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真实记录:北京大型制造企业外迁何处?营商环境和政府诚信成企业关心焦点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真实记录:北京大型制造企业外迁何处?营商环境和政府诚信成企业关心焦点

2018-03-26 19:32 Tom   

疏解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环节。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全面展开和北京疏解工作纵深推进,北京一般制造性企业离开已成定局。3月22日,财新网发布的纪录片《“北京制造”离京记——从告别到归宿》在网上引起热议。该片历时3个月,用独家新闻视角真实记录了北京企业外迁的心路历程。本片以搬迁至邯郸冀南新区中电科技园内的北京企业为例,讲述企业真实的寻厂故事以及尘埃落定之后的现状与发展。邯郸冀南新区中电科技园是首都高端产业重要承载地,主要承接北京市外迁的高端装备制造企业,目前已有京华派克、恒润宝、北鹏建材、大田感光、中建达诚等十余家北京企业入园。接下来就让我们在财新网的记录下,一起去了解京企外迁的忧愁与喜悦。

2017年前9个月,624家一般制造性企业离开了北京。这个数量,仍在不断扩充。面对污染治理、限产、高昂的地价与劳动力成本,更多焦虑的企业主们正在急迫地寻找新的落脚点。

2017年冬天,北京顺义的刘晓飞也成了其中一员,给自己的工厂找个新地儿成了这几个月悬在他头上的头等大事,刘晓飞的新场地寻觅了近半年却还迟迟未落定。对他来说,新的城市不仅意味着新的水土,更意味着要面对陌生的地方政府,和一系列难以预料的政策。

刘晓飞说:“我去找的地方还有沧州,还有山东的庆云,然后有些朋友还帮着找的曹妃甸,我也着急,其实我也想尽快。但一个是担心他后期建设方面建设各方面的出问题。就是说后期手续和比如说开工许可证,然后土地证,然后还有将来的这个各种需要的手续,也担心工程质量。”

与刘晓飞及众多在京制造企业一样,双高新企业北京京华派克聚合机械设备有限公司2017年也面临着外迁的难题。迁往何处,新地的政策与营商环境如何,同样困扰着京华派克。经过几个月多园区的考察与调研,终于2017年5月17日,京华派克与邯郸冀南新区中电科技园签署了入园协议。

“一开始去冀南新区啊,这个应该说是挺偶然的。去了以后呢,那天因为可能我们也是这个时间上特别的紧凑,在这个冀南新区的那个地块上啊就呆了七分钟,对他的那种推介,那种积极的状态,其实我们挺有感触。这个新区领导我印象里当时也跟我说,你们就说吧,把你条件提出来,多少钱能来?是吧?说的很实在。”京华派克总经理宋激扬回忆当初第一次到冀南新区的场景说到。

目前,京华派克在邯郸的工厂已经基本完工。回忆这一年来搬迁、寻厂、建设、投产的过程,宋激扬还是有无限感慨:“当时我们想啊像比如说这个土地证,可能我们当时想一年能拿到就不错。包括这个政策资金,我们也没想给那么快,能给就不错。其实真是这是我们底线可能,但是没想这个政策资金20多天,包括土地证,三个月之内办全了,确实是这个超出了我们的这个想象。”

“我一直在说,刚才说的政府能给你提供什么,怎么你们就高兴。其实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双方面的。对吧?一个政府不让你失望,而且你还得不让政府失望。你们是来骗土地的吗?不是。我们真是来干活的。我们解决你一部分的就业,是吧?我们带动周边的一部分的科技的进步,这是我们能给政府的。“

“这个确实是我们不是说是被北京的这个这种产业结构调整,就给赶出去了。我们就是要开辟一个更好的经营环境,这个生产环境。都是为了这个去的。我们觉得是找到了更好的天地。”

对于无数个和宋激扬一样,正在努力尝试”走出去“的企业主们而言,能让心中的忐忑尘埃落定的并不仅仅是一句漂亮的口号。承诺能否兑现、流程是否高效,落在实处的所作所为才是打动他们的最好证明。而他们的寻厂路都映射着这样一个问题,在“清与亲”的政商关系背后,信任的建立和契约的履行才是这条路上最为重要的基石。

中电科技园(邯郸·冀南新区)入园企业恒润宝实业董事长谭利科,2014年开始寻厂,于2017年1月入驻邯郸中国电子科技园,计划2018年投产。谈到企业与政府的关系时,他说:“首先就是说给政府打交道,首先就是他的诚信,要不然的话,我们企业都没有生存。这块开发区政府这一块,如果说你服务不好,我们企业那肯定是也不能受益。是吧?所以说政府服务好了,我们企业管理好了,咱们企业这个效益才能出来。作为咱们企业,肯定要主动的走出去。为什么走出去?以后给咱们政府对接这一块,包括咱们企业以后做大这一块,肯定有很大的帮助。跟政府要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这样的话咱们企业才能做大。”

“这里边就有一个政府的诚信和企业的诚信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也针对近来广受热评的营商环境问题发表了想法与建议。“不要说在谈判之初,把所有的好话咱都说尽了,但是丑话咱不愿意说。另外的话增加我们要强化我们这种契约精神,而且要增加这个合同的严肃性,一方违约,那你要赔偿,对不对?这样的话就能够减少我们企业在发展中或者社会发展中的成本。 ”

邯郸冀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指出:“企业到这个区域里边来发展,它要在资金、在这个职工,人流、信息流、资金流,它要整合很多资源,要克服很多困难。在这当中,政府作为管委会要把企业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这样我们也是在整个新区上下倡导作为投资主体来到新区,进了新区门,就是一家人,一起发展,一起做事,先做朋友。我们和中电子这个系统技术公司,我们合作打造中电子产业园,这个投资产值预计35个亿。今年我们还要拓展二期,发展的势头很好。”

邯郸冀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有表示:“企业他到我们新区投资也是主要关心这三个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我们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情况。平常我们所说的九通一平,道路水电气暖心等方面的情况。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地方政府这个这个公共服务方面的情况,包括服务的能力,服务的水平是吧等等。第三个方面就是我们新区的营商环境。”

2018年1月4日,邯郸市委书记、市长等集中观摩全市重点项目建设情况,观摩中电科技园重点项目建设情况。作为首批入驻中电科技园的企业,京华派克成为冀南新区承接京津冀产业转移重点打造的标杆项目,来到冀南新区以后,受到邯郸市领导高度重视并多次视察,目前京华派克已经完成厂房主体建设并顺利投产。

伴随着在邯郸中电科技园工厂的完工,宋激扬的寻厂之旅终于告一段落了。京华派克此后的征程,都将在这里开始。然而,虽然宋激扬收获了“意外之喜”,但刘晓飞的下一个落脚点,还没见着踪迹,北京制造们的离京记,也仍在每一天中上演。

他们将何去何从,谁能给出企业们所期待的终极答案?——时间,新的政商关系正在形成,无论是园区还是政府,都在尝试通过沟通与信任,搭建出一片温润可靠的土壤。在迈出不易的一步之后,迎接企业主们的,或许是更高更广阔的天地与可能,他们所寄予的最终期待是,所有忐忑不安的告别,都能变成新的归宿。

 

 

责任编辑: 3858NCY-BD

责任编辑: 3858NC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