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周枫:网易有道2019持续All In K12,“内容生意”这样做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周枫:网易有道2019持续All In K12,“内容生意”这样做

2019-03-20 11:34 TOM   

3月19日,在网易有道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网易有道CEO周枫提到:有道已经与杭州网易教育事业部进行了整合。从网易有道的业务版图来看,网易云课堂、卡搭编程、中国大学MOOC等原杭州教育事业部的产品与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等并列在学习Apps的范畴中。

这一消息的披露,距离网易CEO丁磊在2月解读Q4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的“2019年,将更加专注网易在在线教育赛道的布局”仅仅过去不到一个月,而这一业务调整也无疑在体现并证实着有道在网易教育事业中的核心地位。

2018年,对有道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有道提出了“All In K12”的战略,上线了有道数学、有道乐读、有道少儿词典、有道口语和有道作业宝五款基于AI技术的、学习工具型产品;这一年,有道营收增长了60%,K12的用户量增长了5倍,K12业务营收翻了3倍,有道精品课营收首次超越广告,跃居成为第一大收入;这一年,有道也获得了首轮亿元及以上美元A轮融资,在跃居在线教育独角兽的同时,也为有道吸纳进来的教师团队起到了蜜一般的激励作用。

这一年,同样也是周枫All In有道、忙忙碌碌的一年。在鲸媒体采访周枫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来往匆匆的员工在周枫办公室面前徘徊;不断突破边界、不断深挖AI、智能硬件的可能性,也已成为网易有道新一年的奔跑方向。

从搜索起步到卖课转型,从大学生下沉K12

早些年提到网易有道,出于对词典类产品的强认知,有道的标签里总离不开“翻译”二字。实际上追溯有道的前世今生你会发现,最早的有道是做搜索起家,而且搜索业务给有道带来的收入还不小。

出于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和方向判定,有道于2016年正式推出有道精品课,切入在线教育赛道。这时候的有道也经历了几个阶段的演变:从搜索、移动互联网初探到在线教育的业务转型,以及从搜索引擎收入、广告收入到课程费用收入的商业模式变革。

“2016年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我们推出了有道精品课,当时叫有道学堂,是一种直播授课的形式。”周枫告诉鲸媒体,之前网易有道也在内部小试牛刀一些带有教育属性的产品,但总体上并不是课程。随着有道精品课的推出,有道在在线教育领域彻底落下了脚。

目前,在有道盘踞网易的四层空间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有道精品课团队的成员。“好多人对我们的印象还是做一支技术产品的团队,但是一聊下来会发现,我们的团队可能大部分是老师、助教、教研团队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互联网大头做教育总在饱受“有流量不等于懂教育”的诟病,但网易却在外界争议中,一步一步认真搭建起了自己的教师、教研团队。

周枫告诉鲸媒体,在线教育脱离不了教育的本质,它首先要遵循的依旧是教育的客观规律。“教育的客观规律,我觉得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内容是核心。学生来你这里学习,他首先学的肯定不是如何使用你高端的教学系统,而是希望得到非常高品质的内容和服务。”

基于为内容服务的核心点,周枫认为教研教师团队,应该是组织中间最关键的一个环节。

“总体上我们是一个自营工作室的模式,有完全内部的,也有有道部分控股的。”具体到中小学这边,周枫告诉鲸媒体,“我们有在不断引进教学教研的人才,引进优秀的老师,比如说语文方面我们有董腾的语文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对于整个中小学的语文课程体系,都会进行系统化的研发。”

除此之外,提到有道的教师教研人才构成,不得不提“同道计划”。同道计划是有道针对不同的教育品类,以工作室为单位引入顶尖名师团队,投入资金、技术与资源打造原创精品课程的计划。

关于同道计划,周枫解释称,在与老师合作以及招募老师进公司的时候,会有一套完善的体系,涉及教师的分工、如何导入、长期利益关系如何构建等等。

周枫介绍说,招募进同道计划的,可以是一支相对比较成熟的团队,也可以是个人。目前来看,这一计划在有道运作得“如鱼得水”。例如,招募进来的团队研发出了少儿编程品牌“有道小图灵”,比较出名的考神团队也是从最初三四个人的工作室起步。周枫丝毫不掩饰该计划对老师的吸引力。“去年11月份我们讲过,有23位年收入超过百万的老师。”

