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排放惊人!去年全球甲烷含量与浓度水平创新高,为1983年以来最大升幅 _TOM资讯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排放惊人!去年全球甲烷含量与浓度水平创新高,为1983年以来最大升幅

2021-05-21 17:53 前瞻网   

科罗拉多州的研究人员称,全球温室气体甲烷(methane)的含量和浓度,去年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种无色无味的气体自2007年以来一直在稳步上升,到2020年,其含量跃升至十亿分之14.7,是1983年记录开始时的两倍——这个数字甚至高于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天然气行业正处于疯狂发展的状态。

甲烷的寿命,比同样是温室气体的二氧化碳短;但它吸收的热量,却是二氧化碳的近30倍。

排放惊人!去年全球甲烷含量与浓度水平创新高,为1983年以来最大升幅

虽然二氧化碳一直是更大的担忧,但甲烷的水平比预期的要高——更令人不安的是,科学家们不确定原因。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分析显示,2020年大气中甲烷含量的年增幅为14.7/10亿,是自1983年开始进行测量以来的最大年度增幅。

一些专家将此归咎于水力压裂法(fracking)——它在2000年代中期的流行,正好与甲烷含量的突然上升相吻合。

去年秋天,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和全球碳项目(Global Carbon Project)的研究人员,=将甲烷的增加归咎于垃圾填埋场、煤矿开采等人类活动,以及石油和天然气生产,还有牛羊养殖。

但科罗拉多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分析的甲烷中,碳-12含量更丰富,与湿地和农业的关系比化石燃料更大。该大学稳定同位素库的研究人员西尔维亚·米歇尔(Sylvia Michel)表示:“化石燃料绝对是原因之一。”“但如果没有生物成因甲烷的增加,很难解释我们的数据。”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流行封锁可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交通流量的减少和制造业的停工停产,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空气污染;但氮氧化物的减少,意味着羟基自由基的减少——羟基自由基可以阻止甲烷在大气中形成。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大气化学家亚历克斯·特纳(Alex Turner)则称:“我的猜测是,这是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不是直接的人为行为,比如水力压裂或放牧,而是气温上升的累积效应。

当天气变热时,微生物会产生更多的甲烷,而更热的天气会滋生更多的微生物,从而形成一个致命的“气候循环”。鉴于2020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年份之一,这可以解释甲烷的激增。

气温和降水的细微变化,可能增加了甲烷的自然排放。这与观测到的同位素信号是一致的。以往通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来稳定气候的做法,也因此受到挑战并变得更加复杂。

去年11月,科学家就曾报告称,大气中的甲烷浓度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科学家们评估了排放量,并表示,仅2017年一年,地球大气就吸收了近6亿吨这种无色、无味的气体。

联合国最近的《全球甲烷报告》(Global Methane Report)警告称,甲烷排放量必须减少45%,才能避免在本世纪40年代全球变暖0.3℃,并避免25.5万人过早死亡。

截至2020年12月(对数据进行分析的最后一个月),全球甲烷的平均排放量为1892.3 ppm,比2000年增加了约6%。

尽管许多人似乎不愿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对抗二氧化碳,但专家表示,限制甲烷是一种更容易控制的结果——包括禁止/杜绝无盖垃圾填埋场、堵塞气井、管道泄漏。

一家欧洲初创公司想出了一个更加巧妙的解决甲烷问题的办法:瑞士-英国制造商Mootral表示,他们用大蒜和柑橘提取物制成的饲料补充剂,可以减少牛30%的肠胃胀气,这些“牛嗝”和“牛屁”会产生高水平的甲烷。

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