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好车主互助|中国互联网变革史:工具类互联网企业的跌宕起伏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好车主互助|中国互联网变革史:工具类互联网企业的跌宕起伏

2021-05-13 16:11 TOM   

纵观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创业史,我们会发现,它其实就是一部工具类互联网企业的跌宕起伏史:十五年前,工具类互联网企业在营收、用户规模上大放异彩;十年前,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来临,工具类企业相继进入瓶颈;而如今,阿里、腾讯、头条、美团等巨头吸取了绝大多数的流量,工具类再次成为中国互联网创业的热门方向。

2005,工具类互联网的光辉岁月

2005年,最成功的互联网企业是暴风音影、迅雷等一批工具类互联网企业。

早前,互联网简陋的运营环境满足不了高速增长的网络需求,例如网速慢且不稳定,软件下载费时费力、网络上的视频没有统一的格式标准,本地播放器无法识别上百种的视频格式……

那是一个资源稀少,但网民依旧渴求上网冲浪的年代,特定时代下,工具类平台迎来了自己的光辉岁月。

为了解决本地视频格式混乱的问题,从金山出来的冯鑫创办了暴风影音,暴风影音取消捆绑插件,只为解决网民因格式问题,无法观看视频的问题。

当时,暴风影音解码能力强,支持格式多,其独创了SHD高清专利技术,能够支持720P的清晰度。

在优酷、土豆、快播、QQ影音夹击下,暴风影音始终独立鳌头。2009年,暴风影音用户总数已经达到2.8亿人,当时每100名网民,就有73人使用暴风影音。

靠着兼容格式多、清晰度高的工具属性,暴风影音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的一匹黑马,但比暴风影音更为凶猛的则是迅雷。

2004年,宽带刚刚普及,网民对应用软件、游戏、音乐、视频等内容的下载需求异常旺盛,但存在网速慢、下载不稳定的问题。

为此,陈浩调整了迅雷的业务方向,采用“断点续传”技术,为网民提供下载速度最快的下载软件。

唯快不破是下载的核心,据测试结果显示,在同等网络条件下,迅雷的下载速度是BT的3倍。而靠着超过竞争对手数倍的下载速度,迅雷扶摇直上,2006年,其用户规模超过1.1亿人。

而在2009暴风影音、迅雷的成功只是中国互联网工具类企业的代表,绝非个例,此类工具型的互联网企业还有搜狗输入法等。

2010年,平台类互联网崛起,工具类互联网开始衰退

2010年是中国工具类互联网企业的顶点,在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TOP3中,工具类企业占据两名:迅雷用户为突破3亿,是全球最大的下载引擎;暴风影音每天在线人数约为2500万人,甚至拒绝了阿里20亿元的收购条件。

但在工具类企业高光的背后,iPhone 4的发布所引发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则让工具类企业陷入到了增长瓶颈——3G、4G的普及,改善了网络环境,从此平台类互联网快速崛起,工具类互联网企业逐渐失去了使用价值。

从2010年开始,曾经装机必备的迅雷已经慢慢退出了网民的视线;暴风影音也从现金奶牛和妖股之王,最后被破产清算。而平台类互联网公司,大放异彩。

2005年,腾讯总营收14.264亿元,实现4.854亿盈利,而在十五年后的2020年,腾讯实现营收4820.64亿元,净利润达到1227.42亿元;

2005年,淘宝平台年交易额刚刚超过80亿元,而在十五年后的双十一,共有25万个品牌、500万商家、8亿人参与狂欢,仅仅半个小时,天猫的成交额就达到3723亿。

很多的创业者,也抓住了平台类互联网公司的机遇,实现了个人价值。

2005年,回国还有没两年的王兴相继做出了校内网、饭否,但都无疾而终,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王兴对接餐饮商家和写字楼白领,将美团转型成为外卖平台,十五年后,美团市值接近2万亿;

2005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张一鸣选择直接创业,四次创业失败后,2012年,张一鸣抓住了资讯内容时代的新风口,利用算法为用户推送内容,2020年,字节跳动估值达到7000亿元;

移动互联网大幕拉开,时代浪潮将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美团等一批平台型互联网企业送上了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王座,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场最闪耀的明星。而迅雷、暴风音影等解决具体问题的工具类互联网企业则逐渐衰败。

2020年,百转千回,工具类平台开始崛起

2018年,随着互联网红利时代结束,商家以及C端流量只会集中在头部平台之中,而这就意味着大批量的平台类公司倒闭清算。

靠对接资源来发展已经行不通了,创业者需要的是一个撬动市场的抓手,工具类互联网公司就成为这场互联网红海市场突围战最主要的突破方向。

 好车主互助|中国互联网变革史:工具类互联网企业的跌宕起伏

以汽车后市场领域的企业好车主互助为例,为了撬动市场格局稳固、传统势力强劲的汽车后市场,企业以数据为支点,从安全驾驶和维修保养费用这两个车主痛点切入。

在安全驾驶上,好车主互助推出了“危险驾驶行为AI智能识别系统”,该系统能够捕捉成员的高危驾驶行为,如急加速、急减速、急转弯、打电话等,规范驾驶习惯,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同时,好车主互助还为对价格敏感的三四五线城市提供普惠性养车、修车、用车服务,减低车主维修保养的花费。

通过两个抓手,好车主互助被成员车辆授权获取信息,实现对成员车辆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什么部件接近使用寿命,需要尽快更换,哪些地方到期需要保养。

数据就是支点和撬棍,好车主互助同时将大数据赋能给维修厂和零部件汽车,为维修厂导流、制定维修标准、辅助店面管理等。而对于零部件制造企业,帮助其进行C2M转型,减少原材料库存,降低成品仓储费用,完成“JIT”式的生产。

在过去15年间,在移动互联网来临后,工具类互联网公司从鼎盛逐渐衰落,暴风影音、迅雷这样的头部企业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中,工具类产品被很多人视为没有增长潜力的小众产品。

而随着AI算法、大数据技术的发展,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的当下,工具类再次成为了互联网创业者的首选,以工具类产品为一个支点,能够撬动一个沉闷的市场或是一个格局固化的行业。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