才是关键。国外的教育强调学习者才是是学习和思考的主角,唯有如此,学生才会具备发散性和批判性思维,才能够自己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显然是国外教育的精髓所在,也是国内教育极其欠缺的一环。

所以,当我们确定了课程研发的方向并探索教学模式的时候,我始终强调这一点,那就是“我们反对标准答案”。我们的教学理念是“为理解而教,为创新而学”。我们的老师必须鼓励孩子独立思考,探寻自己的答案,而不是人云亦云,一切以找到正确答案为目标。我们不要求学生模仿老师怎么做,而是给他们讲明白道理后直接布置任务。完成任务的过程会有老师启发引导,但绝不会有人告诉学生如何如何做。学习是孩子的事情,他们是主角,老师顶多扮演导演的角色。

教育必须面对未来

我们都知道,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而且是呈加速度的发展。20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今天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时代,知识本身的重要性会逐步下降,如何获取知识,如何运用知识,是否能够与人沟通协作,是否有创新的精神,这些才是人们在未来生活中需要具备的核心能力。所以,教育必须面向未来,让今天的孩子具备未来竞争力。

当然,我们也欣喜的看到,整个社会,对于科技的重视度越来越高。STEM教育的理念,也在快速的普及当中。未来我们能不能做到从“中国制造”升级到“中国创造”,中国能不能具备核心竞争能力引领世界前进,创新都是唯一的一把钥匙。所以,我们就是要做先行者,披荆斩棘去开拓市场,为STEM教育鼓与呼,带动更多的人来了解和接受STEM教育,真正做到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昂立STEM创始人崔显耿:我就要做“绝对正确”的教育

作为家长,其实我们的教育理念,我们的视野,我们今天选择让他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孩子的未来。送给大家我一直很欣赏一句话:

The future is already here——It’s just not evenly distributed yet.

责任编辑: 3858NCY-BD

责任编辑: 3858NC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