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NAS》:北大张勇教授团队揭示抑郁症中慢性应激诱导发生的神经机制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PNAS》:北大张勇教授团队揭示抑郁症中慢性应激诱导发生的神经机制

2021-02-10 08:58 前瞻网   

慢性应激指的是长期或者反复体验到引发应激的事件,导致应激持续的时间大大增加,久而久之形成了持续症状。慢性应激是抑郁症发病的最关键因素之一。因此,心理社会应激等环境因素通常被用于诱导抑郁症动物模型中的抑郁症样特征。

海马的腹侧CA1(vCA1)和基底外侧杏仁核(BLA)是抑郁症受试者慢性应激诱导改变过程中的关键部位,但其潜在的神经机制仍不清楚。

《PNAS》:北大张勇教授团队揭示抑郁症中慢性应激诱导发生的神经机制

日前,来自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国家卫健委,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的张勇教授团队针对这一神经机制进行了研究。研究结果于2月9日以论文形式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PNAS上发布,题为“Amygdala-hippocampal innervation modulates stress-induced depressive-like behaviors through AMPA receptors”(杏仁核-海马神经支配通过AMPA受体调控压力诱导的抑郁样行为)。

研究采用慢性不可预测的轻度应激(chronic unpredictable mild stress, CUMS)来模拟小鼠的抑郁症,发现BLA对vCA1(pBLA-vCA1)的后神经支配活动明显减少。接受CUMS的小鼠表现出树突复杂度、脊柱密度和突触体AMPA受体(AMPARs)的减少。通过化学遗传学刺激pBLA-vCA1神经支配或施用大麻二酚(CBD)可以逆转CUMS诱导的突触体AMPAR减少,并有效缓解小鼠的抑郁样行为。这些研究结果表明,AMPARs和CBD对pBLA-vCA1神经支配的调控在CUMS诱导的抑郁样行为中具有关键作用。

研究结果证明了AMPARs介导的pBLA-vCA1神经支配在小鼠受到CUMS的削弱。通过化学遗传学或大麻二酚(CBD)的刺激pBLA-vCA1神经支配可以逆转突触体AMPAR的减少,并减轻CUMS诱导的抑郁症样行为。这些研究结果强调了AMPARs和pBLA-vCA1神经支配在抑郁症动物模型中的重要性,并揭示了大麻二酚在重度抑郁症治疗中的潜力。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4114RWL

责任编辑: 4114RWL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