当然,有道并不满足于打K12在线教育的“擦边球”。凭借搭建起来的团队以及逐渐清晰的实践认知,有道于2018年正式提出“All In K12”的战略,重点发力K12。

围绕着这一战略,网易有道将有道词典的用户年龄段逐渐降低。“之前我们一直在做四六级、出国的一些大学课程,用户也主要来自大学生群体。2017年的时候我们尝试了高中的课程,尝试的时候,其实团队不是很确定。首先一点就是大家会担心,高中生学习非常忙,有没有时间来上网课,大家都没有答案。”

尽管如此,周枫还是带着团队义无反顾地尝试了。“尝试之后数据给了我们非常大的信心。一个多季度之后,K12业务的很多指标都已经超过大学课程。”

而提到课程,始终绕不开标准化问题。周枫援引了这样一个例子:没有织布机的时候,每个纺织工都有自己的特色、自己设计的花色,当织布机发明出来之后,每个人都在想如何用每台织布机织出不一样的花,其实这个问题最终解决的思路不是这个,而是靠数量、靠规模。

周枫类比说道,在教学这边,随着学生越来越多,个性化我们也可以把它做得越来越好,而不是说要求你现在就对每一个地区,一上来就针对性地开发所有的课程。

关于班型,周枫也有自己的执着:只做班课,不做一对一。“一对一模式下诸如规模不经济的问题,是我们比较担心的。我们还是希望提高教育的效率,班课的形式在我们看来是做这件事情的最好载体。”

现如今,周枫是这么定义网易有道的:“总体上我们是一家科技教育公司。我们的特色就在于基于做工具产品的长时间基础,包括从做翻译开始、慢慢到人工智能技术这样的积累,所以现在我们是一个基于技术、基于科技,想去给教育做很多事情的出发点,主要方式是通过大班双师直播课来给中小学生提供服务。”

这时候的周枫,已经成功将有道的用户群体从大学生下沉至K12。2018年,有道K12大班双师直播课的用户量增长了5倍,K12业务营收翻了3倍,成为有道精品课课程的第一大收入,而有道精品课收入又首超广告,成为网易有道的第一大收入。

可以说,有道凭借“All In K12”战略,打了一场成功转身仗。“我们开玩笑讲说,最早是逼着员工去做K12,做了一个季度之后,所有人都想加入那个项目。”

2工具类产品带给有道不愁获客的“流量池”

如果说,有道精品课,是有道转型做课的初次尝试,那么依托于网易强大的产品技术基因,有道也在顺藤而上,相继推出5款互动学习类教学产品:有道数学、有道乐读、有道少儿词典、有道口语和有道作业宝。

周枫:网易有道2019持续All In K12,“内容生意”这样做

(网易有道旗下K12学习类App)

周枫告诉鲸媒体,目前,有道的2C业务主要分为付费直播课程、学习Apps和学习型硬件。其中付费直播课程是有道精品课,覆盖各种学习场景的学习Apps承担流量池的功能,学习型硬件则是有道在探索打通线上到线下体验的一个闭环。

“你可以认为课程是离钱更近的,然后互动学习类的产品又有很强的客户吸引力。所以说现在是多条腿走路。”

与此同时,周枫也告诉鲸媒体,在已经到来的2019年,有道的战略没有改变,他将继续带领团队在K12领域作战。据有道方面透露,2019年有道精品课在K12赛道的增势不减,以初中课程为例,2019年第一季同比去年平均增长在290%。

而关于多条腿走路的学习Apps中,周枫也提到他比较青睐的两个项目:工具类的少儿语言学习助手“有道少儿词典”以及课程类的少儿编程课程“有道小图灵”。

在周枫的逻辑里,双语的学习,对于儿童至关重要,从个人能力的提升到世界观的养成都与语言学习息息相关。出于助力少儿语言学习,解决当前小学生语言学习痛点的初衷,有道推出了有道少儿词典。

为了满足小学各阶段儿童的学习需求,有道少儿词典团队精心设计了词典中的各个环节:

