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体育中的商业精神:荷兰的足球哲学如何影响当地的职场环境?_TOM新闻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体育中的商业精神:荷兰的足球哲学如何影响当地的职场环境?

2020-09-30 16:53 TOM   

今年年初,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任命前荷兰国家足球队队长范布隆克霍斯特(Giovanni van Bronckhorst)为新任主教练。

范布隆克霍斯特有着辉煌的球员生涯,曾代表荷兰队出场106次,作为左后卫效力于费耶诺德、流浪者、阿森纳和巴塞罗那,并帮助俱乐部多次赢得各个联赛的冠军。2010年,他以队长的身份带领拥有罗本(Arjen Robben)、范佩西(Robinvan Persie)、斯内德(Wesley Sneijder)等众多球星组成的荷兰足球队夺得世界杯亚军的优异成绩。

荷兰足球是世界足坛最顶尖的力量之一,作为欧洲大陆的传奇,这支“橙衣军团”、“无冕之王”的精神与荣光,将伴随着范布隆克霍斯特从“荷兰队长”到“功勋教练”的蜕变,在千里之外的亚洲得到另一种延续。

历史上,荷兰足球孕育了许多世界足坛的超级巨星,其中包括巅峰时期的荷兰三剑客:路德·古利特(Ruud Gullit)、弗兰克·里杰卡尔德(Frank Rijkaard)、马尔科·范巴斯滕(Marco Van Basten),他们分别被球迷称为球场上的摇滚乐手、黑天鹅和诗人。

在回顾荷兰足球历史的同时,里努斯·米歇尔斯(Rinus Michels)是一个不能忘记的名字,可以说荷兰在足球上的黄金高点几乎由里努斯·米歇尔斯一手缔造。

当阿贾克斯的华丽足球重现江湖,当巴塞罗那再次迈向欧冠奖杯,当利物浦在克洛普的带领下踢出疯狂的足球,这些都和米歇尔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之后,随着斯内德、罗本等“伟大的一代”逐渐退出舞台后,人们逐渐开始讨论荷兰足球“断档”的话题。不过,在2018-2019年举办的首届欧洲国家联赛(UEFA Nations League)当中,荷兰在经历了无缘2018世界杯低谷后,强势反弹,于2019年6月获得了亚军。

这支年轻的荷兰橙衣军团呈现出了新的青春活力,以敢打敢拼的全新面貌重新起航。

足球历史的第三次创新

在20世纪60年代,荷兰足球队还只是一支默默无闻的小球队,但米歇尔斯带着弟子克鲁伊夫依靠全攻全守战术改变了荷兰队的地位,之后又成功地带领阿贾克斯获得联赛冠军和几次欧洲杯赛冠军。

这种战术方法被描述为足球的“系统思考”方法,即队员在比赛中会因为进攻和防守的角色不同而改变他们感觉到的球场大小。当对方有球时,对手会被“圈起来”,让他们觉得球场变得非常小。当自己的球队重获控球权时,球员们就会四处移动,让他们觉得球场又变得非常大。这种战略思想开创了足球战术和理解的新纪元。

当时,英国人的防守方式是静态的,牢固地建立在4名后卫、4名中场和2名前锋的基础上,而意大利的防守方式则是一种坚固的、不可移动的防守。然而,全攻全守的足球是上述刚性结构的对立面。这种革命性的组织方式要求足球用一种更灵活的方式,即所有球员都可以在场上扮演其他球员的角色,需要时可立即被其中一名队友替换。

也就是说,虽然4-4-2或多或少要求每个人都呆在位置上,但球场被视为一个网格。玩家在格子上都有自己的“大本营”。当他们离开自己的方框时,系统会进行调整,每个球员需要移动以确保每个方框都被占领。根据需要,团队的形式会发生变化,目的是为了扰乱纯粹保持静态防守的对手。

当然,这种战术需要不同类型的球员,仅仅扮演一个角色远远不够。防守队员必须有控球技术,而前锋需要能够在后防线上发挥自己的作用;这要求运动员需要成为T型选手,也就是擅长一件事的同时承担其他责任。全攻全守的足球运动员需要有调整能力和智慧来适应这个系统。

灵活的角色设定

我们并不缺少将精彩的体育故事转化为领导力理论的例子,但更重要的是,这不仅仅是领导力的比喻说法,荷兰人把这种完整的哲学和实际的组织结构从球场带到了他们的办公室里。

在许多荷兰公司中,总经理和员工都被视为同事,管理人员通常不会刻意显示他们的权力,因为老板是团队的一部分,而大家只是分工不同,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擅长领域。

