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头条寻人志愿者卞康全:为2000英烈守墓,愿望是送他们“回家”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头条寻人志愿者卞康全:为2000英烈守墓,愿望是送他们“回家”

2021-02-26 09:43 TOM   

5年1842天,头条寻人已经帮助15346个走失者回家。

每一个走失者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他们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症老人,是负气离家出走的孩子,也可能是因为各种历史缘由埋骨他乡的抗战英烈。

科技凝聚善意。头条寻人基于地理位置,从精准推送寻人信息到找到走失者,离不开普通人的善意。无数个好心人和志愿者的帮助和坚持,让这些“迷路的人”更快踏上回家路。

我们邀请了5位寻人志愿者,分享那些与帮助走失者有关的故事,还有过程中的疲惫与艰辛,责任和希望。卞康全是江苏盐城九条岭烈士陵园的守墓人,已经在“头条寻人”的助力下帮助330名烈士后人找到先烈遗骨。

以下是他的自述:

大家好,我是守墓者卞康全。

江苏盐城五条岭,埋葬着2000名烈士的遗骸。从我的祖父开始,我们三代人在这里守墓72年。“他们是我们最亲的人。”这句话一直很深刻的印在了我的记忆里,在我小的时候,就常常听我父亲说起爷爷和五条岭的那些故事。

1,守护2000名烈士

那是1947年的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的2000多名指战员在盐南阻击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部队撤走时,盐东县政府组织县总队民兵和当地群众,将牺牲的2000多名烈士的遗体运到当时的港南村,也就是现在的庆元村,集中安葬。

后来战事频频发生,再加上当地条件所限,就只能把一具具烈士的遗体安放在挖好的五条壕沟中,然后用土掩埋好,堆成五条长岭,很多烈士连姓名都未能留下。每条岭都有1米多高,长40多米,后面就有了“五条岭”的叫法。

我们家就在五条岭的东边。我父亲卞华八岁那年,就看着爷爷卞德容参与了掩埋烈士遗体。我的奶奶搀着我的父亲站在旁边,告诉他说,“这些烈士都是为老百姓牺牲的,他们是我们最亲的人!”那一刻的场景,对于我父亲来说,是一段非常刻骨铭心的记忆。

之后,爷爷就常常带着我父亲去五条岭填土修坟。受到雨水的冲刷,有的烈士遗骨暴露在外面。他们就将遗骨整理好,再重新掩埋。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护着那片土地。

后来我父亲也开始带着我,每年为烈士墓除杂草、培新土。我小时候确实不太明白,父母这么悉心的守护是为了什么。直到有次,我和母亲在墓前除草,母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埋葬在这里的人其实是和自己叔叔一样的英雄,我们绝对不能让墓地荒草丛生,绝对不能遗忘他们的付出”。

我的叔叔程步凤也是抗战英雄,在被敌人杀害之后,家里人还能收回家,很庄重地把他安葬了。埋葬在五条岭的这2000多名烈士,虽然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和我的叔叔有什么区别呢?那之后,我就把这里的烈士当做我的叔叔、外公。给他们守好墓,期待、等待他们的亲人来寻找他们。

2,借铁锹的人

可是,他们的亲人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有时我也会想,会不会我这辈子也看不到烈士的亲人来找他们,会不会这2000个鲜红的名字永远被遗忘和掩埋在这片土地里,无人知晓?我给不出答案。我觉得我能做的,就只有好好地守护着,等待着。

直到1991年春天,一位陌生女士出现在了庆元村,让我觉得有了希望。那时,她很突然地向我借了一把铁锹。我问她,“你是外地人,借铁锹做什么?”她用真切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来为父亲添点土。”

“终于来了,终于来了。”我当时激动得说不出话,赶忙也提着铁锹跟了过去。女士名叫陈继业,她的父亲正是盐南阻击战中牺牲的陈同桂烈士。按照她父亲幸存战友的描述和指引,经过多年寻找,她才找到这里。

当时的五条岭,没有围墙,特别荒凉。陈大姐不知道他的父亲在哪一条岭里面,她就在每条岭培上三锹土。那天,看到陈大姐伏在岭上痛哭,我也跟着哭了起来。之后陈大姐由于身体原因不能来了,就拜托我每年清明节前帮她添几锹土。她是第一位来五条岭祭扫的烈士后人。

2009年,五条岭在当地政府支持下翻新修整,前来瞻仰的人越来越多,这也给了我更多的希望。也是从那时起,我就想,与其等待,不如主动帮助烈士们找寻亲人。我陆续整理出一份烈士名单,记录了836名安葬在五条岭的烈士的姓名、籍贯地、部队番号等信息。

后来,凡是从外面来瞻仰烈士的人,我都会告诉他们家乡有哪些烈士的姓名,请他们用手机拍下来,然后摆脱他们告诉各自家乡的人。我也尝试过写信的方式。这么多年,我按照烈士名录上的记录,给400多名烈士的家乡寄出了信件。寄送的地址,有的能具体到村庄,有的只能到县里或者市里。

3,将烈士“弹窗”至家乡

2019年初,今日头条的头条寻人栏目打电话给我,说他们知道我在寻找烈士,他们愿意免费为我们办个寻找烈士的项目,借此让烈士们早点“回家”。当时,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那种激动,非常敬重这些人。

后来,头条寻人的“寻找烈士后人”公益项目组,和江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步凤镇正式达成合作。我把烈士们的照片、名字信息等拍照上传,头条寻人就依托精准的地理位置弹窗技术,将这些烈士信息弹窗到烈士家乡去。19年底,短短几个月,通过头条寻人一共找到14位烈士的亲人。

我记得,一家无锡市的烈士家人,看到今日头条的烈士信息后,从无锡开4个多小时车到五条岭添了点土。那一刻,我是非常激动的。头条寻人真的很大的程度上解决了无法精准定位地理信息的难点。在寻找烈士亲人这件事情上,头条寻人带来的效益非常大。

现在,越来越多人加入为烈士寻亲的行列,越来越多烈士的亲人被找到。截至目前,陵园内安葬的烈士中,已有330名找到了亲人。

以前有人问我,后不后悔选择这样的人生——我的同龄人都出去挣钱了,一年挣个几万块,他们也来劝我,出去找份工作赚多些钱。但我觉得,我和他们的想法不一样,他们当然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但我不需要他们去理解。我甘愿拿着这一点点钱,守在这个地方。

因为我觉得,人一生的幸福是追求不完的,要学会知足。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先烈的血不能白流,我们要发扬烈士精神。他们就像天上的太阳光芒四射。我们要牢记这点,坚定地跟党和国家走,让烈士的光照进我们的心里。

有人说烈士是无名的。我想说的是,并不是烈士没有名字,而是我们后人大多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名字不该被遗忘。我感恩这份炽烈的红色精神,我也愿用自己普通的双手守护这些不该被遗忘的名字。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