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2020-07-27 14:18 TOM   

“互联网并非是在旧的生态系统里引入新的竞争者,而是创造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互联网预言家克莱·舍基曾在《人人时代》一书中道。

如今,数字音乐平台便在创造新的生态系统。近日,酷狗音乐人推出“星曜唱片计划”,让音乐人可以通过酷狗开放平台自助发布数字专辑,并自行定价,这也是国内首次试水音乐人零门槛自助发行。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在数字专辑售卖和付费订阅成为主流音乐消费方式,且音乐产业基本形成以数字音乐平台为驱动的发展模式下,数字专辑迎来了“高光时刻”,但目前,受益的仍是多数头部音乐人。此次,“星曜唱片计划”的出现,便意在让更多音乐人加入到数字专辑售卖行列中,为音乐人创收的同时,也带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星曜唱片计划”,那“进化”或许最适合不过。从简化数专发行流程到探索自由的“市场经济”,从紧跟直播浪潮到倾注资源扶持,“星曜唱片计划”更契合数字化时代和年轻一代的玩法,它的出现,也象征着从唱片时代到数字音乐时代,整个产业的进化。

更简洁更自由的“市场经济”

在传统实体唱片逐渐从大众化的需求演变成小众化的收藏需要后,数字专辑成为了传统实体唱片在数字时代的传承者。以主流音乐平台为主发行渠道下,数字专辑的TO C模式显然比实体唱片的覆盖范围更广,长尾效应也更强。不过,虽承载音乐的介质得以改变,但音乐发售的流程依然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

抛开前期的企划定位和音乐制作环节不谈,数字专辑发行过程中,音乐人、经纪公司、唱片公司等多方就版权价格、分成比例、首发平台、宣传方案等多环节进行协商,就极为耗时耗力,有时,若众多相关方难就利益分配和版权归属达成一致,也会为音乐发行带来阻力。试想,就连李荣浩、邓紫棋等头部歌手都面临过“发歌难”的情况,更何况一些中尾部音乐人和独立音乐人。

所以,入驻酷狗的音乐人可以登录PC端酷狗音乐开放平台自助发行音乐专辑、自主定价、自动生成售卖页面的玩法下,酷狗音乐人星曜唱片计划首先就是为简化流程而来。音乐人直接发布数字专辑,将大大缩短发歌的中间环节并降低发歌成本,就如同用户制作UGC内容一般,通过自主上传便可以与大众见面。而音乐人发歌效率的提升,也将带动音乐市场上新频率的提升。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杜海涛在酷狗音乐自助发行单曲专辑《长沙故事》

其次,歌手“零门槛”自助发歌的设定,可以让一部分缺乏名气、资源、流量的独立音乐人也可以直接发行数字专辑,在这一过程中,音乐人对自身作品及定价区间有着最高的掌控力和话语权,也可以拥有作品的完整版权。这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资本力量博弈对音乐本身产生的影响,解开音乐人的市场束缚。

再者,音乐人自主定价的模式,也将推动音乐市场探索数字专辑付费模式多样性的步伐。长久以来,数字专辑的定价多在15元至20元之间,如今,音乐人自主定价将让数字专辑迎来更自由的“市场经济”,而且,音乐人可以根据对作品价值的预判进行定价,并根据乐迷们的反馈不断调整,寻找更易被接受的价格区间,建立起粉丝粘性和长期购买力。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国内第一张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

在星曜唱片计划中,酷狗音乐人提出不限制数字专辑的销售场景,音乐人还可以在直播间售卖数字专辑。将直播与数字专辑挂钩,这在行业是较为罕见的,以往,音乐行业与直播平台的合作多是在单曲/专辑的宣推上,并非售卖,而直播带货多数也以实体物品为主,兜售数字专辑这种数字化内容较为少见。

当下,直播带货这种新形式确实如火如荼,也更为契合听歌主力90后的内容消费习惯,可以说,直播是数字专辑开拓多元售卖场景的不二选择。基于整个酷狗音乐的大平台体系,酷狗音乐与酷狗直播如今已能实现跨平台联动,音乐人通过直播不仅能为数字专辑带货,也可以让乐迷们加深对自己的了解,以此更好地与音乐作品形成共振。

将所有音乐人拉入数字专辑高光时刻

如今,数字专辑正在迎来自己最好的时代。

由你音乐榜《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的全年数字专辑总销售额同比2018年增长了154%,实现了历史最佳成绩。近几年,用户群体付费意识与态度的转变,正在推动数字专辑进入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数字专辑营收的增长,也在反向推动行业从业者为听众创作更多优质的内容,驱动音乐产业良性发展。

但在这一生态中,仍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那便是明星音乐人在数字专辑上成绩显著且头部效应强烈,中尾部音乐人则较为边缘。例如2019年,获得年度十大畅销数字专辑/EP/单曲前两名的分别是蔡徐坤和华晨宇,二人的数字单曲销售额合计接近1亿元,加上销售额在第三至第十名的张艺兴、周杰伦等歌手/团体,前十名共计卖出了价值超过3.4亿元的数字音乐。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可以说,在数字专辑成为音乐作品“新常态”的当下,音乐产业里尚有众多中尾部音乐人并未享受到数字专辑高速发展的红利,收入处境仍然艰难,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所以,“星曜唱片计划”的出现,为中尾部音乐人提供了除会员及广告分成、演出收入、直播收入等之外,又一个新的营收渠道。