但这同样意味着在独立工作的同时,员工要采取主动和负责任的态度。当发现任何问题或者需要注意的地方,最好立刻提出,就像足球场上的球员要在不同的”方框”中进行调整。

商业文化的扁平结构中反映了荷兰社会的平等主义和开放特征,等级制度也通常相对灵活。因此,在荷兰,一个管理者不需要对公司中发生的每件事都很了解。

但当他将要做出一个决定时,需要与每一个潜在的利益相关者进行磋商。如果他不这样做,他的同事(和下属)会确保他这样做。荷兰人认为这是建立一个好团队、并且激发每个人做得更好以致共同达到目标的前提条件。

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员工的作用,荷兰的管理者有义务创造一个愉快的工作氛围。

然而,并不是所有国家都采用一样的商业文化。世界经济论坛将领袖的管理方式大致分为六种:同步型领袖、机会主义领袖、“突然变脸”型领袖、消极进取的领袖、外交型领袖和直率型领袖。

同步型领袖指的是领导者需要在决策上寻求共识,然后让其他人参与进来,他们非常谨慎,更关注潜在的威胁而不是回报。机会主义领袖能够自己制定目标并灵活地实现目标,往往是个人主义的、野心勃勃的冒险者,而且经常介入其他团队人员的工作,并确保其他人跟上不断变化的计划。

“突然变脸”型领袖。这种风格通常出现在新兴领导者中,其特点是汇报时过度顺从或突然关注细节,指挥下属时发出激烈指令或拒绝妥协。

消极进取的领袖会变得愤世嫉俗、不信任他人,并暗中抵抗,尤其是在压力之下。当他们被迫去追求一个目标或完成一项任务而不相信它的优点或原理时,这种情况就经常发生。

外交型领袖必须不断评估观众的反应,调整自己的沟通技巧,不仅是为了与同事相处,也是为了提升他们的地位。

与外交型领袖相反,作为一个直率型领袖,不会回避问题,而应该迅速切入重点。有直接下属参加的即兴绩效评估会议也很常见,一旦发现团队成员的不良行为,领导者就会立即处理。

直接的沟通方式

很明显,荷兰的管理风格更适合“直率型领袖”的存在,员工和老板都不会担心因犯错感到难堪或者担心被拒绝而保留反对意见,更不会认为这样会破坏私人感情,因为在工作时的合作氛围是和睦且互相尊重的。

《荷兰人为何与众不同》(Why the Dutch are Different)的作者Ben Coates10年前从英国移居荷兰,他表示,当在商务会议上说了一些不太明智的建议时,人们总是会指出来。在讨论任何一项决定时,荷兰人喜欢向发言者提出为什么,而且还习惯于公开站出来说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因为对荷兰人来说,诚实和真实是两大美德,甚至比说话的人更重要。

这种直截了当是荷兰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荷兰语中甚至有个词专指这种沟通方式:bespreekbaarheid(可谈性),即一切皆可谈论,一切皆应谈论;没有禁忌话题。

在人来人往的酒吧里一边谈生意一边看足球,在荷兰人眼里看来也十分自然,讨论球队近况和比赛日程还能促进他们与生意伙伴的关系——不论是工作上还是私下。

足球的角色不仅是国民运动,更是让人与人之间熟悉的桥梁,以及迅捷沟通方式的情感基础。

荷兰足球的故事可以作为一个实际的案例分析,证明了如何将自我管理和系统思维合理应用到快节奏和高压环境中。有趣的是,这种”全攻全守“的集体体系本身是鼓舞人心的,但或许同样有激励作用的是促使队员成为在各个领域出类拔萃的多面手。这可以理解为体系和个人之间的互相促进,同样,在公司组织架构中的简单调整可以触发团队成员的个人成长。

自我管理既是集体制度的一部分,也是集体中个人角色的一部分。

而在这个体系中,荷兰人直接的沟通方式也营造了一种较为轻松的氛围,毕竟当人人都能直抒己见、不用太多顾及私人情绪时,员工可以更多地互动和发挥创造性思维。

也许荷兰人这种不怕出错和敢于承认错误的精神在一定程度上也造就了荷兰人敢于冲出条条框框、尝试新事物的胆魄。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