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TOM    2021-07-07 18:19

在中国崛起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背后,一张由4.8万公里的特高压电输电线路,11.5万公里的天然气和原油管道,14.6万公里的铁路网络,以及519.8万公里的公路网络,组成的超级网络正在全面铺开。

这其中,公路网络联通东西南北,承载了百业兴旺。从1988年,中国大陆首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公路在上海建成通车开始,目前,中国已经建成了全球最大的高速公路网络,覆盖99%城区超过20万人的城市和地级行政中心。

由点成线、由线及网,高速公路网络跑出中国发展加速度,也跑出了中国高速网络的未来模样。在这条网络的货运路上,有3000万卡车司机,他们行驶在中国15万公里的高速和国道上,就像红细胞一样,让中国经济的血液在国内和周边国家之间流动。

团油平台上跨越了3个年代的长途货车司机,分享了自己的故事,让大家了解常年在路上的他们,鲜为人知的经历。

60后老司机起落之后,安稳就是最大幸福

来自江西的赵师傅,从事长途运输已经近20年。赵师傅出生了一个贫困村,17岁的时候,他就选择辍学进厂打工。20岁的时候,父亲忽然得了脑血栓,家里因为医疗费欠了不少债务。为了还债,赵师傅就在老乡介绍下考了驾照,开起了货车。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在那个“货多车少”的年代,有车就有话语权,利润低的单子不接、不方便装车的货不接。那是属于货车司机的“黄金岁月”。当时货车行业甚至流传着一句话:“马达一响,黄金万两。” 赵师傅靠着勤劳苦干,很快把家里的债还清,也娶了媳妇儿,随后生下了一儿一女。

这么多年来,和赵师傅一起干运输的司机,有的自己买车成了个体司机,有的还有了车队,当起了老板。而他由于比较胆小保守,直到现在赵师傅还是帮车队老板打工。后来,赵师傅发现,拉货已经越来越不挣钱。“一趟货时间紧、任务重,没按时交货,扣钱;货物损耗,也扣钱。”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此外,赵师傅最怕遇到油耗子,他们偷油,也偷货物。有一次,他从江西运脐橙去湖南,出发之前用篷布把车厢裹得严严实实。到目的地卸货,发现车顶的篷布已被割开了一道长长的豁口,损失了不少脐橙。那一趟货,赵师傅赔了小5000元。在赵师傅的同行里,为了怕“油耗子”偷货车的油,有的司机不得不把床锁在油箱边睡。

由于长期开车,吃饭和睡眠不规律,赵师傅有胃病和腰椎病,睡眠也不好,好在孩子现在都长大了,但他还不能歇着。大儿子不爱学习,赵师傅打算存钱给儿子买辆车,让儿子将来也拉货,毕竟这一行门槛低,所需技能简单,自己也有一些人脉。小女儿比较争气,学习成绩在班里排前十,赵师傅希望女儿能考上大学,将来当一名公务员。

80后硬核女司机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在货车司机这个群体中,女性属于极少数。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因为有了孩子这个软肋,本来柔弱的女性也有了能量和勇气,变得坚强。80后重卡司苏晓红来自吉林,从小家境贫寒,父母常年生病,而丈夫的突然离世,再次给了她生活的重击。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但苏晓红并没有被命运击倒,为了儿子,她勇敢的承担了生活的重担,用弱小的身躯,扛起家庭的责任。在庞大的卡车面前,苏晓红被衬托得格外娇小,也更充满飒爽的气息。儿子没人照顾,她只能让儿子和自己一起跑车,选择的路线也不敢太远太偏,只要和儿子在一起,苏晓红觉得再苦再累都能熬过去。

就这样,儿子跟着苏晓红一边跑车,一边长大。“孩子很懂事,在车上不哭不闹,胆子也大。虽然一开始不放心,但是习惯了,孩子就是我上路的动力。”如今,苏晓红的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她就让儿子住在哥哥家里,让哥哥一家帮忙照顾。

