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TOM    2021-08-04 11:15

2020年,中国高速公路里程达16万多公里,位居世界第一。

如果说交通运输是连接经济的血脉,那么高速公路的作用就相当于动脉,而驾驶着一辆辆“陆地之舟”的货车司机,就相当于高速动脉上的红细胞。他们穿行在公路上,输送着城市乡村生产生活所必需的养分,为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今年4月,交通运输部召开会议,下决心改善货车司机从业环境,让这个鲜少被提及的群体再次受到关注。今天,我们坐上一位长途货车司机的车,体验他一路上的酸甜苦辣,也试图走近这个群体的生活和家庭。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半路出家的山东汉子

来自山东泰安的货车司机时肖,是一位80后,因为常年在外跑运输,今年35岁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成熟些。用一个字形容他的日常,那就是“忙”。如果普通的上班族是朝九晚五、打卡出勤,那么他的工作就是枕戈待旦,随时待命。

山东是道路货运大省,数据统计,山东拥有营运货车113万辆,年公路货运量达31亿吨,道路货物从业人员超过200万人。

时肖是典型的山东汉子,在他身上有着山东人的特点:靠得住、肯吃苦、不耍滑。货车司机的生活,看似苦闷劳累,但高速路上的时肖,仍然兴头十足,保持着心底的那份热情。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时肖在开车

早年,时肖是一名普通的国企煤矿工人,单位倒闭后,他很快就下了岗。此时,家里不仅有需要照顾的老人,还有嗷嗷待哺的两个孩子。考虑到货运司机入行门槛低,收入也还行,再就业的他,就这样成为了一名货车司机,到现在一干就是七八年。

泰安钢材市场闻名全国,时肖跑的运输线,是从泰安的满庄钢材市场,把钢材运到江苏徐州等地;再通过平台配货,拉钢材返回泰安。这条路线,时肖6-10天跑个来回。

下午两点,时肖接到货主可以装货的消息,他开着大卡车进市场装货,一次整车可以装25吨。时肖说,在老家装货还算省力,一般都有三、四辆叉车一起装,基本一个半小时能装好,他只需要给货车蒙上防雨布和防漏网就可以了,但在外地,卸货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既要陪笑脸讨好搬运工,还经常要给50-300元不等的“辛苦费”。

“安全”是时肖最重视的两个字。对于“珍爱生命远离大货”这样的标签,时肖非常不同意,他认为其实卡车司机是守规矩的弱势群体。2016年的一天,时肖去连云港的一个工业园送货。在例行安全检查时,他看到一名工人蹲在前面车辆的盲区,似乎在捡东西。他立刻提醒前车司机:“不要发车,车前有人!”同时及时提醒那名工人赶紧离开。事后,前车司机对他说:“幸好有你,不然我这辈子就玩儿完了。”

这件事后,时肖总结出一个经验:要做好货车司机这份工作,靠的就是一句话——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请认真做。因为握在手中的方向盘,不仅关系着自己、家人、公司,还关系着每一个擦肩而过的生命。

下午5点30分,时肖的车子在服务区停了下来。他开始检查挂绳,又检查了一下轮胎和油箱,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才买了一碗泡面,拿出从家里带的馒头,就着一包咸菜,当成晚餐吃了起来。

不为人知的“货运江湖”

我们能感受到货车在高速路上呼啸而过时,巨大的声浪裹挟着气浪的心惊胆跳,也能看到司机开着车门,斜倚在车座上休息等活时的不羁身影。但很难想象的是,在封闭的驾驶室里,他们如同游牧般与世隔绝的孤独之旅。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时肖在等着装货

时肖说,他一年中大概有九个月的时间在路上,每一次从家出发到返回,一般需要10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除了上厕所和偶尔下车吃饭,其余的时间都在车上度过。

对于大货车司机而言,常年如同流浪般的生活,让他们长期和家人分离,而且在道路沿线还可能遭遇意外和危险。虽然社会和法制的进步,已经减少了很多负面因素,但不可否认,“货运江湖”是一个和我们身边环境截然不同的世界。

在时肖的讲述里,超负荷的工作是家常便饭,社会地位普遍不高,常常要忍受各种气,还面临偷油、偷货和“碰瓷”。为了防止被油耗子偷油,时肖停车过夜一般都到服务区或正规停车场,那里一般都有交警看着。有的司机为防偷油贼索性睡在油箱上,这并不是什么新闻。在不熟悉的地方停车休息,他就睡过几次油箱。“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我们的生存状况并不被人关注。”时肖说。

“但也遇到过一些暖心事。2019年的冬天,我的车坏在湖北乡道上,不能打火取暖,零下几度的天气,车里根本呆不住人。好在有一户村民,邀请我们到家里吃饭,还住了两晚。”

时肖说完这段话后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

互联网的燃起的“星星之火”

尽管艰难,但是货车司机还是习惯了一边抱怨一边赶路,因为身后有家庭需要他们支撑,正如时肖常对儿子说的话:“我握着方向盘就没法抱你,我放下方向盘就没法养你”。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时肖和家人一起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全国货物运输总量463亿吨,其中公路占比超过七成。也就是说,公路运输是我国最主要的货物流通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说,改善货车司机的境遇,也是优化道路货运市场结构,加快产业升级的体现。其中,帮助他们降低成本,增加收入是重要的一环。有货车司机算过一笔账,一趟700公里的行程,只能拿到3000元运费。看起来很多,但除去1000多元的高速费、1000多元的油费之后,剩不下几百块。这样每个月几百几百攒下来的收入,还有一部分要用于支付买车的分期贷款。

团油:跟车80后货运司机,每一脚油门都是小家庭的大幸福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

对于靠拉货养家糊口的时肖来说,不仅要开源,更要节流。在支出的费用中,除了住宿费、停车费、餐食费、维修费、违规罚款费、过路费等,加油费占了很大比例。

时肖算是圈里的“潮人”,他在网上用货运平台找货,也用团油(一款专门加油的App)这样的手机软件加油。在团油App,各油站的价格优惠一目了然,他可以通过价格数据跟位置数据的精准匹配,找到附近价格优惠、同时质量有保证的油站。通过粗略计算,一个月下来能省七、八百元左右,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互联网平台通过成品油集采模式降低司机运营采购成本。据中物联发布的《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除了通过货运互联网平台寻找货源外,25.9%的货车司机从团油这样的平台上获取加油、维修、汽车配件售卖等优惠信息服务,5.2%的司机通过平台获取商业保险服务。

中国互联网经过20多年的发展,整个消费互联网已经非常发达,而产业互联网才刚刚开始。以团油为例,在消费侧,横向搭建起一个覆盖多场景的数字化车主网络,让加油这件事变得更省钱,更便捷。这也是互联网为民生带来的普惠价值。

“没有多大的愿望,只想一直开下去多赚点钱,给老婆孩子更好的生活。”时肖说完,拨通了妻子的语音。货车司机不辞辛劳地跑长途、搞运输,出于养家糊口的朴素愿望,也是满足生存的需要。

生活再难,心里有光。中国货车司机中的“时肖们”,在勤恳工作的同时,也在见证着时代发展的每一个脚步,并且亲身融入其中,成为时代洪流中的明亮光点。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