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_TOM资讯
首页 > 资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

TOM    2021-07-13 16:01

商用车司机,是一个独特的群体,他们以车为家,以路为伴,是承载公路运输的“脊梁骨”。47岁的陈大海,30岁才开始成为一名职业司机,这些年,他见证了中国运输行业的发展,也经历了这个职业的巨大变迁。年近半百的陈大海,正处在司机这个职业的下滑期,也是最尴尬的时期: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生活还要继续,从长途货车,到旅游客车,再到现在开班车,驾驶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

班车司机的双城记

下午六点二十,和往常一样,班车司机陈大海坐在车上,握着方向盘,望着不远处的一座高楼,等待着员工下班,期望能够错过下班高峰的堵车。

因为几名下班人员的迟到,堵车又是不可避免地横亘在北京顺义和河北燕郊之间。大海按下无数次喇叭,紧紧贴着前方的车,生怕被车“插队”。

四十二座的客车上坐满了人,他们把疲倦写在脸上,40公里双城生活让这些年轻人身心俱疲,而这几十公里的路途,房租和房价却是天壤之别。

大海看着车上的年轻人们,在一个个起早贪黑的奔赴故事里,不止是成年人的心酸,还有生活的参差。

在三个小时以前,大海还在工地上卸货,其他班车司机休息的时间,他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去附近能够“件结”的地方装卸货物,“多挣些钱补贴家里。”通常这样的活儿,年轻人都不愿干,反而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即便是脏活累活,也会抢着干。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

陈大海在清洗车辆

对于暂住燕郊北京工作的人而言,拼命留在北京是他们奋斗的目标,但对于陈大海而言,每天出入北京,他从未想过留下。“咱有多大能耐,就想多大的事儿。”

赶上农忙的时候,他还要给地里的玉米和小麦配备化肥,“前两年还干得动的时候,都是我自己播种浇水”。后来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再加上长期开车落下的各种疾病,后来的收割季都是雇佣机器,“虽然钱赚得少些,但也没办法,这样算起来还是赚的。”

错过的风景

在开班车之前,大海是一名旅游客车司机,“拉别人去各地景区的那种”。

几条线路来回开,在景点门口苦苦等待,是他工作的常态。大海可以背下几十个景点的路牌,却一个景点也没有参观过。

从廊坊到青岛600公里的路程,他经常不吃不喝连续开六个小时,唯一的的休息就是在服务区停下上厕所。

“像是在跑一场马拉松,但得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完。”

至于坐下吃饭,就更要看运气了,没赶上饭点的时候,就是矿泉水、压缩饼干和火腿肠,“营养也算齐全”。

最大的压力是来自乘客,因为每天要面对无数的人流,所以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都接踵而至。有时候在路面上遇上事故,整条道路被封;或者遇上了雨雪天气,堵了几个小时,有些精于算计的乘客就会要求退一部分的车钱。

遇到这种乘客,大部分时候,大海需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好言好语地和乘客解释,碰上实在无法说服的,他就自掏腰包补偿乘客,“赚的就是辛苦钱”,却仍然要赔付上高昂的情绪成本。

工作时间不稳定是他想要逃离的最大原因:旺季从不回家,与妻儿几天见不到一面;淡季接连几日赋闲,无所事事;每次出发后,哪怕胃病突然犯了,首先想的也是先把旅客送到目的地。

“为了省钱,我把烟戒掉了”。陈大海困得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和车上的导游搭话,既能让自己强打起精神,也能防止自己真的在车上睡着了。

在疫情期间,旅游行业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也蔓延到了陈大海的客运行业;他不隶属于公司,是个人开车接送乘客,原本想要自负盈亏的他,没有基本工资来抗击风险。停工了一段时间后,在身体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他经朋友介绍,开起了班车。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

大海的旅游车

货运路的冒险

实际上,陈大海在刚成为职业司机的时候,开的是长途货车。

初中毕业后,成绩平平的大海放弃了升入高中的机会,在他的父母看来,农村娃有初中学历就足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刚满16岁的他选择了提前就业。

他进过厂、当过服务员、跑过装修、干过建筑……在2004年,他成为了一名货车司机。

“没别的,就是喜欢开车儿,而且挣得也多。”

在那个年代,司机这个职业是一个香饽饽,成为货车司机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低门槛,高薪水,时间“看上去自由”。可入行之后,他才发现钱并不好挣,而且等待他的是长途货运路上的孤独和冒险。

遇到很多事情都只能哑巴吃黄连:碰瓷的想讹钱、装卸的想要在运送途中加钱,偷油偷货的在盯着,一些偏僻的路线可能还有车匪路霸的威胁......

经历多了,大海变得很有“觉悟”,因为没有副驾,他学会了主动给当地的修理工递烟,哪怕遇到油耗子也选择忍气吞声“毕竟,挣钱重要,安全更重要”。

有一年河北提前入冬,纷纷扬扬的雪将马路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霜,轰隆隆的卡车声没有能够减缓机油结冰的速度。大海连同货车被困在了一条乡路上,找了大半天的手机信号,才联系上了当地的救援队。“那趟等于白干,好在人没事”。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

大海午休的地方

改变命运

对于司机这个职业,大海有着太多想要倾诉的地方,“但倘若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只能选择开车,因为没有学历,只能干些苦活累活。”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狠抓孩子的教育,希望孩子能够通过高考跃过龙门。

可经济上的窘迫已经限制了这个家庭大半,普通培训班一节大课200起步,这是大海能够负担的最高价格。

刚刚迈入高中的孩子逐渐被同龄人落下。每次大海看见儿子在玩游戏都会忍不住大发雷霆,儿子认为父亲太严格,大海觉得自己辛苦供孩子上学,孩子却不领情。有段时间,父子俩的关系冷到了冰点,双方谁也不愿意搭理谁。

团油:“省”出民生底色,让职业司机的路更平坦

陈大海家的院子

大海三十多岁才有了儿子,他不能在学习上指导儿子,也很少有时间能陪伴儿子,所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他尽可能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作为家庭的顶梁柱,背负在他肩上的,除了柴米油盐,还有一家老小的生计。开车几乎就是大海现在唯一的生存技能,当他握上方向盘,踩下油门的那一刻,他的命运便与这个职业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如今,商用车司机已逐渐滑向边缘,竞争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而报酬却不不见涨。

大海现在开班车,收入比开旅游大巴的时候少了一截,和开货车的时候更没法比。但是对于即将知天命的他来说,不用熬夜,也多了陪伴家人的时间,算是无奈之下最好的选择。

所以他除了打些零工,还在成本上想办法,特别是占大头的油费。现在,他每个月油费的开销是在3000块左右。一开始,他通过最简单的办理储值卡节省油费,但发现这样做的限制性太大了,需要特地找加油站。现在他用了加油App团油之后,“一切都顺了很多。”在团油App上,他很方便地就能找到附近的加油站,也可以看到哪些加油站的优惠大。“这样算下来,一个月可以省下几百块钱。”

对于这个家庭而言,这些钱可能是儿子一周的生活费,可能是每天桌上多出的一盘好菜。

互联网的发展正再次带动着运输行业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企业试图给司机们打造信息对接平台。像团油这样的平台也关注到了商用车司机们的成本之困,为他们提供优惠,降低能源成本。

开了近20年车,陈大海早已经把车当成了另一个孩子,尽管辛苦,但司机这个职业给了他养家糊口的底气。而像陈大海这样的商用车司机,在中国有8000多万,他们是最平凡的一群人,一路颠簸,带着家庭的希望前进,也“跑”出了民生的底色。

 

广告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