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一条抖音让失散22年的双胞胎兄弟重聚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一条抖音让失散22年的双胞胎兄弟重聚

2021-03-03 15:53 TOM   

2月28日,朱仁忠在一片鞭炮声中,和失散22年的家人相认。1999年,被拐时他才5岁,最近几年一直想着寻亲,两次DNA入库,“没想到最后是一条抖音帮了我”。

1995年,朱仁忠原名陈金滨,出生在福建仙游一个经商家庭,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陈金鸿。1999年12月,父母带他们到莆田市涵江区摆摊卖鞋,兄弟俩在附近的一个立交桥上看警车,“应该是看警车闪烁的灯”,朱仁忠回忆。正看得起劲,朱文忠被一个陌生男人抱走。

“当时在挣扎,嘴里不停喊‘爸爸’,但是好像都没听到。”朱仁忠已经记不很清晰了。哥哥回忆称,当时看警车看的起劲,一个疏忽,弟弟就不见了。为此,父亲还把陈金鸿“狠揍”了一顿,怨他没有带好弟弟。

时隔22年,宝贝回家志愿者刘红涛刷到朱仁忠寻亲的抖音视频并转发,朱仁忠由此得以见到父母和哥哥和姐姐。认亲现场,妈妈穿着红色上衣,一边抱着他,一边放声大哭。双胞胎哥哥陈金鸿则一直跟在身旁,身边是亲朋好友,一起簇拥着往家里走。

一条抖音让失散22年的双胞胎兄弟重聚

全家福(朱仁忠为后排穿白衣男子)

认亲酒席隆重且热闹。酒足饭饱后,一家人拍了全家福:爷爷奶奶坐在前面,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姐姐和自己在后面站着,背后是喜庆的红色门帘。这些年几经波折,四代人终于聚齐。

辗转三地,不忘找父母亲人

5岁的朱仁忠一直挣扎哭闹,惹来陌生男子的打骂。据朱仁忠回忆,或许是出于害怕,陌生男子将他带到泉州,进了一座山,躲在寺庙里几天。后来,“或许觉得我太闹腾了”,男子将朱仁忠扔在了泉州马路边上。

被“丢弃”的朱仁忠在警察的帮助下,进了泉州福利院。5岁到10岁这几年时间,他被一对养父母收养,但依然在福利院和同龄人居住,照常读书。

10岁,朱仁忠开始了流浪生活。“我太调皮了,福利院纪律比较严格,自己就跑出来了。”没有收入,没有居所,他捡行人丢弃的食物裹腹,在大街上、桥洞下过夜。就这样逡巡了一年。

11岁,他和一个男孩玩得亲近,像亲兄弟一般。男孩的父亲就是朱仁忠现在的养父。朱父老家重庆,带全家人在泉州打工。看到儿子和朱仁忠一直玩闹,没有好好读书,直接将他们带回了重庆酉阳县龙潭镇的老家。

在重庆继续读了几年书,初中没读完,朱仁忠就辍学外出打工了。朱仁忠一直记得,记得父母在立交桥下摆摊,记得有个哥哥。他一直想找到他们。养父母对他说过,“自己有闽南口音”。

朱仁忠循着泛黄的记忆和闽南这个线索,到泉州打工。这些年,他把泉州有天桥、立交桥的地方跑遍了,总想找到些蛛丝马迹,但是一无所获。

实际上,家人这边也有努力寻找。“上过福建电视台、贴过好多寻人启事,也动员很多亲戚朋友。”哥哥陈金鸿说。几年后一无所获,就没有精力找了。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的这几年,家人在相对闭塞的农村,没有反应过来,可以网上寻亲。

2018年,朱仁忠听说DNA入库是寻亲最有效的方法,自己就在泉州采样入库了。直到2020年,朱仁忠没有收到好消息,被新冠疫情阻隔在重庆老家。为了寻亲,他在重庆又采样入库,依然没有消息。

DNA是朱仁忠所知道最好的寻亲办法。“这都没成功,肯定找不到了。”朱仁忠回忆,当时已经放弃了。实际上,是因为父母消息闭塞,并没有将DNA入库。

一条抖音,一场爱心接力

转机来自一条寻亲的抖音。

2月1日,宝贝回家(民间志愿者寻子公益网站)志愿者刘红涛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寻人视频,内容是朱仁忠清晰的胸部以上照片。配文是:“约1995年出生2000年被拐,记得父母是租店面卖鞋的,跟着爸妈在店面阁楼里住,有弟或妹,我在店面门口被拐。”

一条抖音让失散22年的双胞胎兄弟重聚

刘红涛帮助朱仁忠发布的寻亲视频

就是这样一条信息不太完善的视频,被点赞2万多次,引来千余条评论后,被转到了哥哥妻子,即朱仁忠的嫂子手机里。据嫂子说,视频是闺蜜转发给她的。闺蜜和老公在外地打工,刷视频时看到这条。

2月2日,哥哥陈滨鸿和妻子纷纷在刘红涛视频下留言,“我要怎么联系你们,他是我弟”,“真的是我老公双胞胎弟弟”。陈金滨说,不用等采血验亲,“我一看就知道,是弟弟”。

“其实闺蜜一家也就见过我一次,网络的力量太强大了。”陈金鸿感慨。他看到视频后,立马将消息告诉了父母。父母两人立马去了当地派出所查看信息。由于年前疫情又有小范围反扑,双方只能在家,一边焦急地等待DNA比对结果,一边在视频里“相认”,商定过了元宵节后再相认。

“视频发布了好多次,最后一次才火了。”刘红涛说。他是“dou来寻人”计划里的一名志愿者。今年2月,头条寻人(字节跳动旗下公益项目)发起“dou来寻人”计划,依托抖音、今日头条、西瓜等平台,帮助更多人回家。截至目前,头条寻人已经帮助超过15000个家庭团圆。

从2020年11月接到朱仁忠寻亲的需求后,刘红涛不间断发布了几条视频。2021年以来,他已经通过抖音帮助8个人成功回家,“10岁的侄女给我介绍了抖音,没想到寻亲这么有效”。

2月28日12中午,朱仁忠落地莆田机场。来接他的有多年未见的“亲朋好友”,也有他的师傅和工友——泉州的油漆店老板和朋友。此前,师傅也经常在抖音上发布他寻亲的视频,刘红涛正是看到了朱仁忠师傅发布的寻亲视频并留言、转发。

家人准备了隆重的迎接仪式。认亲当天,全村人都知道“陈金滨”回来了,听闻好消息的亲朋都来了,家里摆了6大桌酒席。所有热闹仿佛为了弥补这二十多年的亏空。热闹延续到今天,喝完认亲酒,他又在挨家挨户走亲戚,仿佛要一下子全都认熟。

朱仁忠记忆里的妈妈早已模糊了。时隔22年,再见到,妈妈老了,爸爸也老了。哥哥和自己太像了,只不过胖了一点。陈金滨说,会在仙游陪父母一阵子。现在,他有了两个姓名,两边父母都对自己有恩,“会一直孝顺”。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