• 汉语词典收录字、词、成语及古诗词,配置笔顺动图及跟写练习,并配置真人发音;英语词典收录4000余词,配有真人发音、自然拼读及配套图片,并引导儿童掌握单词自然拼读规则。二者均匹配小学阶段课标要求。

• 智能化的语音识别技术及问答式语音检索,成为小学生的智能化语音助手。

• 融入大量易于教学学习的交互方式:在汉字跟写过程中,笔顺引导配合笔顺名称发音,激发儿童的视听触三感,更加符合儿童学习模式;英文词条中搭配单词配图,使儿童将学到的单词与日常生活相关联,更加符合儿童学习方式;在英文界面中融入跟读练习功能,配合发音打分,帮助儿童提升英语听说能力。

“做工具产品我们已经做了十几年,非常有经验,所以对于里面的一些核心技术、以及需求的把握也会更准确。”周枫提到,包括笔顺、自然拼读等需求,是目前小学生普遍面临的痛点。“这是传统词典完全没办法做到的。”

而周枫青睐的另外一款少儿编程课程有道小图灵,则已然是有道将触角彻底伸向素质教育的有力抓手。在网易教育业务整合的形势下,对于有道小图灵和卡搭编程的关系,周枫给出了自己的立场。

“这两个团队其实是彼此独立的,当然不能否认其内部有很多的交流。”具体到差异化战略上,周枫告诉鲸媒体,有道小图灵是完全围绕课程打造,采用班课直播的形式,而卡搭在课程之外,还伴有一些社区等周边服务。

但周枫也强调,二者都是有道布局少儿编程、素质教育的重要发力点。“市面上的很多编程更多的是启蒙,而我们希望这两块产品能让孩子一直学到高中。具体可以解释为,小图灵会逐渐进入C++、算法,而卡搭也进入python而后到人工智能的学习。”

基于此,有道将小图灵的发展方向着眼到了信息学奥赛,而卡搭则更多的侧重计算机应用。“这两款产品培养出来的人才都是未来非常稀缺的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有道小图灵支持直播过程中同步练习。“你让这么小的孩子坐在那里听40分钟的课,其实孩子坐不住,所以必须配备练习。因此我们的老师在授课过程中,就会有意加入互动练习。”

周枫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比如我们的老师会对学生说,我讲完这三分钟之后,你能不能让卡通人物走到房子那里去,至于怎么做你自己动手操作就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之后,这课就变得很生动,家长也非常喜欢。”

数据显示,网易有道的少儿编程业务已经覆盖超过200万用户。

看上去,有道在在线教育领域步步迈进,同时又步步踩准了在线教育的风口,不论是数学思维,还是少儿编程,亦或是班课、AI。不过,周枫却表示这并不是其刻意为之的结果。

“其实我们做的东西并不多,而且我们不管做什么都是要求团队一定去想清楚;另外一方面,教育其实是个多产品的业务,大家需求也比较分散,所以产品会布局一定的数量,但并没有说为了求多而去做。”

周枫坦言,团队决定去布局一个新的赛道,多半是因为用户反馈的结果。“我们已经有工具类产品的用户,在他们的需求中我们有机会、有能力去做的,我们就会去做。”

工具类产品的用户带给有道的,远不止是一个产品研发方向的问题,还有一个教育机构提到就头大、头痛的获客问题。

“我觉得我们因为有工具产品的用户池,所以使得我们在尝试新事物方面会有一些灵活性。”周枫告诉鲸媒体,这个体量不算小的用户池给网易提供了新跑道的缓冲区。“你不用担心说我每一次想要做点项目,拉一些用户的时候,都需要到处找资源。而且每次都要到处找,浪费的不光是钱,很多时候是时间。”

3与杭州教育事业部整合,背靠网易大山与自我摸索并举

2月21日,网易集团于盘后公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的财报。网易CEO丁磊在解读Q4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2019年,将更加专注其在在线教育赛道的布局。如丁磊在电话会议上透露,接下来网易将利用集团的优势在在线教育布局上进行矩阵式的配合。

在丁磊的观点中,有道就是网易教育业务的核心载体,为了“集中资源办大事”,网易的教育业务都整合到了网易有道旗下。从网易有道的业务版图来看,网易云课堂、卡搭编程、中国大学MOOC等原杭州教育事业部的产品与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等并列在学习Apps的范畴中。

