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2021-04-22 17:58 汽车公社   

在当下,从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到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张跃赛,再到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等人口中,都能洞察到,整个广汽自主板块愈发趋好的一面。而与身处在汽车产业链中每一个人一样,“让科技驱动未来”终究是广汽集团突破固有圈层的应有逻辑。

2020年年初突发的新冠疫情,让社会停下脚步的同时,亦对陷入混沌的中国汽车产业进行了梳理。

当大量投机之辈被清退、式微者走进历史,新能源发展的局面却开始日渐清晰。以蔚来、小鹏为首的造车新势力努力活了下来,被市场教育过的传统汽车也开始学会正视这个时代。

当合资车企裹挟往日的辉煌一遍又一遍地向自主品牌发起围攻,德系与日系的此消彼长成了行业最深刻的印迹。但与此同时,中国的汽车企业们,从吉利、长城,到广汽、一汽这样的国家队,依旧选择了动用起浑身解数,积极回应着这一切。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尤其在上海车展上,随着广汽集团各级领导对各自板块愈发自信的发言来看,中国汽车工业在经历了长期的发展与蜕变后,确实有了自己对于时代的理解。从广汽传祺到广汽埃安,乃至广汽研究院,这样的气息几乎贯穿着整个发布会的始末。

不得不承认,围绕2035年的目标和“十四五”发展规划,当下的广汽集团已然走上了快车道。挑战全年汽车销量同比增长10%的目标,也成了广汽集团今年期望达成的心愿。未来,无论以广汽本田和广汽丰田为核心的合资板块,是否还能继续为广汽集团赋能,广汽传祺和广汽埃安势必要再做努力。

“其实我们在这次的车展上重点讲的就是一祺智行 更美好,今后广汽传祺一定会把智能化作为我们重点发展的方向”。一开始,执掌过广汽三菱、广汽商贸等,有30多年广汽经历的“元老级”人物张跃赛,就对现在执掌的广汽传祺立下了发展方向。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虽然早在去年的广州车展上,张跃赛就曾公开提出品牌全新品牌口号——“一祺智行更美好”,并表示,趣、质、亲,就是广汽传祺带给消费者的三大核心价值。但行至当下,从他的口中,我们能挖掘的更是广汽传祺在整个智能化与数字化布局上的具体举措。

“在智能化方面我们自己的产品有几大特点:一个是我们跟国内几大在智能化方面做得比较好的企业都有合作,比如说华为、腾讯、地平线、科大讯飞等等,底层的一些基本的东西他们在做,围绕客户真正诉求的方面,都是我们自己开发,我们靠自己的团队去做。另外,如果说讲它的优势,我们今天在发布会所介绍的,从没有到车跟前到找车的环节,坐上车以后你自己的体验、感受,再到下车以后,基本上全链路整个环节我们都会围绕客户的体验,去开发相关的功能。”

不可否认,自从广汽乘用车成立起,广汽传祺在过去的13年里,不论是品牌、还是产品,在中国汽车工业史上,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迹。而依托集团资源和市场的眷顾,传祺GS4和GS8这样接连成为市场“爆款”的车型、定位在中高端的品牌形象,传祺在此自主领域可谓优势显著。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但故事的走势从不是一贯而至的,自SUV的黄金十年逐步褪色,广汽传祺也到了亟需调整的关键节点。为此,调任张跃赛至广汽传祺只是振兴品牌的环节之一。在研发投入方面,2020年全年广汽集团自主品牌研发费用投入合计51.25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8.11%。仅GPMA模块化平台、全新动力总成平台品牌“钜浪动力”的诞生,以及后期的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技术,都是广汽集团上一年拿出的技术成果。

是的,为了填补此前汽车市场上的消费空白地带,从主流市场的争夺演化到全新分化的新细分市场的争夺,是整个2020年中国汽车市场演变的明显趋势。

只是在这一次向细分市场进军过程中,是选择谋求用越级的车型判定标准错位竞争,还是在符合年轻消费者对颜值和运动的需求下,挖掘出新的机会都将成为各个车企亟需思考的问题所在。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在广汽传祺GS4 Plus首次登场时,刚刚公布新命名体系的影豹也以全貌立于现场,这是广汽传祺的高光时刻。但与此同时,每每提及新能源车型的最新布局,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也似乎从不掩饰对未来的自信。