从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意义而言,酷狗音乐人“星曜唱片计划”最核心的目标,便是通过零门槛的自助发行,为音乐人找到更大的受众市场,将尽可能多的音乐人拉入数字专辑的黄金时代。“星曜唱片计划”中提出,如果音乐人在酷狗音乐开放平台成功发行数字专辑,售卖收入100万元以下分成比例100%,超过100万的部分,分成比例高达60%。也就是说,“星曜唱片计划”将最大限度降低平台分成的权重,把更多收入留给音乐人。

“星曜唱片计划”另外一个关键点,便是音乐人首月发行(7月15日至8月15日)的专辑作品还将获得酷狗音乐的“早鸟”资源:官方将在首月发行的作品中优选20张专辑进行站内推荐,瓜分1亿元的流量池,这也为一些优质作品降低了宣发层面的经济负担。不管是付费单曲/数字专辑,想要获得好的成绩,除了粉丝忠诚度和购买力之外,宣发自然也不能掉队,如果能获得音乐平台的流量资源扶持,那音乐人便可以在更低的成本下获得更高的曝光度。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整体来看,“星曜唱片计划”为音乐人提供的扶持是面面俱到且层层递进的。该计划中提出,至2020年底,在酷狗音乐开放平台成功发行的数字专辑,销售额排行前十将入选“年度金唱片”,并被收录进酷狗音乐人“年度金唱片”合辑,获得额外资源推广。如果一张数字专辑能在销量层面得到用户的认可,也代表着这个音乐人的市场空间,平台若对这些潜力股音乐人倾注更多心血,无疑将加速他们的成长速度,让他们更快打出知名度。

提升音乐创作者的收入水平,一直是音乐行业发展的灵魂。“星曜唱片计划”的推出,便是为了给中尾部音乐人带来更大的创收可能,让他们抛开生存问题,聚焦于音乐本身,激发自身的创作活力,为音乐市场输送更多优质原创内容。一个可以预想到的趋势是,在更多中尾部音乐人加入数字专辑大浪潮后,或许将推动数字专辑领域孵化出新的增量市场,继而将整个音乐产业的蛋糕做大。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重新定义新媒体时代的平台作用力

在以前唱片公司主导音乐市场的时代,音乐人接触大众的媒体渠道多为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在如今互联网音乐平台地位提升,逐渐代替传统唱片公司接管音乐市场的新媒体时代,大众认识音乐人/音乐作品的渠道正在不断提升,除了音乐平台这一载体外,直播、短视频等新兴媒体都已成为音乐人的推广渠道。

但为何如酷狗音乐等平台近几年对音乐人的扶持仍在持续加大?因为虽然渠道多了,但多媒体时代下的激烈竞争让音乐人比唱片时代更需要外界的助力。一者,十年前的音乐和十年后的音乐数量可能翻了十倍不止,且音乐人的数量也在增多,想要进入头部梯队并获得高收入愈来愈难,二者,在音乐受众逐渐细分化的当下,音乐人需要与平台共谋协作,才能更快锁定目标群体。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所以,酷狗音乐人近几年不断自我优化,推出了“亿元激励计划”和星曜系列计划为音乐人打造更好的平台开放生态。近日发布的“亿元激励计划2.0”将独家音乐人的分账比例大大拉升:若签约独家音乐人,收入100万以内100%分成,超出100万的部分分成比例高达60%。这意味着,如果一位签约独家的酷狗音乐人全年的版权收入为120万元,这位音乐人自身就能获得112万元的收入,远远超出市面上的音乐人扶持类计划。

此外,“星曜计划”侧重于通过全方位平台资源、独家演出机会、专业进修培训、活跃激励金等打造潜质音乐人;“星曜看见计划”以酷狗直播生态反哺内容创作者,并为他们提供推广和宣传渠道;“星曜唱片计划”则聚焦于数字唱片领域。

不同侧重切点切入,合力扶持音乐人下,星曜系列计划如今已成功推动了胡66、等什么君、梦然等酷狗音乐人的走红。2020年,胡66的《后来遇见他》横扫酷狗TOP50榜、酷狗飙升榜等站内各大榜单,并成为抖音现象级爆款歌曲。在酷狗音乐的支持下,胡66从酷狗直播起步,持续通过热门影视剧OST和音乐综艺积累粉丝,为自己的走红之路奠定根基,最终成为酷狗音乐的“爆款制造机”。

首创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星曜唱片计划收入100万全归音乐人

等什么君和梦然等新生代歌手的崛起,也是在酷狗音乐人星曜系列计划的助力下找准发展定位,继而圈粉全网的。作为酷狗国风版图的“扛把子”之一,等什么君如今在酷狗音乐站内拥有超200万粉丝,其热门歌曲《辞九门回忆》《赤伶》及新作《误红妆》皆是自助发行上线,其中《辞九门回忆》评论已超5万。梦然很多人自然也不陌生,一首《少年》不仅在酷狗音乐火速爆红,连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共青团中央等官媒都纷纷引用这首歌作为短视频BGM。

作为连接用户、内容、唱片公司、音乐人的核心枢纽,如今的数字音乐平台已经从纯粹的收听渠道,发展为了包揽产业链上下游多个环节职责的综合性平台。就如酷狗音乐,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从音乐人的立场出发,在流量推广、营收方式、平台生态、一站式管理后台等多个维度构建起一个新的生态,解决音乐人在数字化时代的生存和发展问题。

从“星曜计划”到“星曜唱片计划”,酷狗音乐人又一次走到了行业前端,打破传统模式来进行新媒体时代下的数字专辑价值挖掘。在数字音乐时代,音乐平台与音乐人无疑是“双生”的,让每一个音乐人的声音都有机会被听见,也关系着平台的未来,酷狗音乐人想做的,便是打造平台发展与优质内容创作传播的良性循环,让彼此在黄金时代实现共赢。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