其中周枫提到,网易云课堂受了很多职场人士和大学校园用户的喜爱,在运营过程中有道也发现了新的机遇——IT培训,接下来网易云课堂将重点加大在IT培训课程的投入。

虽然面向大学生、职场人群业务的加入增强了网易有道作为一家全链条的教育科技公司的竞争力,但 “All In K12”的计划并没有被改变,网易有道在对未来发展方向判断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前瞻性和全局观。

基于丁磊的总体战略布局,我们大致也可以判断,未来有道在网易的分量将只增不减,有道在教育的动作也只可能增加。而网易带给有道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地位上的重视。最明显的就是,网易赋予了有道较强的团队协同作战的基因。

“网易总体上是一个比较讲究团队本身作战能力的公司,公司氛围总体上也比较关注每一个团队有多懂行,关注其能否在一个独立的情况下,把业务做得非常有竞争力。”周枫始终坚持教育更加适合网易的看法。

周枫提到,在教育行业,很多人会将公司分为运营型和产品型两类。要想做大的产品一定需要配备一支产品型的团队。“他不能整天考虑的只是我怎么多拉一个用户,我怎么说服他付费,我怎么调整文案让课程更好卖,如果你每天仅仅干这些事情,即使你干一年,你的积累也是很少。”

在周枫看来,最重要的问题应该始终围绕产品、内容层面。“我想教你这个东西,到底学生的核心诉求是什么?怎么满足他?到底怎么样才教的会?这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

而另外一方面,网易带给有道的,还有“网易”在互联网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下来的流量积累(包括上文提到的有道自身积累的流量池、广告收入)以及一支精干的AI团队。

这支AI团队直接为有道的产品服务。其实看网易内部AI团队的分布,也可以看出有道的战略地位。目前,网易一共有三支AI团队,除了有道这支之外,其它两支分别属于网易杭州总部、游戏部门。

去年,网易有道通过AI团队的力量推出了达尔文智能教学系统,用以实现“AI贯穿教学测评练所有教学环节”的目标。

体现在基础设施方面,有道目前的所有直播课堂都依托于该系统来实现。“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都能在这个系统里对学生进行帮助,在这个过程中AI会实时记录这个学生在系统里面的每一个学习行为,并形成学情报告。”

此外,达尔文智能教学系统还支持在线伴学功能。据有道方面介绍,在线伴学相当于给学生打造了一种半自学的学习环境:学生在系统里做题,系统自动记录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进行个性化的推题练习。与此同时,系统里还将配备一位老师为学生提供阶段性辅导。

针对在线教育关于小孩子防控近视的痛点,或是基于部分孩子有纸质书写的需要,有道也发布了一款战略性新产品:智能笔,与有道精品课课程进行配对服务。

“纸张就是普通的纸张。”周枫告诉鲸媒体,通过这支智能笔可以完全打通线上到线下的闭环,学生通过智能笔做题,数据就会直接上传到线上,然后再由这个达尔文智能系统去记录分析。“在线课程将变成一种双向的课程。”

后记:

在与周枫交流的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虽然难以抹去他以及他背后有道身上的“网易”标签,也难以抹去“互联网大头”的属性定义,但周枫对于教育确实有过自己的思考和理解,对于在线教育也坚决秉持“未来可期”的看法。

“线上尚且有非常大的优势还没有开发出来,但是我们觉得几年之后,甚至准确来讲,三年之后,在线学习的体验会超过线下。”

对于已经到来的2019年,依托于继续“All In K12”的战略,周枫提到有道将主攻以下几件事情:

· 2019年有道继续专注K12赛道,全面强化在K12领域的内容和产品服务;

· 履行对内容生意的判断,全力投入内容,2019年加大内容方面的投入,通过并购等方式引入优质的内容团队;

· 推动AI的深度落地,加大智能笔的应用范围,串联线上到线下的学习闭环提升用户体验。

在在线教育血拼的今天,已经获得首轮亿元及以上美元融资,跃居在线教育独角兽的有道,又会走出怎样的路呢?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