“广汽埃安去年在广州车展的时候宣布埃安品牌独立,今天我们也带来了AION Y正式的上市,这个是埃安旗下的第四款车型。现在支撑新产品最主要的还是各种创新,包括我们纯电的专属平台,全球领先的三电系统,以及智能驾驶、智能座舱、ICV这些全新的科技。”

可见,就像古惠南对外界传达的这样,“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科技,广汽埃安的使命是希望能够为用户带来全新科技的体验,我们希望带来的是先人一步的科技享受,这就是我们希望用科技给客户带来价值,这个是我们的使命。”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也许在去年这个时候,受制于产品矩阵尚未如此健全、从B端市场向C端市场切换也才刚刚开始,彼时的广汽新能源要想凭借Aion系列,超预期完成既定目标显然是不易的。

可恰恰是由此,广汽埃安深知,依附于出行市场而活不是办法,通过“油改电”的技术捷径来达到既定目标,亦不是长久之计。甚至可以断定,从另一维度为广汽集团分化出一条全新赛道,将是广汽集团新能源业务得以再次启迪未来的希望。

“像今天推出的AION Y,除了在同级车里面有超级大的空间,大家可以去体验一下,2米75的轴距,可以做到类似奔驰S级轿车这么大的空间,这就是科技的进步。”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其实种种迹象都在表明,AION Y的到来,将是广汽埃安梳理当下新能源市场的一个好机会。一旦它能尽快和现有产品汇合。广汽埃安在销量层面必然会得到进一步提升。毕竟AION Y的出现,将为其填补上过去从未有所涉猎的新细分市场。

倘若抛开产品和品牌建设层面,在这一场访谈会上,给人留有的最深印象,无疑就是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对集团画像的解读。

“目前汽车行业都在讲新四化的转型,可对于广汽来说,广汽从不是按照转型来安排的。我们在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方面是按照新式、创新的套路,因为它是一个新的赛道,不是转型的问题。”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翻看过往的政策去看,据《节能和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版)》显示,到2035年节能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各占50%。这就已经是意味着,在电动化战略推行的各个时间节点上,各个车企理应拿出该有的样子,正式开启完善和深挖纯电动车市场潜力的新征途。

虽然从2020年起,建设总投资超450亿元的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打造出GEP纯电动车专属平台、构建Aion系列的全方位产品矩阵,广汽集团的确在为自身的新能源板块构建一个全新的产业链。但这似乎还不够。

也正由此,在此次上海车展上,我们看到了“GLASS绿净计划”,的发布,也看到了更为细化层面的最强混动技术平台“绿擎技术”发布。当然,这一切想必也是出于广汽集团所谓的两条腿走路的指导方针。其一就是EV+ICV(电动化+智能化)。其二则是HEV(包括燃料电池)+ICV。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不管外界如何针对广汽在技术路径上的选择有何疑问,随着技术与产品迭代,新能源市场的快速发展,倒逼着、推动着传统车企寻找新生门的脚步。在中国市场,特别是造车新势力和特斯拉快速增长的势头下,如何以最快速度来完成弯道超车,就是广汽极力探索的方向。

当然,广汽如果要想实现电动化、智能网联化转型,单靠自身的力量是很难的,因为汽车的产业链特别长,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整个产业的方方面面,单靠一个企业是很难完成。

所以,冯兴亚也毫不避讳向所有人告知,“从一开始广汽集团就确定了一个总体的原则,一个是自主创新,第二个是合资合作,开放合作和自主创新相结合,两条腿走路。没有自主创新就没有自己的东西,没有开放合作,可能就不能走到行业发展的最前沿,失去了很多对先进技术掌控利用的机会,在成本上什么都干也干不好,也没有竞争力,因为你没有批量,就没有成本竞争力。所以我们一开始就确定了自主创新和开放合作两条道路。”

广汽集团:我不是在转型

我们总在说,你所走出的每一步,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于广汽集团而言,面对市场的跌宕起伏,各个板块确实也经历过了不少的风浪。可是,在当下,从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到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张跃赛,再到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等人口中,都能洞察到,整个广汽自主板块愈发趋好的一面。而与身处在汽车产业链中每一个人一样,“让科技驱动未来”终究是广汽集团突破固有圈层的应有逻辑。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