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想成为一个“好玩”的艺术家 当代青年雕塑艺术家杨晨专访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我想成为一个“好玩”的艺术家 当代青年雕塑艺术家杨晨专访

2018-11-05 09:46 TOM   

10月20日,当代雕塑艺术家杨晨受邀,出席了汇集全球小众时尚与生活方式的超大概念店“Mia Fringe迷芬奇”的开幕酒会。酒会上,小编采访到艺术家杨晨携着自己的艺术作品《东方神兽-贰号》到访,其间他向我们展示了憨态可掬又意义非凡的“神兽”,还向我们展现了艺术家独具创造的思维与智慧。这一次的到来,他希望与2018年这个备受瞩目的新零售时尚概念店MiaFringe迷芬奇有更深入的合作,未来在艺术上的造诣与时尚融合更多的可能性。

我想成为一个“好玩”的艺术家 当代青年雕塑艺术家杨晨专访

醒目的撞色系效果加上东方神兽萌系的表情,让我们的女编辑怎么都不肯放下它。表情很吃惊, 四肢短小而呆萌,再有扭曲的身体造型,让他的作品很有“杨晨范儿”的独特符号。

我想成为一个“好玩”的艺术家 当代青年雕塑艺术家杨晨专访

1.我们发现您的作品都用动物做主题,而且都充满童趣,作品都拉长而扭,能否和我们聊聊您的作品创意吗?

A:我用动物做为创作的主题的最大原因是我觉得人与自然是密不可分的,而其实每个动物的个性都能代表不同人的性格,比如熊猫憨直可爱,我身边就有不少憨直而可爱的朋友,他们往往不计较得失。 还有我的法国斗牛犬系列,也是双眼带着心型形状,我希望每个人的眼中是有爱的,人与人的相处是应该真诚的,我的作品或许表现的是理想主义的现代社会状态。我希望我的作品能给人带来欢乐,孩子般的心态是非常难得的一种状态。我的动物为什么都会有拉长和扭曲的造型,是因为我的作品是希望带给人们有在梦境中的感觉,在梦境中可以出现独角兽,可以出现精灵,为什么不能出现长长的身体的动物呢?所以我特别制作了一款“长长的梦”系列,就是以马为主题,拉伸它的身体,作品中我希望表达的是每个人的梦想可以是无限的延长,只有你有梦想,并为之努力,你或许就能获得成功,就算不成功,起码你不负此生。

我想成为一个“好玩”的艺术家 当代青年雕塑艺术家杨晨专访

2.您的作品颜色都非常的丰富,而且撞色感觉很明显,在用色方面您会不会有特别的想表达的态度和想法?

A:很多雕塑作品都会用以单调的颜色,可我不喜欢,我觉得艺术本身就是多彩的,每一个作品都该有自己的生命力,除了造型之外,颜色就是最好的表现方式,就算一个系列的作品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哪怕是双生子的性格都不会性格一样,所以我觉得除了作品的造型之外。颜色就是最好表现同系作品差异化的方式。或者说是每件作品更深层次的艺术品个性表现力。

3.除了动物系列之外,您还有什么特别的作品,您很喜欢的?能给我们介绍下吗?

A:我有一款作品叫“同行”,是以一个骑在马身上的女孩为创作灵感的,那个女孩长着鹿角, 吃着棒棒糖。无忧无虑,这是人生最完美的状态,我在创作这件艺术品作品的时候,我的女儿刚刚出生,我希望她是可以永远无忧无虑的成长,也可以一路顺风的面对她将来的人生,这或许是我在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最初衷的想法吧。当作品完成后,我很多朋友都非常喜欢,他们告诉我,这个作品应该有更多的不同的形态出现,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一个不同的自己和自己“同行”或许是善良的,也或许是邪恶的,或许是悲伤的,也或许是快乐的。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自己和真实的自我同行,都希望结果是好的。同行,是我对于艺术人生的一种寄语,也是对我女儿的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

我想成为一个“好玩”的艺术家 当代青年雕塑艺术家杨晨专访

4.您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艺术家?TA对您有什么特别的影响?

A: 我喜欢的艺术家有很多,我在心目中有一个喜爱的艺术家排名,分别是Kaws,村上隆,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安尼斯.卡布尔。杰夫.昆斯的作品在艺术的维度和艺术深度上让我觉得非常有深意。达明.赫斯特“DEATH OF EXPLAINED”的装饰艺术给人的视觉感觉冲击力是引发人的深度思考,他的作品“FOR THE LOVE OF GOD”也让人有心与灵的碰撞,他的作品的符号化极强,有趣而且启发人们的心灵,让人有种灵魂在颤抖的感觉。在这里我特别补充说的是安尼斯.卡布尔,他是一位英国籍的印度裔艺术家,他的作品在我看来充满着超越人类认知的神性。我认为,艺术不不应该只存在艺术场馆,美术馆或者博物馆里自娱自乐,艺术应该是可以影响很多人。我指的很多人不是全部的人,而是相对主流的人群,他们有足够的艺术鉴赏力,对于美有追求,有思想善于思考,也对于艺术品有共鸣的那群人。

5.现在非常流行艺术家和品牌的跨界,如果有机会的话您更希望与哪种类型的品牌来做跨界?

A: 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以我个人的想法来说,我希望能和潮流品牌和时尚品牌来做跨界,潮品牌之所以能受到众多的年轻人的喜欢和品牌对于年轻人的喜好把控准确是密不可分的,设计师们有自己独到而明锐的潮流触觉。就像此次Mia Fringe邀请我来参加活动,这里就是年轻潮人们的“打卡圣地”。他们称之为“拔草”,我希望我做的跨界作品,也能令到年轻潮人们来“拔草”。我希望能有更加创意,好玩,有趣,跳跃的作品能与大众市场,个性群体所接受。过去很多雕塑作品给人的感觉是庄严的肃穆的,我特别想打破这样的格局。让大家在“好玩”里和艺术近距离接触。我更想做的是那个“好玩”幽默,且有趣味的艺术家,我想用我创造的艺术让这个世界变得有趣好玩起来。

6.您觉得艺术品和新零售业态如何结合?您对此有什么想法?

A:新零售是我最近听到的一个比较多的名词,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可以被很多人带回家的,比如我有些小型的创作艺术摆件,就有一个叫美艺空间的平台合作,因为他们的概念是“艺术超市”,我很喜欢他们的这个理念,让更多的大众能了解艺术品,了解包括我在内的每个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和想表达的思想,他们也为此做了很多的努力。我们的国家正在不停的发展,跻身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发达国家的艺术品消费是其中的一个标志。后期很多不同的跨界合作和新零售业态的结合,我也正在思考中。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可能性,带着开放的心态去看待每次的合作,或许就会有不同的火花。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