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2021-03-22 17:48 娱采网   

3月19日晚,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一边是一座三角钢琴,一位少年钢琴家在陶醉地演奏;另一边放着一把竹椅,一位穿着名族特色服装的艺术家吹奏着民族乐器——芦笙。舞台中间,一个一道道竹编式的线条勾勒出一条条绵延大道,连接两边。台中间,时装设计师蒋蔚通过投影正在激动地欣赏来自贵州的竹编产品。一段欢闹的苗族庆典音乐响起,正式开启了越剧《山海情深》序幕。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该作品是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委约剧目,上海市“建党百年”“全面小康”主题首批重点文艺创作项目入选剧目。今天首次与北京的观众见面。编剧李莉介绍,《山海情深》讲述的是上海与贵州之间的扶贫故事。上海服装设计师、志愿者蒋蔚希望重建苗寨竹编合作社,她与竹编社社长应花共商振兴竹编发展规划,经历了与主管产业的副县长、蒋蔚的父亲蒋大海,竹编高手、应花的婆婆龙阿婆的种种误会,最后冰释前嫌。上海国际艺术节上,苗女们穿着蒋薇设计、自己编制的竹编服装款款而来。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钢琴和芦笙的组合是导演杨小青特意打造的一个另类的维度空间。一个是钢琴的演奏一开始就是摩登澎湃的上海都市;一个是芦笙的声音,悠扬来自苗寨。这两个空间的互动、对话、交流、融合就是山海情深,就是上海的扶贫工作。“自2013年上海对口帮扶遵义以来,一批又一批、一棒又一棒来自黄浦江畔的干部告别家人,打起背包,投身到黔北茫茫大山,为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带来了上海的温暖和力量。越剧《山海情深》讲述的就是我们的故事。……‘蒋大海’就是无数上海扶贫干部的集体画像。”2021年“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上海市东西部扶贫协作选派干部,挂职任遵义地区唯一的深度贫困县正安县常委、副县长李国文,在看完越剧《山海情深》动情地说到。蒋大海的扮演者许杰对此也颇有感触,他很荣幸自己能饰演这个人物,“我原来对扶贫干部的了解很少,他们工作在远离上海的偏远地区,现在我感觉他们确实蛮伟大的,而且是那种很朴实的伟大。剧中的蒋大海每天要走三万步,我想想我每天健步走一万步也很累了,他还是在山区,确实不容易。”许杰希望自己收着演,让自己的感情表达更加内敛。他很感触,编剧李莉在二度修改中给他加了一段新词,让他对扶贫事业有了更多的感悟和思考。“政绩不是口号,不是表彰,更不是履历表上的升迁筹码。它是村村寨寨门前的那条路、那座桥、那家医院、那所学校,是家家富足丰满的口袋,是户户团聚幸福的笑脸,是男女老少安定美好的生活。”观众席上,不少观众为这段念白湿润了眼眶,默默拭泪。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一位跟随上越一路看戏的老戏迷说“我很少有看戏哭过的,没想到这样一部现代戏确实把我看哭了。我觉得一是我们大家都在这个过程中有投入,因为都会有折射,因为跟你的生活近;第二确实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它把很多东西浓缩在一个很小的时间段里面,很小的片段里面,然后通过表演把它极致化的展现的时候,你可能会绷不住,很多人都会绷不住,尤其是想到我也是个父亲,我也是个丈夫,确实蒋大海这个人物让人感动。我觉得这部戏把我重新唤醒到可以从一个很个体的角度去看故事,去享受故事。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品往往都会感染人。”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一次最高规格的集结

《山海情深》第一次实现了上海越剧院全院三个团一起演绎,台上演员舞美和乐队,就近160人。这是近二十年来上越出动的最大规模的队伍,上一次还是要追溯到上海大剧院版刚刚建院时候的大剧院版《红楼梦》。梁弘钧非常感恩地说:“我们这次创作,得到了很多兄弟院团的支持。我们这次很多主创都和其他院团已经签订了档期,但是通过沟通,兄弟院团们都把主创的档期都让出来。” 编剧李莉、章楚吟,导演杨小青,作曲刘建宽,副导演蒋新光,唱腔设计陈钧等,可以说是跨了长三角地区,描写的是上海扶贫干部到苗族地区发生的故事。再往大里说,这次创作跨了多种艺术界别。在搭建主创团队的过程中,杨小青既是资深的戏曲导演,但同时她也是非常具有新观念新想法的。胡佐、萧丽河、王秋平都是跨界主创,都曾多次与知名影视剧导演,大型国际化秀场等合作,让更多的现代元素,前沿舞台美学技术都植入到这次创作中去。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一次最具挑战的尝试

对于越剧这个传统戏曲艺术来说,《山海情深》是一次最具有挑战性的尝试,梁弘钧说。这种挑战不仅在于这个题材不是人们认知里,越剧擅长表达那种,更多是让新的观众通过这么一个和现实生活有关联的故事,让他们接受越剧,爱上越剧。导演杨小青坦言,自己这些年一直在走一条越剧诗化的道路,今天的戏曲舞台已经可以做到不同于人们想象当中固有的、单一的模式。需要从形体感、样式感到舞台表达的节奏等等方面都带来一个全新的视觉,听觉,全视相的改变。符合现代审美需求。追溯越剧发展的一百年来,它始终是和时代紧贴在一起的,越剧在在最辉煌的时候,就是因为它不断地在翻新,不断地在变化,吸引住了当时一批又一批追逐者。比如说越剧最早使用钢琴伴奏,最早与电影结合。而2020年的越剧《山海情深》也保留了越剧创新的基因,除了传统的戏曲导演、越剧唱腔之外,加入了管弦乐编曲、音乐剧编舞、实景灯光秀、影视服化等主创人员,使整个舞台呈现上都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如在这部剧中的舞蹈和传统戏曲里面很不一样的。这次《山海情深》本身苗族和上海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风情,一方面带有少数名族的异域风情,非常适合群体性场面,和越剧一贯擅长体现的女性的柔美;另一方面,上海这种城市的现代质感,那种摩登和朝气,所以从编舞、到舞美、到灯光,再加上音乐和唱腔,都和原有演越剧古装戏、传统戏形成一个鲜明的反差。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整剧的结尾是大团圆结局,苗族姑娘们穿着自己研制的竹编工艺服装亮相在舞台上。用编剧李莉的话说,我们这个戏是对未来的一个祝愿,是个未来式。所以服装的造型也大胆、时尚。服装设计师王秋平她对这套衣服的设计想法是首先这是上海的眼光,带领苗女竹编工艺走向世界,所以一定是时尚的,另一方面,还要结合苗族元素,有苗银,有百褶裙元素等等,所以这是时装和苗族服饰的融合,再结合竹编元素的创作。造型是好看,但是穿脱起来就不那么便利了,而前一场戏也是很复杂的苗族服装在身上,姑娘们抢装的时间只有五、六分钟,走秀服装数目又多,只见后台,忙而有序,一个个训练有素。演员们前一场戏演完,下场边走边脱,一边还要一手接过竹编头饰戴上。除了服化老师,其他没有戏份的群演也会一起帮忙穿戴。五分钟内迅速端起架势走上T台展示,俨然一副真正国际走秀模特的样子。

上海越剧院创排扶贫题材大戏《山海情深》深深有情!

3月19、20日,北京站演出结束后,上海越剧院《山海情深》剧组100多人还将浩浩荡荡奔赴云南、贵州、重庆等上海援建对口地区演出交流。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