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

TOM    2021-06-28 18:40

2021年6月27日是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迎来投运的日子,东航将从天府机场首航飞往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被喻为“太阳神鸟”的天府机场即将展翅高飞,成都也成为我国内地继北京、上海后第三座同时运营双国际枢纽机场的城市。在天府国际机场,四位不同年龄、不同时代的东航飞行员相聚于此,感受“新天府、新未来”的魅力,送上自己的赞美与祝福。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

首航机长侯丹东的“一日双城”

作为东航天府机场的首航机长,“成都人”侯丹东曾参与北京大兴机场与上海浦东机场的验证试飞工作。在参与被称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的大兴机场试飞任务时,他先在东航自有A350模拟机上实施了大兴机场飞行程序的模拟机验证,“试飞”了进离港程序等多个程序科目。后续他与试飞机组又多次利用模拟机数据库补充验证,反复检查确认飞机装载的数据库。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

在侯丹东看来,试飞最大的难点是一个机场同时试飞多条跑道,这对空管部门、各航空公司,以及机场之间的协调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每架飞机的起降时间、后续的各项程序都必须安排好。试飞成功后,回顾这么久以来参与试飞准备,候丹东表示“机场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很好,完全符合试飞要求;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准备工作非常充分,各方都在背后付出了很多。”

即将从天府机场起飞,侯丹东坦言,今天自己有幸一日同时体验新天府和新国门两座举世瞩目的新机场,他相信,未来每当回忆起今天,都会自豪于自己是这一历史的见证者与亲历者。

意大利籍东航机长Diego的“两个惊叹”

2018年,55岁的Diego成功应聘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并带着孩子定居中国,开启了他们的“中国生活”。差不多40年前,Diego因为飞行任务第一次来到中国,那时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不久。“如今,我再次来到中国时,看到这里巨大的发展,这在我的国家是无法想象的。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一直在向前发展。这真是令人赞叹和敬佩。”

在东航工作,能优先接触到中国制造的飞机,这让Diego十分激动,他期待未来能驾驶中国制造的飞机飞往世界各地。Diego坦言,到目前为止,全球飞机制造主要是在欧洲和北美,还有南美一小部分国家,现在中国进入了这个领域。“我很高兴也很惊讶,因为飞机制造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领域,很难做得出彩。但是中国做到了,而且前景广阔,大有可为。”

Diego对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和浦东国际机场都很熟悉。身为机长,他看机场的视角与乘客不同,每次在上海这两大机场降落时,都能在空中对城市有直观的感受。“在这里工作和飞行是很愉悦和安全的,我非常喜欢这里,很享受。”Diego毫不掩饰对于上海、对于上海机场的喜爱。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

这次来到天府机场,Diego连用了两个的“惊叹”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一是惊叹于一个机场竟然可以惠及如此大的人口,四川和重庆居住着超过1.15亿人口,是意大利人口的2倍。天府机场开航以后,将会让更多旅客更加方便地飞到世界各地,只要不到10个小时就能直达欧洲各地。二是惊叹于一个机场竟然如此有趣,从这里出发,可以轻松直达悠远的古蜀文化、可爱的大熊猫、美味的火锅、热情的人民。他表示:“我期待能够尽快亲自驾驶飞机回到天府机场,更加期待能够作为游客,带着我的孩子,深入体验四川的麻辣风情和舒适的生活。四川,巴适!(Sichuan,Busi!)”

功勋飞行员谢远征期盼的“民机启航”

作为功勋飞行员,古稀之年的谢远征虽已两鬓斑白,却仍担任着中国商飞公司的飞行教员,他不仅参与了国产大飞机的操控系统设计与改进,同时还负责该机型全动飞行模拟机的教学研究工作。

“细致,把每一件看似小事的事情都当大事来做。”这是谢远征完成24000小时安全飞行背后的秘诀。在他41年翱翔蓝天的飞行生涯中,他养成了每天在飞行结束后都要记录飞行日志的习惯,总结和评价当天的飞行情况,而在执飞长航线的时候,只要不上驾驶座,他就会手不释卷地学习与阅读飞行手册,特别是那些特情处置的章节。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

因为飞行经历丰富,他见证了我国和外国民航之间很多交往的故事。他说:“我第一次去国外接外国飞机的时候,有些外国人觉得中国民航落后。我们就暗下决心,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中国民航很棒!短短几十年,我们民航各方面从一穷二白到如今的世界一流水准。”大兴机场投运开航的时候,谢老也在现场,这次有幸见证了中国第三个双国际航空枢纽城市的机场首航,心里很感慨,也很激动:“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自己的国产大飞机也将在这么一流的大机场、新机场起降,我们这一代民航人、这一代飞行员感觉圆梦了。”

东航彝族飞行员白云的“鸟瞰故乡”

白云是来自大凉山的东航彝族机长,来自凉山州雷波县的他,不仅出生于一个人口几千人的彝族大家族,父亲还是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老”。“按照辈分,父亲在家族里很高,很多家族事务、重要决定,都必须由他来定夺。”按照族里本来的规矩,在父亲已经年迈的情况下,白云理应承袭父亲的地位,接手家族事务,并就这样代代相传下去。然而2005年9月,曾经的“小王子”白云正式成为了民航学院的一名学员,他的飞行之路,开始启程。

小时候,白云常听爷爷说,80多年前红军长征过彝区留下了“彝海结盟”的动人故事,我们党播下了革命的火种,播下了胜利的希望……4年前,总书记深入大凉山腹地,许下“全面小康路上一个也不能少”的庄严承诺。一步跨千年,家乡已巨变。

东航中外机长眼中的“神鸟展翅”

6月27日,他来到成都天府,登上首航飞往上海虹桥的航班。即将从空中看到自己的家乡新建的第二个大型枢纽机场,回想家乡发生的巨变,他说:“从新天府首航飞往党的出生地很激动,我们彝族儿女感党恩颂党情,唱支山歌给党听,祝福党的百年华诞。”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