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联络董事长何志涛:Newegg的战略转型非常成功 未来将保持稳定的杠杆水平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联络董事长何志涛:Newegg的战略转型非常成功 未来将保持稳定的杠杆水平

2021-04-15 11:55 TOM   

2020年,对联络(002280.SZ)和公司董事长何志涛来说,称得上是一个转折的年份。

2020年,联络整体扭亏为盈,公司预计实现净利润为盈利3500万元-1.3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32.35亿元。

联络旗下的主营业务也快速增长。2020年,公司控股子公司Newegg实现总收入13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7.87%;实现净利润2亿元,较去年增长279.07%。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了何志涛。何志涛对记者表示,正在致力推进旗下公司联络智能与Newegg合并上市。

21世纪》:2020年,

联络实现扭亏为盈。请问这一转变是如何实现的?

何志涛:先说一下之前为什么会出现亏损。公司自2018年开始出现亏损的核心原因,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出口的货物不断加征关税。

联络互动旗下拥有北美第二大科技类电商Newegg。Newegg之前的商业模式以自营为主,其绝大部分采购是在中国完成的。美国多次提高中国货物的关税,也就直接提高了我们的经营成本。

2019年,我们改变策略启动转型,以适应新的国际贸易形势。

我们转型的方式是削减Newegg的自营业务比例(当时达94%),加强平台业务。Newegg转向“自营+平台”业务后,虽然我们的利润有所削减,但我们的生产成本和费用风险大大降低。

因此,我们扭亏为盈的关键,就在于改变了自己的商业模型和业务模式。目前,Newegg约40%的业务已变为平台化业务。2020年,我们同比2019年的净现金流成长是296%。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地方政府和监管机构在过去三年中,一直在积极帮助联络。尤其是浙江省政府和杭州市政府,对我们公司的支持力度还是比较大的。

21世纪》:完成上述转型后,您认为联络和旗下公司是否已经适应新的国际贸易形势?

何志涛:不同于一些选择了东南亚市场的国内互联网公司,我们出海的主要目标是北美和欧洲。目前,对北美贸易的平台化公司只有我们一家。我认为公司已经适应了新的国际贸易形势。

在业务方面,如前所述,我们降低了Newegg的自营比例。新的平台业务增长非常迅速,现金流恢复得很好。在合规方面,此前Newegg已通过美国政府审查,我们确保其在美国开展的是本土化运营。

并且,为了避免潜在的极端风险,我们计划未来Newegg将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把Newegg变成一家信息透明的上市公司,保持经营的长期稳定。

21世纪》:请问2020年疫情是否对Newegg的业务造成了影响?

何志涛:就2020年来说,疫情对Newegg业务的影响非常小。Newegg在2020年实现净利润2亿元,较去年增长279.07%。

目前,Newegg服务全球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但我们的覆盖能力依然是85个国家和地区。

过去一年,我们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超越了亚马逊,成为当地最大的电商。今年,我们暂时不会扩大覆盖地区数量,而是会精耕细作存量地区,把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其他地区市场。

至于我们的主要市场——美国,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是扩充商品品类。目前,我们做得比较好的新增品类是汽车用品和运动用品。我们会为北美用户提供一些中国独特品牌。

21世纪》:Newegg是联络目前最重要的业务模块。您对未来Newegg的发展方向有何筹划?

何志涛:首先,Newegg的平台化转型非常成功。我们会继续沿着这条路线往下走。

在电商业务方面,2020年我们在美国电商中排名第七。如果剔除苹果、戴尔(DELL)等品牌直营电商,我们在2020年底的实际排名是全美第二,领先eBay。

我们的业务模式主要是B to 。Newegg的业务模式和盈利模式,很适合和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合作。未来,我们将把部分国内电商的竞争打法,复制到美国市场,以提升Newegg的竞争力。

对于电商业务,我们的核心目标是从亚马逊手上抢下3%-5%的市场份额。抢下3%的市场份额,对我们来说,就是每年200%-300%的增长。

虽然国际贸易形势一度严峻,但我依然看好中国的智能制造将走向全世界。如果我们未来在中美这条线上遭遇过大阻力,我们完全可以进军欧洲等其他市场。我们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成功“逆袭”已经证明了Newegg的竞争力。

再者,2020年Newegg不仅仅在电商业务方面增长迅速。我们去年还有两块业务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一是物流业务。Newegg的第三方物流,已经在2020年进入了美国的物流前三名。第一名是UPS,第二名是DHL,第三名就是我们的物流。对于已经跑出成绩的物流业务,我们会重点扶持、大力发展。

二是支付业务。去年11月底,我们获批了美国的支付牌照。对于支付业务来说,如果没有大量支付场景,是很难带动交易、带动用户的。我们在交易场景方面有巨大的优势,Newegg每年仅美国的交易量就达4000多万单。并且我们的客单价在三百多美元,远高于亚马逊8美元/单的水平。

依托Newegg的交易场景,我们接下来会大力发展支付业务。本次Newegg在美国独立上市,一个目标就是融一部分钱用于扩张支付。

21世纪》:联络是否会涉足国内电商业务?

何志涛:前几年,我们在进口端曾力推自己的TT海购。未来,我们也会走“双循环”路线,也会抓国内市场。但是在业务顺序上,我们会分先后,会先最好自己最具优势的海外市场,然后再回来做国内市场。

21世纪》:在主营业务方面,未来联络有何发展规划?

何志涛:电商、智能硬件和传媒是我们的起家业务,未来我们会继续聚焦这三大主营业务。其他的业务,公司已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逐步剥离。

在传媒业务方面,我们的广告收入一直非常稳定,每年都有一到两个亿的利润。智能硬件方面,我们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向北美和欧洲的高端市场出口,因此这块儿业务会受到近两年国际贸易摩擦的影响。我们目前正在加大研发投入,同时等待更好的贸易机会。

总结来说,联络近年来一直在瘦身,在去“多元化”。目前我们的几块主营业务是一盘棋,电商是我们的售卖渠道,智能硬件是我们的核心制造,传媒是我们的品牌宣传。在短期内,公司还是希望聚焦这三块业务。

21世纪》:去年四季度,联络通过资产置换后间接持股理想汽车ADS的消息一度引发市场关注。请问这一笔投资是出于何种考虑?

何志涛:置换理想汽车的ADS,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作为公司大股东,出于上市公司流动性的考虑,我把流动性更差的一些资产置换出来,把流动性更好的一些资产置换进去,比如理想汽车的ADS。因此,这是一笔出于公司财务考虑的个人投资,为的是公司的流动性。

21世纪》:市场一直关心联络的财务状况。在此一方面,公司有何打算?

何志涛:近年来,公司在财务方面一直在努力去杠杆。此一过程中,联络已减去了接近90亿的负债,从高峰时的80.5亿有息负债、39亿担保贷款,合计120亿的负债,一路下降到现在仅剩1.2亿担保贷款,和23.7亿有息贷款。

这些钱,过去三年是怎么还的?我们把原有供应链调整的钱抽出来还给银行,同时出售了一些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包括我们原来投资的如趣电之类的上市公司股票。

我们会在适当的时机考虑引进核心的战略投资者,帮助联络继续走下去。

未来,在财务方面我们会减少债务融资。这波去杠杆对我们的影响非常深刻,好不容易减去100多亿的债务,我们未来可能不会再上债务融资了。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