一个人上路的苏晓红,变得更加“硬核”,她开始接更远的活儿。比起男司机,女司机也有自己的优势,她们更加细心也更谨慎,所以只要是合作过的货主,都愿意给苏晓红活儿。 但对于独自养家糊口的苏晓红来说,不仅要开源,更要节流。在支出的费用中,除了住宿费、停车费、餐食费、维修费、违规罚款费、过路费等,加油费占了很大比例。靠着团油平台,她精细地规划着自己的省油线路,粗略计算一个月下来能省七、八百元左右,这对苏晓红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95新生代年轻吃的苦都在为未来铺路

和前辈们相比,来自山东东营的周师傅开大货车的年头不长,但是今年刚满25岁的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货车。这辆车是周师傅和哥哥一起合伙买的,平时兄弟俩一起搭伙跑长途,相互也有个照应,避免了远途的孤独。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由于车是贷款买的,为了还余款,他必须减少空车的时间。人能停,但车不能停,为了节省时间成本,他和哥哥把驾驶室当成了家。在行车途中,他们一般都是在车上吃饭,等待装卸货的时候,才能下车吃。虽然辛苦,但是别人一个人跑五天的路,他们不到4天就能跑完。

周师傅老家的朋友,有的做了销售、服务员,还有更多的人去做了快递员和外卖员,像自己这样跑长途运输的少之又少。在他们的父辈里,开货车的不少,因为收入比进厂打工要高很多。但现在他发现,时代变了。

不过对于自己的选择,周师傅并不后悔。现在他还没有结婚,也不敢结婚。“趁年轻就奔着挣钱去,等攒够钱了就在青岛买房成家。我们这种行业长年在外,如果不能提供好点的条件,哪个小姑娘愿意嫁。”年轻的周师傅算是互联网一代,他在网上找货,也用团油这样的App加油,不仅是图个方便,更重要的是可以省钱。

因为还年轻,周师傅没有社保,也没有考虑过养老问题。去年疫情的时候,平时就很热心肠的周师傅也帮着往武汉运蔬菜。在这个过程中,周师傅越来越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他开始放慢速度,在保证按时送到的前提下,尽量多睡一会,三餐规律。“虽然还年轻,但是病毒和疾病可不会在乎你的年龄。”

改善货车司机的困境,已是民生工程

货车司机的种种生存困境,是中国道路货运市场丛林生态的一个缩影,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状况,不仅是民心工程,也是一个意义深远的民生工程。

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货车司机年龄总体偏大。目前货车司机的年龄集中在36-45岁之间,占被调查货车司机的48.7%;46岁以上货车司机占比为25.8%。35岁以下司机占比为25.5%,其中25岁以下司机仅为1.4%。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这除了过度竞争缺乏管制、不规范经营信用缺失等原因,更大的原因在于支出与收入的矛盾。83.0%的货车司机反映其驾驶车辆是自有车辆,其中56.6%的车辆目前还在偿还贷款中,背贷司机占比高。

在收入上,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货车司机月均收入在万元以上,减去日常运营成本支出,从整体上看,自有车辆货车司机的收入水平并不高。与较强的劳动付出相比,货车司机对收入水平总体不满意。调查显示,62.9%的货车司机对目前的收入情况不满意。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在互联网的普及下,多数货车司机都会使用智能手机。除了通过货运互联网平台寻找货源外,25.9%的货车司机从团油这样的互联网平台上获取加油、维修、汽车配件售卖等优惠信息服务,互联网平台通过集采模式“积少成多”,降低司机加油等成本。

团油:“公路网”改变中国,互联网改善3000万货车司机的生活

在最大的高速公路网络背后,一张有形的“网”,正悄悄改变中国;而一张无形的网,也在改变着3000万货车司机的命运。团油希望用互联网编织的,遍布全国的能源补给网络,让司机的货运路更平顺,用省下来的加油成本给生活一些甜。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